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疑惑
    “说真的,你和列克星敦结婚,你幸福吗?”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觉得这个问题有些难答。苏顾反问道:“那你和高雄结婚又幸福吗?”

    “你知道吗?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这样说着,田浩盯着地面的杂草。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以前听过一遍,现在感觉好厉害就说出来了。

    “我到现在还记得刚刚成为提督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理想中的婚舰是人妻逸仙。虽然她只是轻巡洋舰,但是那修长的颈脖,纤细的身材,还有温言细语,无论何时都在抚慰着你的心灵。她会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准备晚餐,在你疲惫的时候为你捏肩。”

    田浩看着苏顾想到自己后辈的婚舰是列克星敦。

    “我理想中的婚舰是翔鹤,她不仅仅是航空母舰,还能够把镇守府带向一次次的胜利之中,无论在工作还是在厨艺上面都能够很好的完成。偶尔想象一下,你结束一天的工作,满身疲惫回到家中。然后翔鹤就站在门口,对你说,你是想要吃饭呢?洗澡呢?还是想要吃我呢?又或者是说,你是要吃我呢?还是吃我呢?还是吃我呢?”

    “只是逸仙罕见,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几个逸仙,就是见过的每一个逸仙都给我很深的印象。”

    “逸仙号温柔如水。萨拉托加古灵精怪。狮号是骄傲的女王,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会高傲地昂着头,说,我要在上面。提尔比茨是宅女,你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她看着本子,督促你快一点。这是我的梦想,婚很多很多的舰娘。”

    “只是理想终究是理想,回到现实。我没有逸仙,没有列克星敦,也没有翔鹤,只有高雄。”

    苏顾正听着,无意中抬头,突然看到高雄和列克星敦站在田浩后面。他想要开口提醒,但是高雄冰冷冷的眼神盯着自己,所以到此时只能够心想,你自求多福了。

    不过田浩依然茫然不知,他继续说道:“你知道吗?高雄一直很想要锻炼自己的厨艺,但是她的厨艺一直没有增长,你是新人,我不想让你接触到噩梦,但是你体验过死亡吗?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有时间就常常来我这里做客吧,你会有机会体验。”

    苏顾想起游戏中的高雄的厨艺,想了想,对于自己的前辈,泪如泉涌,真是我辈楷模。

    “高雄啊高雄。以前结婚的时候因为能够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到后来还是陷入柴米油盐里面。”

    “我和你说结婚不能轻率,和舰娘结婚,虽然没有门当户对的说法,但是三观一定要合。就好比睡觉的时候,我想要大家盖一床被子,但是她想要分开盖,这是一个不对。就好比吃饭的时候,她喜欢给我夹菜,我不喜欢。我喜欢吃肉,不吃蔬菜。”

    “很难说幸福不幸福,反正生活就是这样。”

    “那么你幸福不幸福呢?”

    既然都作死到这个份上了,苏顾说道:“幸福吧。”

    田浩变得敏锐起来,他就等着这一句话,此时他手臂一扬,说道:“幸福?你这真是敷衍的答案。”

    苏顾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婚舰不够多,怎么幸福?”

    他的话音刚落,这个时候高雄的声音响起来:“你想要婚谁呢?要婚多少呢?”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苏顾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受到惊吓居然可以跳起来。

    拜访回来,此时走在自己的镇守府,整个镇守府看起来有些空旷,只能够看到矮小的灌木和发黄的草皮。

    冬日有些寒冷,没有人想在外面跑,到处都是静悄悄的。走了一会儿,倒是看见弗莱彻一个人提着水桶在浇花,她穿着女仆装,苏顾没有想到少女有着女仆这样的爱好。

    看了一场大戏,苏顾笑着把自己和田浩说的东西和列克星敦说出来。

    比如说田浩那里有多少个地方,什么游乐场,什么活动室,什么地方都有了,但是就是没有舰娘。

    比如说田浩说他想要和很多舰娘结婚,什么都想好了,怎么培养好感度,什么时候又要送什么礼物,但就是没有舰娘。

    又比如说,田浩还和自己说什么舰娘大概会有什么性格。什么威尔士亲王啊,你要先和她做兄弟。什么狮号啊,你在她面前不能露怯,要表现出自己的能力,狮肯定喜欢强大的男人。如果是扶桑啊,又该怎么办?什么都想好了,唯独就差舰娘了。

    这样说着,一直走到的走廊里面,苏顾突然发现列克星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苏顾问道:“怎么呢?”

    列克星敦说道:“没什么。”

    “心情不好?”

    列克星敦摇摇头。

    “不舒服?”

    列克星敦依然摇头,良久说道:“说起来,镇守府的很多人都对提督有好感吧。”

    “还好吧。”

    到现在苏顾其实没有那么抗拒了,想起游戏,游戏和现实当然不一样,游戏也不是galgame,提高好感根本不需要送礼物过剧情。只需要不断的出击以及远征,又或者是不断的重复设置秘书舰,就能够提高好感到上限。想一想,一百好感,只要给戒指就能够婚的舰娘,起码超过一百了。尤其是那些强大的,那些立绘好看的,几乎都到了一百的好感,当然没有捞出来也没有建造出来的肯定没有。

    列克星敦说道:“提督也算是和很多人结婚了吧,我啊,加加啊,俾斯麦和北宅。”

    若是真实情况,自己可是单身,不过若是按游戏来算,给过很多人戒指了,那么自己算是和很多人结婚了。

    没有等苏顾回答,列克星敦继续说道:“提督,现在我有一个问题问你。”

    列克星敦双手抱着胸,她低着头,亚麻色的长发垂着头将她侧脸遮挡住。

    此时天色已晚,空气也冷,列克星敦的样子落寞又孤单。

    苏顾疑惑说道:“列克星敦,怎么呢?你有什么想要问的问题?”

    列克星敦抬头看着苏顾,说道:“田浩说的话,提督大概只是觉得很有趣。我看见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的关系和我们不一样。我一直想要问一个问题,我们这样真的算是结婚了吗?我真的算是你的婚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