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这样的提督,不要也罢
    “威尔士亲王要坠入深海了吗?”

    埃克塞特开口的问题,一下子就让反击陷入了困惑之中,甚至一度连询问提督的事情都忘记了。

    比起已经失踪那么长时间的提督,威尔士亲王是真正待在身边的人,看得见摸得着,如果发生了坠入深海的事情那就不得了了。姑且不说别的什么东西,威尔士亲王一坠入深海怕是要变成深海旗舰那样的角色,是整个世界的梦魇。

    与此同时埃克塞特也有些疑惑,毕竟反击的表情充分表明了她的确不知道威尔士亲王的事情。

    难道不是这样吗?紫石英明明说了,威尔士亲王把所有的过错背到自己的身上,为此陷入自责。这种自责如果得不到开导,往往很容易让一个舰娘坠入深海。威尔士亲王曾经可是作为镇守府英舰里大哥般的存在,为此自己听到紫石英的话,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随后埃克塞特就把自己听紫石英说的话说出来。

    反击转头看了一眼紫石英,思考了片刻,给出答案。

    “谁也不知道一个舰娘会因为什么变成深海舰娘,但是当一个舰娘开始迷惑、疑惑和憎恶的时候,那就是变成深海舰娘的前兆。威尔士亲王这段时间的表现,在她们看来大概就像是变成深海舰娘的前兆了吧……其实没有那么夸张。”

    “威尔士亲王的意志一向来都很坚定,因为萤火虫的事情,的确有些自责,萤火虫的失踪对她来说有一些打击。但是说实在话,连提督失踪她都没有崩溃,虽然说起来有些伤人心,但是萤火虫的地位真的比不上提督。威尔士亲王的确在担心着萤火虫,但是还不至于到那种就要坠入深海的地步。”

    “如果就因为一个同伴的沉没就要坠入深海,那么这个世界上应该有多少舰娘要坠入深海了?但是事实上,坠入深海的舰娘是少数中个少数。”

    “你也知道的,威尔士亲王不太会照顾小孩子。我呢?我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小孩子们在想一些什么事情也不会和我们说。我来到这里,只是因为在晚上起床,看她们有没有好好盖着被子的时候,我听到了紫石英的梦话。我虽然开导了她一下,但是用处不是太大,所以想到了这边。”

    “她们感到害怕,对于威尔士亲王来说不理解,小孩子的不安从大人的角度上来考虑,大概是表现在未来的迷茫上,也就没有在意。事情那么多,哪有时间管小孩子的不安,给她们提供优渥的生活就好了。”

    “我也一直忙活着各种各样的事情,镇守府的管理有一大堆事情。威尔士亲王也总是很忙,有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这不是因为愧疚萤火虫,那的确是有事。”

    “这些事情我们不会和她们说,我们不在意,她们反而变得敏感起来了。大概有是在哪里听到不靠谱的传言,一番议论,然后自己吓唬自己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她们只是在瞎想。”

    讨论了一番,她们得出结论,这大概就是小女孩的奇怪妄想了,越不知道情况就妄想得越厉害,现在都变成威尔士亲王要坠入深海了。

    反击号把紫石英抱住,揉了揉紫石英的头,说道:“说起来,的确是对她们欠缺一些关心了。”

    紫石英被抱住,到现在她也听了明白,原来是自己瞎担心。此时她也没有说一些“喔嚯嚯,我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这样的话,只是感受着自己反击姐姐难得的温暖怀抱。

    随后反击又说道:“说起来,紫石英说的提督是什么事情?”

    埃克塞特点点头,说道:“我的确遇到提督了。”

    “啊,提督,真的遇见了提督?我们的提督?你是和提督怎么相遇了的?”

    既然威尔士亲王没有什么事情,埃克塞特倒也没有太担心。此时在教堂里面人来人往,埃克塞特带着反击走到教堂外面的园子里面,一边走她一边说道:“就是在这里,我遇见了提督……就是提督找到了萤火虫,在一家孤儿院里面……然后……”就这样埃克塞特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说完自己知道的事情,埃克塞特想到约克城,她说道:“说起来提督现在又有了新的姑娘了。”

    “新的姑娘?那是谁?”

    “约克城,约克城号航空母舰。”

    “他都不着急找到大家吗?”

    “我也不知道他算是着急还是不着急。”

    反击说道:“他的生活挺好玩的。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让威尔士亲王知道,大概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紫石英探出一个头来,说道:“亲王姐姐会把提督吊起来打吗?”

