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六十章 好感减一
    距离演习过去一天的时间,距离到去镇守府已经没几天的时间,铺盖可以先不管,但是别的东西就需要先打包起来了。

    苏顾翻着一本本书,他正在为哪些扔掉哪些带走而烦恼,此时他看见约克城在自己旁边收拾着衣服,问道:“你居然真的追着人家要道歉。”

    人家就是说谢涛,原本演习结束涨红着脸就走了,自己本来想就这么算了,但是约克城非要对方道歉一番,甚至追到课堂里面去。

    “做错了当然要道歉了,明明我那么强,下放到镇守府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居然不道歉,我当然要他道歉了。”

    约克城又说道:“你是好脾气,你想怎么样就这么样。反正他骂我耶,我就要干掉他。说起来,还不是你在学院都不舍得秀一秀肌肉,以为我们好欺负。”

    “总是觉得财不外露嘛。不过现在懂了,必要的时候需要秀一秀肌肉。”

    约克城点点头:“嗯嗯。”

    “那么到时候秀肌肉就需要靠你了。”

    约克城用手指挑了挑刘海,说道:“尽管的拜托我吧。”

    约克城这样说着,她此时正在用布擦拭着一双长靴,看到长靴,她想起最初和提督见面的时候凌厉的一脚,原本以为要被穿小鞋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虽然偶尔还是被提起却变成了调侃。

    此时约克城一边擦着长靴,想起当初相遇的经历。

    对于提督的印象有过很多改变,最初觉得自己的提督就是普普通通的提督,后来又觉得是麻麻烦烦的提督。

    后来跟着回到家里面,看见了列克星敦姐姐这些强大的舰娘,让人觉得意外,刚开始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以为是深藏不露的人。

    想一想自己的提督和别人的提督的确有很大的不同,学院里面很多提督总是喜欢让自己的舰娘参加各种演习,希望自己的舰娘变得越强。唯独自己的提督觉得无所谓。

    在属于提督的那多舰娘里面,有强大的舰娘,就像是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也有弱小的舰娘,就像是圣胡安和莱比锡。不管是强大还是弱小,自己的提督对待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相同的态度,虽然还是有一些不同,比如说对待列克星敦姐姐的态度就和别人不同。

    想一想提督似乎也不容易生气。

    北宅懒懒散散他也不生气,当然面对漂亮的姑娘,男人不容易生气也是一个道理。但是就像是旧世界的古代皇帝,听说皇帝拥有很多的妃子,有一个大大的后宫。那些皇帝,面对不听话的妃子随随便便就会打入冷宫。

    对于那些光棍,漂亮的姑娘当然很重要,但是对于拥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的提督,按道理来说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其实并不重要,但是他对北宅依然很好。

    这样想一想自己的提督其实性格不错的。

    原本觉得提督性格有些怂,不容易生气,甚至从来都不和人吵架。

    到那一天,自己被人突然莫名其妙骂了一顿,到后来提督为自己出头。那是自己看见到的提督第一次和人恶言相向,原来他也是会愤怒的。后来听到他说了一大通话,虽然还是觉得有些怂,但是敢为了自己的舰娘出手的提督很不错呢。

    反正不管怎么想,这样的提督其实挺好。

    约克城将自己的皮靴擦干净随后塞到一个袋子里面,她又拿起一双高跟鞋,向着苏顾说道:“这个要不要带走啊?”

    她记得高跟鞋是到镇守府实习的时候买的,原本还有一件会把背部都露出来的鱼尾裙,这是为了参加当地邀请的晚宴才穿的。鱼尾裙要订做,其实那一件原本是叫做陈南的提督的秘书舰西弗吉尼亚的衣服,后来才是送给了自己,记得后来穿的时候把裤腰都崩开了,那个时候真是糗大了。

    “随便了。”

    约克城气恼拿着高跟鞋,真是不懂少女心的提督,女孩子的搭话居然这么随便的应付。

    客厅里面大家都在收拾着东西,小宅抱着一个大玩偶。

    “茶壶和茶杯都不要了,小宅,你把你的玩偶抱起来干嘛,太大的玩偶不带了吧。”

    “萤火虫,我会帮你买新衣服的,那两件破了洞的衣服就不要了。”

    听到苏顾这些话,约克城又想到了一些东西。

    对了,自己的提督似乎还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出手,那些婚舰,不管是列克星敦姐姐还是萨拉托加,不管是俾斯麦还是北宅。说起来,欧根亲王肯定也是喜欢提督的,只需要一枚戒指就好了,还有赤城姐也是那样,莱比锡也说不定。

    提督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出手,似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抱着小宅,新年夜的时候看见弗莱彻看提督的眼神怪怪的,递衣服递茶递手巾,踮着脚帮提督擦嘴角的油渍,像是小媳妇一样。

    难道说提督对弗莱彻出手了吗?

