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出发
    “你知道吗?我的手臂里面封印着钢铁邪龙,当邪龙破开封印之后我就会变成深海舰娘……你看看那些深海舰娘,她们都带着就像是野兽一样的舰装。深海驱逐舰是鱼,深海战列舰是……是海蛇吧,还有些厉害的深海战列舰带着钢铁鲸鱼,我呢?我的手臂如果封印解除了,我就会变成带着钢铁邪龙的深海旗舰。”

    莉娅说着,紫石英微微张嘴,露出一副好厉害的表情。

    “来,吃个香蕉。这里还有龙眼。”

    “就是这样,我再说给你听……那是在很遥远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才刚刚从大海上苏醒过来,不过是一个小小舰娘……”

    莉娅赖在紫石英旁边,此时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手臂封印着钢铁邪龙的事情。埃克塞特在旁边听着好不尴尬,这样一个和中二小女孩说得开心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前辈。

    说了一大通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故事,反正把紫石英唬得一愣一愣,莉娅说道:“让这个小朋友晚上跟我睡吧。”

    埃克塞特有些为难,说道:“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里也没有空余的房间了。你和反击一起睡,我就和她,伟大的紫石英大人一起。”

    昨天反击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虽然想要立刻就出发寻找提督,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算了。这一下子也没有办法赶过去,夜晚赶路也不是太好,既然如此就决定在这里住一夜。

    不管住归住,该反驳的要反驳。怎么会没有空余的房间?到处都是空余的房间,待在这里那么长时间的埃克塞特怎么会不清楚。

    只是埃克塞特的反驳意见还没有说出来,反击倒是干脆说道:“你和紫石英睡,那倒是没有关系……不过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反击把自己手中埃克塞特的信件拿给莉娅看。

    接过信件,莉娅看了看地址,不久后偷瞄了一眼埃克塞特,说道:“我也不是太熟。如果,那个,说不定会想起来。”她以前做过舰娘佣兵,全世界都跑了遍,到最后决定才决定在这里开教堂。地址,小意思啦。

    自己的前辈在讨价还价,埃克塞特怎么会不清楚,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要问,你想要和她睡,你要问就问她。”

    “紫石英,高贵而伟大的女王,世界第一的公主大人,完美的淑女,您的下仆邀请你。”

    紫石英被一通大赞特赞找不到北,小女孩插着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了。”

    “哦,那我也想起来在什么地方了,附送你们地图。”

    好过分的表现。

    就这样,莉娅如愿以偿,反击和埃克塞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具体地址。

    不久后,走在回房间的走廊,埃克塞特对着反击说道:“你也不阻止一下。”

    反击表情奇怪:“为什么要阻止,她又没有恶意。”

    舰娘本身就能够轻易看透人心,有没有恶意一眼就能够看得清楚。而莉娅本身就是舰娘,若是抱着恶意,那么她现在应该是浑身冒着黑气一脸阴沉的深海舰娘。

    “就算没有恶意,也不对吧。”

    “紫石英也喜欢吧。”

    埃克塞特想要说一些什么,不过也说不出道理来,有些泄气,想到似乎是自己一本正经了。

    沿着走廊走到自己的房间,埃克塞特晚上和反击一起睡。虽然以外人的角度来看,不受重视的埃克塞特和反击其实并不熟。但是对于舰娘来说,同属于一个镇守府本身就是很重要的联系,是值得信任的同伴。

    回到房间里面,脱下黑色的修女装,埃克塞特换上白色的睡衣。此时不得不说她的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显肉,当然沉甸甸的胸口无疑是加分项。

    看着埃克塞特的身材,反击坐在床边晃着腿,说道:“看不出来嘛。”

    “什么看不出来。”

    “很有料。”

    “唉……不要说这样东西啦。”埃克塞特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完美的女仆应该是不苟言笑,没有想到也有世俗的眼光。

    “那该说一些什么?主人大人,请让反击为了宽衣解带吗?”

    “也不是这个……这个你应该和提督说。”

    “提督啊,记得以前总是叫主人的……不过宽衣解带、服侍起居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只是这种事情应该交给声望姐姐,我只是没有戒指的可怜小女仆。”

    埃克塞特没有反击那样的女仆观念,说了两句说不过反击,良久,她坐在床边,说道:“那个……说真话,以前威尔士亲王来过我这里。她说,她说……嗯,紫石英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事情?”

    她当然不会把威尔士亲王在自己这里倾述过的事情说出来,即便是反击也不会说,而且那个时候连提督也没有说过。”

    “什么事情?”

    “把提督当做是狗一样栓起来。”

    “当然不会真的把提督当做是狗一样关起来啦……”

    “那就放心了。”

    “但是……说不定,真正关起来也说不定。威尔士亲王想什么事情都不会和别人说,不会和我说,更不会和那些小孩子说,所以才造成了紫石英误会。”

    “那到时候回去的时候,我们把俾斯麦也带上吧,保护提督。”

    “那怎么行,那我们不是吃里扒外了吗?反正又不会伤害提督的。”对于反击来说,只要不会伤害到提督,威尔士亲王想做一些什么就做一些什么吧。

    埃克塞特无奈,那就只能让提督自求多福了。

    “睡觉吧。”

    第二天,埃克塞特揉着睡眼爬起床,手臂到处摸了一下,才发现睡在她身边的反击已经不见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就看见反击站在房间的镜子面前。

    此时反击伸出手麻利地将自己金色的长发挽起来,随后用布包好。然后她戴上头巾,在裙子外面套上一件白围裙,戴上白手套,穿上黑丝袜和圆头皮鞋,此时她就变得就像是当初一身女仆装的样子。

    明明昨天看着还是一身普通人的装束,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女仆装。

    埃克塞特问道:“为什么你外出会随身带着女仆装。”

    反击反问道:“不带着女仆装才是奇怪嘛,毕竟今天要去找提督了。不对,穿上女仆装应该叫主人了,我们今天要去找主人了。”

    埃克塞特无力吐槽,良久说道:“就像是你姐姐声望号那样,明明都变成了提督的婚舰,还是以女仆自居。还叫着提督,主人主人,明明她现在就算是女主人吧。”

    反击一本正经说道:“姐姐可不是女仆,姐姐是女仆长。”有些事情差一个字就差很多了。

    埃克塞特无奈,反正自己是搞不懂这些女仆了,反击是信了女仆邪教吗?

    不久吃过早餐,面包和牛奶,随后找到紫石英,小女孩两只眼睛顶着黑眼圈,看来昨天晚上玩闹了很久。

    “赶过去也不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当然不是几个小时的事情——”反击站在海面上,航行脚踩在海面不断溅起浪花,她说道:“那就以三十二节的速度向着镇守府前进吧,反正越快越好。”

    “大概不行,你忘记了吗?紫石英是慢速舰,只有二十节的航速。”

    “驱逐舰只有二十节的航速啊……”

    紫石英举起手在空中乱舞,说道:“我是高贵的淑女,只有慢悠悠的行走才是淑女该做的事情吧,只有那些平民才会跑来跑去。”

    “平民?”

    “对不起……”

    就这样,不管如何,此时三个人向着信件上面的地址开始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