    奇怪于紫石英为什么问出这样的问题,反击说道:“不会。”

    “亲王姐姐会把提督当做小狗一样关起来吗?关起来的话,我可以摸摸头吗?”

    “不会当做是小狗一样关起来的。”

    “萤火虫居然和提督在一起,亏我一直在担心她,到时候紫石英大人要把她打一顿。”

    随后紫石英被反击掐了掐脸,大家都没有事情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还打人,当然她也知道那是紫石英的玩笑。

    在教堂外面草坪边的长椅上面,三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埃克塞特把原本自己收到的信件取出来。

    随后反击看了看,抖了抖手中的信件,她说道:“他们居然都有了镇守府……而且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俾斯麦和提尔比茨,她们居然都在。”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事情发生,反而应该说是重大好消息。

    只是比起埃克塞特,反击习惯性为威尔士亲王考虑,此时她反而担心说道:“唉,被她们捷足先登了……看起来,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我们就要输了,我们大英帝国的骄傲。而且,这样下去,威尔士亲王也要输。”

    埃克塞特有些听不懂,她问道:“你在说一些什么?什么我们要输了?”

    “以前镇守府是我们的天下,但是现在镇守府里面除开萤火虫居然一个我们的人都没有,在这样下去我们的地位要掉到什么地步。”

    “争风吃醋?那种事情不用在意吧。”

    “反而应该在意。”

    埃克塞特听到解释有些气妥:“这样啊。”都什么时候了,居然在考虑这样问题。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要打一场翻身仗,你们说一下提督的性格吧。我们要制定打翻身仗的计划。”

    反击没有跟在自己的姐姐声望号身边,她总是跟在威尔士亲王后面,比起自己潇洒的姐姐,威尔士亲王更是值得尊敬的前辈。想要追上自己姐姐的步伐,想要为威尔士亲王分担压力,反击总是能够考虑到太多的东西。

    埃克塞特拗不过反击,想了想说道:“强迫症肯定算一个吧。”

    “这个好像和我们没有关系。”

    “优柔寡断算不算,明明有那么多戒指这个舍不得给,那个舍不得给。”

    “和我们也没有关系吧。”

    埃克塞特觉得有些难了,随后她说道:“好色肯定算吧,你想一想海伦娜的经历,那是最典型的事情。”

    反击点点头。

    这个时候紫石英突然说道:“我知道提督喜欢什么。”

    反击其实没有抱希望:“那你说说看。”

    “我记得有一次,就是提督失踪前不久,提督找到我,除开我,还有其他人。轻巡洋舰圣地亚哥号,就是有着绿色卷卷头发,舰装就像是猫儿一样的那个。苏赫巴托尔,就是补给舰啦,她平时从来都不出击的,每天就在港区里面无所事事走过来走过去。驱逐舰基林,就是那个举着火炬像是自由女神一样的那个。穿着冬日暖潮那一套冬装的驱逐舰塔什干。再加上潜艇射水鱼。那一次提督把我们组成一个编队,让我们一起出击。”

    “反击姐,你知道的吧。又是轻巡洋舰,又是驱逐舰,还有潜艇,这种搭配很不搭吧,出击的地方也是很危险的海域。然后我们只不过经历了几次战斗就全部大破中破回港了。裙子在炮火中都被烧坏了,好多人只能够露出内裤回来。提督看见我们,他没有生气,反而还看得津津有味。”

    紫石英这样说着,若是苏顾在这里,一定会反驳紫石英的话。说是自己只不过是在网上看见一张图片,然后突然发现,这些舰娘中破大破立绘大赞。于是抱着有趣的心情,所以组建了一个舰队出击。而且,就算这样的事情也就做了一次。

    若是真实的事情,那当然是很变态的行径,但是游戏嘛,当然不用考虑那么多的事情,怎么嗨怎么来。

    当然不可否认,尤其是潜艇射水鱼改造后的中破立绘,那立绘简直不能再赞。

    “那一次提督还专门给我们的编队取了一个名字,舰娘美臀团。好羞耻,尤其是圣地亚哥,她的脸都红透了,像是苹果。”

    “提督,肯定喜欢屁股。”

    另一边,听到紫石英话的话,反击和埃克塞特沉默了。

    良久,埃克塞特说道:“这样的提督我们还要再找吗?放弃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