    反正啊,不管怎么想,自己的提督是一个萝莉控。

    不过不管怎么样想,不管自己的提督是控还是萝莉控,总之是挺不错的提督。

    约克城塞进纸盒子里面,觉得无聊又或者是为了拉近感情,约克城问道:“提督,列克星敦姐姐那些超厉害的舰载机都是从哪里来的?”

    苏顾还没有说话,正在自己房间里面整理东西的列克星敦提着一个塞满了衣服的箱子走进客厅,她听到约克城的话,迟疑了一下说道:“用内裤换来的。”

    苏顾在一边听着没有想到列克星敦居然一本正经的回答了。

    内裤?约克城听得一头雾水,怎么可能用那么奇怪的东西换得到那些传奇的舰载机。自己怎么可能会信那种奇怪的理由,不排除列克星敦姐姐也在调侃,虽然是温婉的女性,偶尔也是会开玩笑。

    列克星敦又说道:“不是我们的内裤,是深海补给舰的内裤,深海补给舰,虽然是敌人,说实话也是挺可爱的小女孩。”

    约克城听到这里更懵了,居然又解释了,到底要不要相信呢?最主要的是不管怎么样,想一想都觉得不靠谱。

    不管是舰娘还是深海舰娘,补给舰都应该是小女孩的模样。在心中想一想可爱的小女孩被人推到在地面,然后好多大人将小女孩团团围住,一边围着一边大喊“内裤”“内裤”,然后笑嘻嘻地扒掉小女孩的内裤。

    到最后独自一个小女孩脸上泛起红晕,因为被扒掉内裤而羞耻,所以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然后露出可怜的笑容,发丝凌乱脸色潮红。而恶劣的大人挥舞着手中的内裤发出痴汉般的笑容。

    约克城想了想,画面好恶劣。

    “那多少内裤可以换一架传奇舰载机呢?”

    “好几十吧。”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好像更罪大恶极了,扒一两条内裤姑且算是恶趣味,但是扒那么多内裤,那就真是恶劣的行为,这种感觉只是想一下都让人打寒颤。

    苏顾看着约克城,对方想象力丰富,害怕约克城越想越离谱。于是苏顾解释道:“你不要瞎想,虽然是内裤,我们把那些内裤叫做战利品。”

    “就像是深海大和的独角,就像是要塞姬的猫耳头饰,就像是深海翔鹤瑞鹤的镰刀,这些都是战利品,只要是独一无二的东西就可以是战利品。所以说内裤也是战利品,你拿到一条内裤就可以说是击败了一个深海补给舰。”

    至于为什么要扒内裤当做是战利品,那是游戏机制。

    约克城看着侃侃而谈的苏顾,她不是小女孩不会尽听尽信。

    此时心想,战利品?无论用什么东西当做是战利品都好吧。头饰、发箍,就算是把丝袜扯下来都好。扒内裤?那就变成了北宅经常看的本子的剧情,这样真的是不行的吧。

    苏顾也没有想太多的东西,将游戏的机制如何合理地解释出来也有点难度,于是又解释了一下:“你想一想,发饰可以通过不击沉深海补给舰的方式拿到,丝袜也可以通过不击沉深海补给舰的方式拿到,但是唯独内裤这种的东西不击败深海舰娘你没有办法拿到。所以……”

    苏顾越说越觉得不对,因为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约克城手指颤抖环顾四周,说道:“所以你们就这么做了?扒小女孩的内裤。”她虽然大大咧咧,却是一个好姑娘。

    此时列克星敦被约克城看了一眼,撇开头,这种事情想一想的确太羞耻了,最主要的是还被一本正经的说出来。

    约克城又看向萤火虫和小宅,两个小女孩天真地眨眨眼睛,小宅没有出击过,萤火虫也没有扒过内裤。

    说起来扒内裤的组合,一艘战列舰做旗舰,搭配两艘潜艇也就是鱼,再来三艘航空母舰,而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就是三艘航空母舰之二。游戏变成现实,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是扒内裤的主力。

    约克城又看向萨拉托加,萨拉托加没那么在意,她说道:“提督让我们去扒内裤的。”少女轻而易举卖掉了苏顾,也帮自己和姐姐解围了。

    顿时,周围齐刷刷的视线看向苏顾。

    苏顾左右看了看,心想,萨拉托加的话还真没有办法反驳。但是他很想说,那是游戏性啦,不关我的事情啦。

    约克城不由自主离得苏顾远了几步,此时心想,自己想了一大通的东西,原来以为是挺好的人,原来都想错了,提督真是最恶劣的提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