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迟到的信
    在苏顾迎接属于自己的镇守府,并感觉到自己的努力总算是有了回报的时候。在距离他们镇守府遥远的小岛上,有人致力于消灭所有的困扰,并且为了这个目标一直在努力。

    此时在小岛上面的教堂。虽然说是教堂,外表装修也像是教堂,其实是个不正经的教堂,准确的来说叫做专门开导提督和舰娘的心理辅导室更为合适一些。

    为了消灭困扰,教堂的修女,有着粉色长发的埃克塞特正听着各种各样的抱怨。

    随后思考一下,她开始开导着那些心有抱怨、疑惑或者是愧疚的舰娘。

    “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没有必要感到愧疚,即便是深海舰娘在感到危险的时候也会逃跑。舰装局限了每个人航速,如果航速追不上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必要感到愧疚。”

    这个回答是给一个因为总是放跑深海舰娘,而没有获得战果的舰娘的。

    “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嗯?你说你总是一个人受伤,还把镇守府所有的钢材都消耗干净了?提督总是说你恶意骗澡恶意摔倒……”

    “唔,大概你是没有见过,六艘原本准备演习的战列舰被错误的指令派去出击,接着遇到深海潜艇的情况。就这样还进了夜战,到头来全部大破中破,那个资源消耗足以让人哭出来。比较一下,你说的事情,你的钢材消耗,其实是小事。”

    “我认识一个空想,明明她的航速快闪避也高,但是每一次出击她都会摔倒受伤,无论敌人是强大还是弱小。而且她每一次摔倒都还嬉皮笑脸,那才是恶意骗澡。”

    这个回答是给一个总是在出击的时候受伤的舰娘说的。

    “虽然频繁的出击,但是没有一次带回来新的舰娘?……其实你知道吗?每一次出击都带回来舰娘的话,很快镇守府就会因为人多而超载负荷,那么多重复的舰娘又该怎么处理呢……当然,那么多次出击都没有办法带舰娘回来,那只是运气问题吧,没有必要愧疚。”

    这是给一个出生在非洲人镇守府的舰娘说的。

    不久后,已经接近下午,今天又开导了三个舰娘,这样想着埃克塞特心中稍微感到欣慰。

    接着走在教堂的走廊上,她遇到自己的后辈,于是问道:“晚上吃什么东西?”

    “当然是大鱼大肉,莉娅前辈无肉不欢。”

    “在一个本应该清苦的教堂里面每天都大鱼大肉,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挺好的,这样的地方……对了,说起来,今天收到你的一封信。”

    自己经常有事,信件都是由人代收。那么自己的信件?那是连新年都没有回来的姐姐约克号寄过来的吗?

    此时她从自己的后辈手中接过自己的信件,看了看邮寄过来的地址,似乎是自己的提督寄过来的,那个提督总算是想到自己了吗。

    原本想要直接拆开,突然觉得这个场合有一些不合适。

    “我先走了。”

    这样说着,穿着黑色修女装的埃克塞特走到教堂最里面的房间。

    虽然从外表来看,这里是一个教堂,按道理来说教堂从来不是享乐的地方,但是事实上这里本来就不是正经的教堂。此时在在外人不允许进来的房间里面,这里装修精美,有着摇椅还有柔软的沙发,地上还铺着地毯,即便是大冬天赤着脚走在地上也不会冷。

    埃克塞特走进房间里面,将一张摇椅搬到壁炉边,壁炉生着火暖烘烘的。她像是猫儿一样卷缩在椅子上面,随后将信件撕开,信签纸的字迹对于她来说有些陌生。

    一点点将信件读了一遍,良久她将信件的内容总结了一下,那是邀请自己到川秀的信。

    只是此时埃克塞特拿着信件只能露出苦笑,新年前寄出来的信件等到这边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多天,在拿到信件的时候就已经过了新年。聚会?聚会什么的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真是该死的邮差。

    现在才收到信件,原本就听说新年后就要得到镇守府了,到现在估计大家都已经到镇守府了。

    埃克塞特把信件翻面,信件后面是新的镇守府的地址。

    她举着信件,心想,提督得到了镇守府也没有想到来看自己一下吗?

    当然她也知道那只是自己一点妄想罢了,那么多的人在一起,不可能因为自己一个人特意绕远路跑过来,能够寄信过来已经足够了。

    埃克塞特莫名地有些失落,没有跟着一起去,想必大家现在都到了镇守府,甚至有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她捧着自己粉色的秀发放在鼻子前面轻轻嗅了一下,发丝只有洗发水的味道。莫名其妙地做了一些事情,她靠在摇椅上面,也没有说话,现在只剩下摇椅在摇摇晃晃。

    到此时她不知道是该等着自己姐姐约克号过来一起过去,还是就自己先过去了,毕竟都有了镇守府嘛,自己还待在这里像是什么话。

    最开始说是等姐姐来了然后一起过去,原本以为新年的时候姐姐就会回来,但是似乎一直都没有消息,。

    姐姐到底在做什么事情呢?

    提督现在又在做一些什么事情呢?

    新的镇守府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自己和姐姐的房间不知道有没有准备?

    这样思考着,房间的大门陡然被推开,然后埃克塞特看见自己的前辈莉娅走进来。此时她似乎在笑,一边笑还一边拍打着房间的墙壁。

    随后莉娅发现了埃克塞特,说道:“哈,埃克塞特,听说你在这里,真的在这里啊,你平时都不来这里的。”

    “嗯。”

    “告诉你一个搞笑的事情。”

    “不想听。”埃克塞特这样说着,自己的前辈笑点超低,就算是一些冷笑话也会笑好半天。想必搞笑的事情也不过是无聊的事情,而且现在心情稍微有些失落,再搞笑的事情也不会笑出来。

    莉娅根本不在乎拒绝,她自顾自地说道:“今天我遇见了一个小女孩。”

    这样说着,再回想起原本看到的那个画面,她几乎想要趴在地上捶地。

    “有些人总是喜欢说一些特别的句子,就像是‘今日的风甚是喧嚣’这样的句子。有些人总是以为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可思议,甚至拥有里世界这样的地方。有些人幻想自己拥有超能力,要不然幻想自己的身体里面封印着一些东西……总而言之这样的人我们叫中二病患者,今天我就遇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小女孩,中二病。”

    莉娅学着自己所看见的那个人的模样,她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挥舞着,一副恶劣的模样。

    “啊啊,不要拉着我。我快压制不住我被封印的左眼了,力量现在要爆发出来了,这个小岛都要被我的力量所毁灭,快让我回到海上去吧。”

    “哈哈,笑死我了。当时那个画面你是没有见过。她们两个人过来,两个都是金发,也不知道是姐妹还是什么的。总之小女孩金发短发微卷,打扮得像是哥特萝莉,她还戴着一个眼罩把自己的左眼罩住。开始还以为是眼睛有问题,受到了歧视啊,所以被带到这里来开导一下。”

    “但是后来,跟着她一起来来的,那个有着漂亮金色长发的成年女子看她一直不配合,还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罩,就说刚刚我说的那些话。然后成年女子就把她的眼罩扯了下来,差点还要打屁股。场面超尴尬,超搞笑。哈哈。”

    “我不知道中二病怎么也会有压力,也会有愧疚?”

    “她们现在过来了,反正我不行,一听到她说话,我觉得我就要笑出来。等等还是埃克塞特你过去吧,开导那个小女孩一下。开导好了也带给我玩一下。”

    埃克塞特看了眼自己的前辈,把小女孩带给你玩一下?你是什么变态,真是糟糕透顶的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