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熟人
    “是你?”

    “嗯,是你。”

    随着对方的声音出现,苏顾立刻想起当初的画面。那根本就是自己带着小宅,在去寻找列克星敦的客船上遇见的提督。所以说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这样都能够再次遇见。

    当然真要说的话,因为大家都是提督的关系,那么相遇其实也很容易。

    原本就听说对方的舰娘是高雄,苏顾侧着头看了眼将黑发挽起的舰娘,想必这就是对方的舰娘,也就是高雄。

    此时高雄露出疑惑的表情,她几乎一直陪在自己的提督身边却不认得苏顾,于是说道:“你们认识?”

    “是啊,认识,我们可是很熟悉的,志同道合。”这样说着他走上来亲昵地拍了拍苏顾的肩膀,自来熟得过分了一些。

    苏顾耸耸肩膀,此时也不好说其实大家不熟,然而想到对方在客船上面那些变态的言论,他真的很想要表示大家一点都不熟悉,谁会和你这样的人志同道合。

    “对了,你带着的那个小姑娘呢?叫做小宅吧,到现在我还念念不忘。”

    对别人家的小姑娘念念不忘,你还真是够变态的。小宅是我,谁都别想要带走,任何想要带走小宅的人就先从我的尸体上面踩过去吧。

    当然想是这么想,不过苏顾还是表情亲切说道:“待在家里面,就没有她出来了。”

    “什么小宅?念念不忘?”

    随后那个提督想着自己身边的高雄,想到自己居然用了“念念不忘”这样的词语,连忙说道:“你不记得了吗?对了,你本来也没有看到。就是我带着你回我家乡的时候在客船上面遇见的,当时他带着这么高的一个可爱的粉发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就是小宅,是提尔比茨号战列舰哦。”一边说着,他一边将手抬起来,示意就是这么一点高。

    苏顾说道:“是啊,很巧,真的没有想到这座镇守府的提督居然是你。”

    “是啊,就是你怎么在半路就下船了?”

    “我本来就是要在那里下船的,我要去桂城。”

    这样说着提督招招手,说道:“不要在这里说了,去我的办公室吧……而且,说真的,你过来就过来,怎么带礼物过来了,没有必要的事情。”

    “我前段时间到这附近的镇守府就任,就想来拜会一下。”

    “我说为什么前段时间那里突然就开工了,大兴土木。还以为那个镇守府的提督被放回来了。”

    放回来?为什么这段话里面信息量这么巨大,苏顾想到许愿墙上面那段话,被宪兵队抓走到现在没有回来,镇守府也被充公了交给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了?

    “为什么被带走了?”

    “还能怎么样?婚驱逐舰……哈,其实是调任了。不过他的确想要婚驱逐舰,然后被宪兵队发现了。所以说遇人不淑,进了邪教,那种邪教是随便能进的吗?说是大家都是萌新,也欢迎萌新,里面其实一大堆大佬。而且所有进去的人都被宪兵队记在小本本上面。”

    这样说着,苏顾跟着对方沿着小路走到一栋楼前,推开一楼的房门,提督说道:“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到现在苏顾不得不承认,对方此时看起来真是正常很多,完全没有那一种在客船上,对着各种舰娘评头论足的猥琐味道。苏顾不得不怀疑,对方和当初自己所见到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一身白色的提督服,衣服上面的每一颗纽扣都扣好,脚上则是发亮的黑色长靴,脸上的表情也一丝不苟。他身材挺拔、站姿笔直。即便不是提督,也没有穿着一身提督服。仅仅是凭借着眼前的精气神,给人的印象也是那种,做着类似医生、律师、教师或者是公务员这样体面工作的人。

    面对苏顾有些惊讶的表情,提督摆摆手,说道:“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是正经人,现在我已经结婚了。”

    能够说出正经人这样的词语,显然就不是正经人了,苏顾稍微感到有一些宽心。

    “对了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田浩,浩然正气的浩。然后……这是我们镇守府唯一的舰娘,也是我的秘书舰,我的婚舰,我的妻子。她本身是继承了旧世界高雄号重巡洋舰之魂的舰娘,也是高雄,是我在学校时候唤醒的舰娘,算是我的初始舰。一直陪伴我的现在,是不是很浪漫,她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自从和你分开后,回到镇守府以后我就结婚了,如果你那个时候没有下船,我觉得我们很快就能够成为朋友,到时候一定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

    “说起来,你是在学院学习吗?我的教官就是齐柏林,虽然她主要是航空母舰的教官,但是在学院里面算是很多人的教官。听说现在有个赤城号也在做航空母舰教官,可惜我没有见到,齐柏林教官到时候应该会升官吧。”

    “对了,贵姓?”

    田浩把自己和身边的高雄的身份都解释了一遍,按照礼仪苏顾当然要把列克星敦的身边解释一下。

    于此同时列克星敦看向苏顾,她原本双手交叠放在腹前,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跟着苏顾身边。而到现在意外地想要看看苏顾到底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

    “免贵,姓苏,苏顾。这位,是我的秘书舰……也是婚舰,妻子,列克星敦。”

    听到这样的话,列克星敦露出甜甜的笑容搂住苏顾的手臂。

    田浩笑着说道:“列克星敦,很厉害的舰娘啊。”

    随后坐在办公室说了一些话,田浩说道:“对了,高雄,你带着列克星敦到处看一下吧,你们都做过秘书舰应该有些事情要聊。想来列克星敦还是新人,有些事情大概不懂,我们的镇守府规划已经很成熟了,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让自己的舰娘高雄带着列克星敦参观镇守府,随后等到高雄就一走开,田浩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你啊你,居然有列克星敦?你背叛了我们吗?”

    敌人往往不是最可怕的,背叛同志的叛徒才最可恨。

    随后他想了想,苏顾原来就有叫做小宅的小小提尔比茨号,那是整个世界独一无二,比起任何提尔比茨都要稀有的舰娘。这样想一想对方无论如何都算不上非洲人俱乐部里面的一员,到此时顿时有些泄气。

    “你听说过革命吗?整个世界到处都在革命。”

    “嗯。”苏顾应着,总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对方的节奏。

    “革命,就是革你们的命,就是要革你们这些欧洲海豹的命。”

    海豹嘛,上岸就知道晒,对于大家来说,带着自己的稀有舰娘到处晒的就是海豹了。

    随后沉默片刻,他泪如雨下继续说道:“你走,带着你的礼物。你走,我没有你这个背叛非洲兄弟的朋友。”

    老实说,苏顾真是有些囧,碰到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前辈提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