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要打那就打
    苏顾上完早上的课,正收拾着书和笔记。

    约克城坐在旁边,她对于文化课兴趣缺缺,从上课的时候开始就精神萎靡,所以一直从早上开始睡到下课。所幸的是他们坐在课堂的最后面,又有苏顾在打掩护,所以约克城一直被没有老师发现。

    此时到下课才醒过来,约克城揉着眼睛,她的发丝凌乱。

    正如丹阳所说,在下放到镇守府之前,有人看自己不爽想要邀请自己演习,然后挫败自己。此时来邀请自己演习的人就是在下课之后,在自己离开教室之前把自己堵在教室里面。

    此时为首的高大男子天生一副领导的样子,看着苏顾微笑一下,没有一上来就疾言厉色,首先是亲切的问候。

    “你好啊。”

    “你好。”苏顾这样应着,他倒是见过对面几面,但是不熟。不过也是,熟悉的人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那么快就能够下放到镇守府了,真是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苏顾拱手。

    “这么快就能够下放到镇守府,是我们这一届提督的第一人嘛。”绵里藏针就是这样了。

    “没有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想要邀请你进行一次演习。”

    苏顾早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此时说道:“那也行。”

    “演习嘛,无所谓输赢,不管是输是赢,和你下放镇守府都没有关系。”

    听到这里,苏顾偷笑,怎么没有关系,你们现在来,就是想要折我的面子嘛,而且刻意强调没有关系那肯定就是有关系了。

    苏顾说道:“对对,胜负无所谓,其实我能够下放到镇守府就是靠着运气,演习未必能够赢。”

    大概也就是这句话,不知道为何惹怒了跟在对方身后的一个人,苏顾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因为总是喜欢在课堂上面提问,貌似是一个很好学的人,也是一个脾气不好的人,叫做谢涛。

    谢涛此时高声说道:“运气好?你运气好个鬼,谁知道你给教官灌了什么汤,居然选得上你。你这个垃圾——”

    约克城原本来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到现在突然发展到人身攻击的地步,她脾气本来就不好,自己的提督怎么能被随便骂“垃圾”呢?此时听到谢涛的话她立刻站起来。

    苏顾却阻止了约克城,他说道:“是是,我不行,你厉害。”和疯狗对咬只会咬得一嘴毛。

    然而看到苏顾的无所谓的态度,谢涛变得越发的愤怒,他看向约克城,看着约克城脸上挑衅的表情,说道:“舰娘也是一个垃圾,狗屎一样的航空母舰舰娘,排不上号的舰娘。跟着这样的垃圾主人,晚上不一定被玩了多少次,被玩坏的女人,贱货。”

    “你以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以为这样摆出无所谓的架子,到时候演习输了就输了?然后就算了?演习输了,麻烦你把下放镇守府的名额让出来,垃圾!”

    谢涛乱七八糟说了一通,反反复复是垃圾两个字。苏顾低着头还稍微忍了一下子,约克城原本就站了起来,此时听到骂自己贱货的声音,立刻就愤怒了。她可没有好脾气被人鄙视和嘲笑什么事情都不做。

    约克城冲了上去,伸手拎住对方的衣领,这个时候苏顾的声音传过来。

    “约克城,让开。”

    约克城先是有些错愕,自己的提督到底想要做什么现在她真不清楚,但是被人鄙视、咒骂和嘲笑,肯定要反击吧。自己的提督让自己让开,是想要息事宁人吗?忍受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

    约克城又疑惑说道:“但是……”

    “你的提督说了让你让开啊。”这样说着,谢涛自己得意地笑了起来。

    约克城听到对方的笑声变得越发的放肆,整张脸都是怒意。

    苏顾又说了一句:“约克城,走开。”

    约克城回过头,说了一声:“提督!为什么?”

    “我说,让你让开!”

    约克城还想要再说,但是自己提督的命令不能不听,顿时有些愤愤不平的走开。

    谢涛笑起来:“我就说,你不敢……”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说到一半,下一秒一本书飞出来,书角砸到他的额头上面,随后整本书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落到地上。一本书当然砸不出什么伤害,随着书本落下不过在他的额头上面留下一个红点。

    此时苏顾说道:“垃圾,你吃屎了吗?嘴巴那么臭那么贱!”

