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列克星敦的进击
    暖色装修风格的房间,里面有一张雕花的木床,虽然是雕花但是也就是噱头,价格不贵。房间的四周还放着衣柜、书桌还有梳妆台,这样很多的家具摆在一起,看起来房间其实不算大。

    此时在房间靠窗户的床上萨拉托加披着被子,说道:“姐姐,你为什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亚麻色的长发没有披在身后,而是分成两束垂在胸前,将修长的颈脖露出来,列克星敦说道:“没什么。”

    萨拉托加不依不饶:“但是就是看起来有心事的样子嘛。”

    列克星敦低着头,想着自己下午时候问出的问题。只是她本来也不是喜欢逼迫别人的人,见到自己提督的迟疑和疑惑,最后只能够善解人意的留下一句“你好好想一想”这样的话就离开了。

    事实上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列克星敦一直都在想,虽然以前的时候总是想着想着就算了。

    不过今天跟着提督去拜访了别人的镇守府,一开始自己跟着高雄在镇守府里面转了一圈。后来听到高雄的提督在那里说话,原本抱着有意思的态度站在旁边听着,想来最后的结局会很精彩。

    后来听着那一句,“就好比睡觉的时候,我想要大家盖一床被子,但是她想要分开盖,这是一个不对。就好比吃饭的时候,她喜欢给我夹菜,我不喜欢”这样的话。姑且不管田浩是不是喜欢高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听。他们睡在一起,他们互相为对方夹菜。

    再想一想自己和提督的关系,原本觉得还是正常,到后来听到那样的话却感到自己和提督两人的关系才是不正常。原本那应该是很普通的话,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就算是那样事情,自己也从来没有和提督体验过。高雄是田浩婚舰,自己也是自己提督的婚舰。

    不知道时候开始感到悲伤起来,看热闹看到自己悲伤,会出现这样情况也就是自己了。

    “姐姐,赤城傍晚找提督,提督去了赤城的房间半天才出来。”

    “只是帮忙算了。”

    “弗莱彻不知道被谁教唆,这些天总是往提督那里跑,端茶递水。”

    “嗯。”

    “莱比锡牙尖嘴利,看起来不在意,老是在提督面前说薪水薪水,其实不过是想要和提督说话……”

    “好了,加加你不要再说了,我出去走一下了。”

    听到自己妹妹萨拉托加的话,列克星敦突然觉得有些烦躁。她穿着毛拖鞋,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推门走出房间。不过镇守府没有其他男人,即便是穿着睡衣走动也没有关系。

    不久后她站在走廊的尽头,尽头那里有一扇窗户,推开窗户,冷风灌进来将她的长发吹起来。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站在走廊的尽头吹了好久风,她在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遇到约克城。

    “列克星敦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没什么,准备回去了。”

    一路走过,路过自己提督的房间,鬼使神差,列克星敦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下午时候问的问题,到现在想要听一下。

    敲敲门。

    良久,门被推开,从房间里面伸出一个头来,那是西格斯比的脑袋。

    西格斯比为什么在这里?列克星敦看向房间里面,小宅、萤火虫、撒切尔、沙利文。小女孩全部穿着睡衣趴在一起,那个样子像是在说故事?

    “提督给我们说故事了,列克星敦姐姐要听吗?”

    自己才提出了问题,要他好好想一下,这是回过头来就忘记了吗?现在居然在给小女孩说故事。这样想着,列克星敦抿着嘴唇,微微有些恼怒。

    咬咬牙,列克星敦朝着房间里面的小女孩招招手,说道:“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列克星敦说出这样的话,房间里面的众人先是有些疑惑,然后欢呼起来。

    她们对于列克星敦当然很信任啦,如果换做是北宅来说这样的话,那诚信度要大打折扣。如果换做是萨拉托加来说这样的话,大家会怀疑是不是被恶搞,然后有陷阱等着自己。比如说把牙膏夹在饼干之间当做是牛奶。

