<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美好的事情(4000字)
    用欺骗的方法把一众小女孩骗出房间,列克星敦稍微感到心虚。

    只是真要说的话,比起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骗小女孩其实都是小事情。不过拜访回来的时候的确到县城买了饼干和干果,那倒也不算说谎。

    此时列克星敦靠在门边,说出这么长一大段话的时候自己都感到羞涩。不过真要说她温婉怯弱,脑袋浆糊跑过来,其实也不是。

    在以前从镇守府离开又遇到自己提督的那一段时间,也做过很多份工作也遇到很多人。追求的人当然也遇到了很多,追求的人乱七八糟。若是对方大大方方的追求,自己会直截了当的说自己结婚了。若是对方是支支吾吾的暗恋,那确实没有办法,只能够偶尔提一句,自己结婚了。也有想要用小手段的人,比如说是请你吃饭喝酒,但是自己到外面从来不喜欢喝酒。也有人想要用钱啊职位啊来诱惑,那当然疾言厉色教训一顿。若是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比如说药品什么,只是可惜作为舰娘一眼就能够看透人心,对付这样的人,当然是用凌厉的巴掌来伺候。

    要说列克星敦是什么真正温婉的女性,那的确不是的,外表温婉内心坚强这才是列克星敦。一直以来表现得温婉不过是在自己人面前,在工作的时候,什么时候该有什么表现都是分得很清楚。

    到此时跑过来,想要问问题,要特殊的对待,其实并不是脑袋一片空白就跑了过来。

    当然现在跑过来,其实也并不是想要做一些什么。

    舰娘本身就是在钢铁中诞生的精灵或者说是英灵。作为这样的生命,当然不会被费洛蒙吸引,被激素控制。要做一些什么,只是因为想要做,如果做一些事情那是大家有感情的表现那就做呗。

    就像是牵手啊,亲吻啊,并不是喜欢这些东西,而是因为这些都是相互有感情的人才做的,为了那份感情那就做呗。那么一些更进一步的关系,显然也需要更多的感情,但是真的拥有感情的话,为什么不做呢?不做的话,是因为没有感情吗?

    不过现在不是非要做什么事情,她更想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另一边,苏顾看着坐在地上的列克星敦,对方的表现的确和平时温柔贤淑的太太模样完全不同。

    此时见到列克星敦说出那么一长段的话,怀疑自己的身份,说实话一开始自己也搞不清楚情况。

    但是就像是列克星敦所说的事情,其实一直以来自己从来代入过丈夫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是以朋友身份和大家相处。或许对于大家来说自己是无可取代的提督,但是长久以来的认知,对于自己来说,列克星敦也好,小宅也好,不过是游戏数据。

    既然是游戏数据,长得漂亮的喜欢,长得不漂亮的不喜欢,强大的喜欢,不强大的不喜欢,根本就没有感情因数在里面。

    就像是当初在废弃的镇守府遇见小宅,最开始想要搭话,的确是因为小姑娘很可爱。那个时候小宅说要一起重建镇守府去,对于自己来说并非是无可割舍的感情而是因为好玩,当然一点点感触还是有的。

    最开始看见列克星敦,一开始其实算是遇到了误会,对于误会其实根本不太在意。如果列克星敦真的和别人结婚,要说心疼,最多也就是心疼一天,然后就带着小宅再一起去找别人,去找俾斯麦或者去找胡德。

    到后来,感受到列克星敦的感情,要做什么当然可以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个漂亮的女人予取予夺实在很好。但是可以说是性格使然,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总而言之不想去做。

    不过到现在那么长的时间,其实也不会再把对方当做是游戏数据。那么对于像是列克星敦这样温婉贤淑再加之漂亮的女性,怎么可能没有好感。但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想到自己提督的身份,开口说一些话,总觉得会不会给人强迫的感觉。

