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再见,川秀(上)
    川秀的核心是专门培养提督的海军学院,只是虽然是川秀的核心,奈何学院外面的街道,这里比起川秀最繁华的街道无疑要差上一个档次。

    街道边整整齐齐种满了榕树,其实新年结束已经快准备放假了,到时候一部分提督就会带着自己的舰娘离开这里。不过现在提督都还没有离校,所以街道周围的商店都还开着门。

    虽然比起一般的学校来说,在这里学习的人无疑要少得可怜,但是并不妨碍学院外面的街道开满了店铺,甚至路边还停着数架卖水果的三轮车,甚至坐在路边卖各种各样服饰和装饰品的小贩也不少。

    作为川秀的核心,在这里通电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现在还不是下课的时候,街道站牌前面只是零零星星站着几个人。

    梳着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是附近公司的员工,此时他正焦急地看着手上的手表,还有业务等着他。

    中年人的旁边有一对情侣,穿着大棉袄拿着面包的年轻男性正在和留着卷发的女孩子耳语,此时说了几句话,女孩子笑着捶打年轻男子的肩膀。

    倒是站牌边的长椅上面坐着戴着帽子围着围巾的年轻女性,在她的脚边放着大大的皮箱,若是学院里面的提督出现在这里,必定能够认得出这是学院最强的航空母舰教官赤城号。

    没有穿着和服也没有穿着红色的巫女装,赤城将黑色的长发挽起来,头上还戴着一顶宽檐帽,此时的她就像是靓丽的都市女性,而不是原来端庄的古代仕女。

    虽然一再想要掩饰自己的行踪,但是赤城还是被人抓了一个正着。

    齐柏林站在赤城的旁边,此时看着自己面前表情不安的前辈,说道:“赤城啊,你就这么走了吗?”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了,到时候我就离职了。”

    “你虽然和我说了,但是你和学院长也说过了吗?”

    赤城说道:“也说过了呀。”

    听到赤城的回答,齐柏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说,原本准备好的话只能够咽进肚子里面,良久她说道:“那么她同意了吗?”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她又拿我没有办法。”

    “按照你原来签订的合同,你现在还不能走。”

    “可以违约,只是合同又不是卖身契。说起来,齐柏林你可是指导老师,你也该跟我们一起来吧。”

    虽然赤城离职,但是就像是太阳离了谁每天都照常升起,其实学院离开了赤城也不至于转不了。不过相比于赤城只担任着教官的职位,齐柏林自己还管着太多的事情,有些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交接完成。

    齐柏林说道:“我啊,暂时等几天吧,不然学院长真的要发狂了。”

    “也是啊……其实我和学院长沟通了,新人航母多数都是由百眼巨人来教导,我的任务一直很轻,只负责教导一些有了基础的航母舰娘。其实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在必要的时候我也会赶回来做教官。”

    说了一会儿话,齐柏林也一起坐到路边的长椅上面和赤城并排着。

    赤城说道:“我想起最初遇见你的时候,骄傲自负,到现在你变了很多了啊。”

    相比于赤城坐在长椅上面,双手依然端庄地放在双腿上,齐柏林无疑要随意得多,此时她说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有些东西没有见识过永远不知道,以前做佣兵,后来到学院做教官,以为自己了不起就目中无人,说到底只是井底之蛙罢了。”

    “你能够成为学院的教官可不简单,不要妄自菲薄。”

    “唯独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赤城和齐柏林两个人这样说着话,回忆着相遇的事情。不久后电车停在站台前,等到电车再次行驶,长椅上只剩下齐柏林一个人。

    ……

    房间被退去,此时站在房间外面的过道里面,弗莱彻正在絮絮叨叨地和房东讲着价钱。

    “房东,你不要挑毛病。房间我们已经打扫得很干净了,墙壁原来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就是什么样。我原来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现在都没有住够,没有要你退房租,但是押金你要退还给我们。”

    弗莱彻一向来节俭,这是作为姐姐养成的习惯。她虽然在自己的提督面前一副受气包的模样,在自己妹妹面前是一副唠叨姐姐的模样,可是在外人面前她依然有着可靠姐姐的形象。

    以前在女仆咖啡厅做事的时候也会一本正经的教训那些毛手毛脚的人,在面对一些人告白的时候也有干脆利落的拒绝,而不是唯唯诺诺的回答,然后被纠缠。

    一路来做过很多的工作,但是没有人能够欺负她,而且只要为了妹妹的话她可是敢向任何人挑战,当然除开某一个人。

    最后和房东一番讨价还价,弗莱彻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房租押金。

    不久后她带着妹妹各自提着大包小包走到街道上面。

    西格斯比说道:“押金什么的无所谓啦,以后到了镇守府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必要了吧。”

    “你们一点不懂得心痛钱,很难赚的。床铺和被子,你们的衣服还有玩具这些都需要花钱。”

    “提督已经说过了,什么都会帮我们准备好。”

    “虽然提督帮我们准备好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心安理得就算了。而且以后大概又会被叫去每天炸鱼吧,要击沉好多好多的潜艇,我也没时间管你们了。”

    “现在提督肯定不会要你炸鱼了,提督已经变了,变得好很多了。悄悄和你说,提督说等以后找到更多人,到时候就在镇守府开一间女仆咖啡厅,姐姐你就可以在里面工作了,而不是去炸鱼。”

    弗莱彻抬着头想了想,在镇守府里面开女仆咖啡厅?好不正经,提督喜欢女仆装,大概是真的事情。

    “提督和我说过很多东西,他说想在镇守府开女仆咖啡厅。他也想要开一家心理咨询室,他说考虑埃克塞特姐姐,但是埃克塞特姐姐新年的时候都没有来。提督还想开酒吧,开游乐园,开商店。他说,虽然是小小的镇守府,但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幸福的生活着。”

    这样啊,听着西格斯比的话,弗莱彻问道:“提督为什么和你说那么多东西?”

    西格斯比笑起来,说道:“提督喜欢小女孩——”

    弗莱彻楞了一下,心想,自己算是女孩还是少女?

    她们一起走了两步,说着话,弗莱彻陡然想到什么连忙说道:“西格斯比,我们房门已经锁好了吗?”

    西格斯比小大人一般叹了一口气,果然这个形象才是姐姐的形象,她说道:“我们都把房间退掉了,锁没锁好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什么形象才是弗莱彻该有的形象?为妹妹操心的姐姐才是弗莱彻的形象。

    “撒切尔,不要乱跑,小心车子。”

    “沙利文,饿了吗?想要吃早餐了吗?”

    “撒切尔,就算你不跑了,但是你也不能用手拍人家的汽车。”

    “你们有什么认识的小朋友,和她们告别了吗?”

    弗莱彻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调皮捣蛋的妹妹片刻让人没有办法安心起来。

    走在路上,满脸兴奋,撒切尔背着自己的小背包跳起来,她大喊道:“出发出发。”

    扎着粉色双马尾的沙利文看着一脸兴奋的撒切尔也受到感染,不过她的声音要小得多。

    “出发出发。”

    此时唯独西格斯比的表情无奈,看着自己的两个妹妹喊着口号。

    她们就这样走了一段路,街头一个男子提着早餐等着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