    另一边苏顾陡然看见列克星敦,他说道:“列克星敦?你怎么知道她们在我这里,怎么突然想要带她们吃夜宵。”

    “没什么。”列克星敦这样说着,看着几个小女孩陆陆续续走出房间。

    几个小女孩走在走廊上,就等着吃夜宵,随后回过头,突然就看见房门一下关了起来。接着一个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你们去找加加要夜宵,我买了饼干和干果,她不给,就说是我说的。”

    说实话,几个小女孩站在走廊外面有些懵,随后她们开始敲门,但是门已经被锁死了。

    房间里面列克星敦靠着房门后喘着气,脸上满是红晕。毕竟她是温婉而优雅的女性,偶尔还会有一点小腹黑,但是绝对没有自己的妹妹大胆,作为姐姐的总是要成熟一些。

    房间外面。

    “列克星敦姐姐。”

    “列克星敦姐姐。”

    小女孩这样叫了好一会儿。

    敲门声渐渐消失,房间里面列克星敦坐在地面。即便是舰娘,正常情况下来说,就算是徒手拆掉高楼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然而此时她全身酸软无力地靠在门上,感到身边里面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此时她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双腿,以往人妻的形象消失,此时就像是少女一般。把自己的提督关在房间里面,自己真是太大胆了一些。出去反正是不给出去的,如果不给出一个答案的话。

    “还是下午时候的问题,提督你真的有喜欢过我们吗?我只是想要问一下,提督有喜欢过我,至少要给一个回复吧。”

    苏顾说道:“为什么问出这样的问题?”

    “傍晚的时候,赤城叫你帮忙,你二话不说就过去了。约克城叫你帮忙,你也二话不说也去了。”

    苏顾说道:“你叫我帮忙,我也去了啊。”

    列克星敦低声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啊,她们没有得到戒指的人是这样,我们也是这样。我们是不是婚舰,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嘛,一点特别的地方都没有,反正都是随叫随到。”

    “就是这样,有时候想一下,自己尽管得到了戒指,但是和那些没有得到戒指的人没有两样。我每天还是和加加一起睡,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睡过。每天早上起床做大家的饭菜,有的时候是我做的,有的时候欧根亲王做,想一想自己也没有独特的地方。”

    “赤城她们每天怎么样,我就是怎么样。约克城也是,她每天怎么样,我也是怎么样。我除开是秘书舰也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对待的地方,有时候想一想,我和赤城和约克城根本就没有两样。”

    “大家也没有什么亲昵的表现,你也不会和大家亲吻,也不会搂搂抱抱。就算是北宅偶尔会睡在你的腿上,但是感觉得到你全身都在僵硬,看起来也没有一点像是丈夫的样子。也就是小宅睡在你腿上的时候,能够看到你的表情很高兴。但是小宅只是小孩子,根本就不能够类比。”

    “你对大家都很好吧,无论是谁叫你,都是随叫随到。不是说不好,是说太好了,对所有人都好。所以我一直搞不懂,如果我们算是结婚了的话,那么为什么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有做过,是婚舰的话我们和约克城有什么不同?”

    “如果我们是夫妻的话,至少要做一些什么事情吧。关于我们的身份,提督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呢?”

    “最开始的时候你看我很陌生,你说自己记不得太多的东西,其实关于你离开之前的记忆我也记不太得。”

    “一开始觉得你是羞涩啦,但是从秋天的时候到现在,已经快有半年的时间了吧,无论是怎么样都算是熟悉了吧。我听高雄说,她和自己的提督都是睡在一起的。我们呢?无论是我,加加,俾斯麦还是北宅,你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做过亲昵的动作。就算是你不喜欢我,应该会喜欢加加吧,不喜欢加加,那北宅呢?”

    “有时候就在想系……大概是这个样子,我们要结婚,你给了我们戒指,然后就结婚了,然后除此之外没有做任何的事情,没有任何特殊的情况。这样这的算是结婚了吗?我真的算是婚舰吗?”

    “你有喜欢过我们吗?你怎么能够这样。”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