    虽然看起来是温婉的女性,但是苏顾也清楚列克星敦一路来做过很多的工作,就像是从财务到文员。她本身富有能力而坚强,并非是凭着外表,仅仅有着温婉这一点。

    列克星敦独自带着自己的妹妹萨拉托加,不得不说萨拉托加实在没大用处。不以舰娘的身份在社会上面生活下来,本身无论从任何角度,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列克星敦都可以说是完美的女性。

    这样的人能够这么长时间能够这样待在自己的身边,以个人角度说一句不知羞耻的话,那无非就是因为爱吧。正是因为感受到这份感情,有些事情不想做。

    列克星敦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所以他从来也不知道什么都不做,会给对方那么大的压力。

    此时看着列克星敦,苏顾说道:“你要问我喜欢不喜欢,说真的,像是你这样的女性当然喜欢了。只是该怎么说呢?记得以前我就和你说,我其实记不得大家,相对来说感情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很缥缈。”

    列克星敦露出惨兮兮的表情,说道:“不能的吧。”

    在心中组织着语言,关于游戏这样的秘密当然是不能说的。此时想要以一种合情合理的方式表达出这样的想法,苏顾有一拍没一拍敲打着床头桌的桌面。

    “我既然不记得你们的记忆,你们喜欢我,对于我来说一直都是很虚假的感情,我不希望用这种虚假的感情来束缚你们。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大概你们也知道我是什么样子,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有时候很懒,有时候还是比较勤快。身高也就是那样,长相也就是普通人强些,能力就是那个样子,最重要的是没志气,喜欢懒懒散散。”

    苏顾继续说道:“你问我喜欢你吗?当然是喜欢了。但是怎么说呢?就像是我们相遇,一直以来我从来不喜欢表现出自己提督的身份。你们作为一个生命,又不是谁的附庸,当然也有喜欢谁或者是不喜欢谁的权力。”

    “我不会摆着提督的架子,如果你们见到我这个样子,想要离开,我也不会阻拦你们。希望你们在我的身边不是因为我是提督,而是因为我这个人的确不错。”

    “你说做某些事情,对于我来说,当然想做了。毕竟你们那么漂亮嘛,我是男人,男人做这些事情又不吃亏。我喜欢你,喜欢加加,喜欢北宅,喜欢俾斯麦,甚至喜欢圣胡安,喜欢约克城……作为男人来说,这么漂亮的人儿怎么不喜欢。”

    “我喜欢你们喜欢的是现在的我,而不是什么什么我。”

    当苏顾说完这些话,周围开始沉默。

    不久后,列克星敦抬起头,说道:“那我问一个问题?”

    苏顾点头说道:“嗯嗯,说吧,什么问题我都回答你们。”

    “提督会抛弃我们吗?”

    “当然不会。”

    “提督会打骂我们吗?”

    “那也不会。”

    列克星敦说道:“那你觉得感情是什么呢?到底什么样的感情是真实的,什么样的感情又是虚假的呢?

    说实话,这个问题苏顾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列克星敦继续说道:“就像是普通人,有些时候莫名其妙喜欢一个,这些感情是虚假的还是真实的呢?”

    “感情这些东西又不可以量化,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认为我们的感情是虚假的,我们又该怎么证明感情是真实的呢?我喜欢你,你喜欢我,那我们就结婚。如果互相不喜欢,那我们就离婚。当然如果你想离婚的话,我会杀掉你的。”

    杀掉还是不要吧。

    列克星敦看着苏顾缓缓说道:“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我也不想证明我的感情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本来喜欢就是因为心情好,喜欢在一起,既然满足了自己的心,那管什么真实的喜欢还是虚假的喜欢呢?就像是感情,你们人类总是说,男女之间喜欢是被费洛蒙的吸引,被激素控制,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们的感情也不过是被激素控制。有些东西说得太细,纠结得太多就没有意思了。”

    列克星敦低着头,原本以为有些事情会水到渠成,但是到了俾斯麦和北宅都找到了,事情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记得去自己的提督去面试之后,说起赤城的事情,那一次他才第一次给自己说了情话,不知道应该说是自己自愿,还是应该说是强迫。记得是因为加加的事情之后,难得试了一下弗莱彻的女仆装,到后来才有第一次亲吻。