    一直以来苏顾的很多价值观受到家庭的影响,小的时候家中并不富裕,当然也没有势力。偶尔会发生邻里纷争,父母很多时候都会选择退让,总是说退一步海阔天空,说吃亏是福。往常吵架都会选择退让,但是唯独涉及到自己和哥哥的事情,无论对方是谁,父母总是要讨要一个公道。

    此时大概就是受到这样的教育,苏顾自己一直以来有着好脾气,即便是偶尔有争执,即便是占理也不会咄咄逼人。

    只是自己好脾气,很多事情都可以忍受一下,但是他却不会要求别人像是自己一样忍受。所以到此时也不至于看到自己的约克城被人鄙视、嘲笑和咒骂依然无动于衷。

    “你既然那么想打,那就打吧,那就演习吧。”这样说着苏顾拿着另外一本书,随后用书轻轻拍着对方的脸,随后轻声说道:“野狗、疯狗、贱货、垃圾,既然你这么想死,就成全你好了。”

    书本轻轻拍在脸上没有办法给谢涛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此时在教室中,被书本拍着脸那羞辱的味道格外浓厚。

    另一边谢涛有些呆,一直以来认为对方不过是油嘴滑舌没有原则的人。此时看着对方站起来,原本低着头,现在抬着头又抬着下巴有一种傲慢的味道,随后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冷笑。

    只是谢涛考虑了一秒,他立刻握紧拳头。

    ……

    然而终究没有在教室里面就打起来,谢涛被人拉走,苏顾则一脸冷漠。

    随着谢涛的离开,跟着一起过来的人似乎眼看着不对,原本只是想要演习一场。无论是胜负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折一下面子最好了。但是莫名其妙的自己边谢涛发难起来,接着节奏一下子就乱套了。如果放任这样下去,很有可能真正打出火气来。

    跟着过来的人也有些慌了,虽然说看热闹不嫌弃事大,但是还不至于有人抱着这样恶意的态度。

    所以,此时乱七八糟的解释着。

    “其实谢涛他也很难,家乡很多次受到深海舰娘的攻击,成为提督很多时候真的是抱着对深海舰娘的恨意,他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乡。能够成为提督,他一直很努力,早出晚归就是为了学习,想要成为出色的提督。”

    “他希望自己能够更早的毕业,然后回到家乡建立镇守府保护一方海域。怎么说呢?虽然他的舰娘很不错,但是还没有到很强大的地步,想要短短的时间毕业那不行。后来看到你能够一下子就出去实习,眼看着就能够下放的镇守府,而且他觉得你的约克城……”

    他原本想要说“你的约克城很弱”,说到一半觉得这种话不好说,于是停了下来再组织着语言。

    “他觉得自己也可以,于是向教官请求,不过最后他被拒绝了。他的心中积累着怨气,所以说话有些冲了,你不要在意。”

    苏顾原本站起来,后面又坐在椅子上面,听到前来责难的人这么说着,随后侧着头看着那个说话的黑发男性。

    “不要在意?为什么不要在意?”

    “世界上那么多受苦受难的人,非洲那些地方还有那么多吃不上饭的人,但是那些人关我什么事情。他的家乡受苦受难关我什么事情,他老爸老妈乡里邻居关我什么事情,他们有多苦又关我什么事情,为什么要由我来替他买单。”

    “再说,就算是我没办法下放到镇守府,那也轮不到他。认为我家约克城比较弱,比不上他的舰娘?还是说认为我好欺负?”

    “我的确是好欺负,欺负一下我没有关系,只要不是做得太狠,我不在意的,我好脾气嘛。但是我先说了,欺负我的舰娘就不行,因为我家约克城没有那样的好脾气,我要为她着想。所以,他既然想要打,就打就好了。”

    苏顾抬着手敲击着桌面,敲击声一声比一声更大,哆哆哆——

    他也不在乎周围人有多少想法,总之就是说了,此时他看着周围人看向自己,沉声说道:“纵然有千万般理由,但是欺负我家舰娘,那不行!”

    苏顾这样说完站起来,随后走到不远的地方弯下腰将自己扔出去的书捡起来,拍了拍书本封面的灰尘,往封面吹了一口气。只是灰尘没有办法擦干净,但是他也没有在意。

    苏顾也不管周围人的想法,反正事情做了就做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即便再来一次这样的事情他也会这样做。

    此时他沉着脸向周围的人看了一圈,视线最后落在约克城身上。

    “约克城,我们走了。”这样说着,他率先走出教室。

    此时约克城难得没有说什么,低眉顺眼跟在他的身后。

    约克城低着头,金发的短发微微垂着,唯独一双盯着苏顾脚后跟的眸子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