    到现在,自己的提督,说他是呆瓜,但是很多时候什么都懂,说是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那绝无可能。却没有想到却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列克星敦说道:“提督,喜欢你,不管这份感情是虚假的还是真实的。只要待在你身边很舒服,待在你身边很高兴,那就够了。姑且把这份感情当做是虚假的,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感觉很舒服不就好了,反正提督你不会抛弃我们吧。”

    苏顾说道:“当然不会。”

    “打个比喻来说,就算感情是虚假的,如果突然想开了,我不喜欢你了,那么不喜欢你的列克星敦一定不是现在的列克星敦。现在的列克星敦喜欢你,想要大家的感情更深一些。你非要说未来,未来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预测。我要世界要毁灭呢?大家是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了。”

    “纠结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嚷嚷着什么虚假的记忆,你干脆否定我这个人就好了。好比说,舰娘能够轻而易举的喜欢自己的提督,那么我是不是说所有的舰娘都不配结婚,因为舰娘喜欢提督都是因为那个人是提督,而不是因为提督是很棒的人。”

    这样说着,列克星敦从背后环住苏顾的脖子。

    “舰娘啊,本来就不是正正经经的生命。我不管是费洛蒙,是激素,是虚假的记忆,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现在列克星敦喜欢你,你看着办吧。”

    说实话,苏顾被列克星敦的话冲击到了,不得不说这样的列克星敦真是好喜欢。

    这样说着,列克星敦褪下睡衣,露出成熟的身体。

    就这样,有些美好的正在事情发生。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夜晚的港区响起来,然后是喘息声。

    很久后有声音响起来。

    “提督你说喜欢加加,喜欢北宅,喜欢俾斯麦,甚至喜欢圣胡安,喜欢约克城……真好色。”

    “你居然还记得……随便说说的。”

    “不管认真说,还是随便说,反正我是大太太。你有很多的婚舰,不管你以后怎么处理,至少每周要和我睡一天。而且,你以后想要婚赤城,那赤城要给端茶。你想要婚黎塞留,那黎塞留也要给我端茶。你以后想要婚维内托,那维内托也要给我端茶。”

    “你说赤城和黎塞留也就算了,说维内托像是什么话,她还是小孩子吧。”

    “你这句话我记下来了,以后遇到维内托就和她说。”

    苏顾苦笑。

    “时间还早,再做一次怎么样?”

    ……

    夜晚的港区,月光从窗户照进房间里面,被珊栏切成一个个方块,一切都很美好。

    小宅搂着俾斯麦在睡觉。北宅穿着睡衣披着大衣,此时她拿着手电悄悄躲在衣帽间看着本子。约克城躺在自己的床上,她盖了两层被子,不是因为被子不暖和,主要是因为她喜欢有点重量。莱比锡躲在被子里面数着自己有多少钱,那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必备的功课。萤火虫没有姐妹,也不敢一个人睡,所以她是和欧根亲王睡在一个房间。

    当然非要说不美好的事情。

    少女萨拉托加此时一个人卷缩在被子里面。睡觉前还早一些的时候,原本几个小女孩敲门进来要饼干和干果,说是自己姐姐列克星敦去找提督的麻烦了,把她们赶出房间,要她们来要饼干。

    虽然外表冷冰冰但是实际上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等到几个小女孩走后,她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面偷笑。反正提督是好脾气,姐姐也是好脾气,就算是吵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是她等了好久,自己姐姐没有回来。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换了好多睡姿却没有办法睡着,并不是因为缺少了姐姐的怀抱睡不着觉,也不是因为担心自己姐姐的安全,只是觉得某种可怕的事情大概发生了。

    姐姐没有回来。

    好久后。

    姐姐还是没有回来。海底熔岩说最终还是写了这样的剧情,想了想写了就写了吧……不知道反响怎么样?反正我是很努力了……所以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