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新年(4000字)
    陪着圣胡安带着礼物通知弗莱彻和俾斯麦,不久后就到了新年。新年,团团圆圆,也就一场聚会。

    “年节的时候我们那里总要做油豆腐酿圆子,蛋扣和扣肉也总是少不了,扣肉我不会做,但是蛋扣还好,就是很费油。”

    “说起来,欧根亲王,你有什么拿手的菜吗?”

    “没什么,我厨艺不是很好的。”

    苏顾炒着菜,欧根亲王给他打下手,炒菜无聊,于是又说道:“我记得北宅和莱比锡总是叫你小跟班和小保姆,你觉得呢?”

    “还好啊,能够陪在俾斯麦姐姐身边就可以了。”

    列克星敦将蒸锅拿开,说道:“提督,你不要总是挑拨关系。”

    “没什么的……”就大抵就是他的恶趣味,不过欧根亲王也不会就这样就生气,这也就是小小的调侃。

    从中午的时候就开始准备菜肴,毕竟是那么多人的晚餐,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不能就这么随便算了,事实上早就计划了。到此时苏顾、欧根亲王还有列克星敦就在厨房做菜,这么多人里面除开他们还真没有谁有厨艺。

    虽然不是除夕对于苏顾来说不是很重要的节日,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依然是新的一年开始。

    厨房不需要太多人,但是各有自己的事情,厨艺没有那就做采购。

    酒水是由莱比锡去买,她一直嚷着要收回扣,也不知道她做了没有。

    圣胡安去买水果和萝卜,想要做果盘和萝卜酸。

    俾斯麦想要帮忙,事实上她帮不上任何忙,厨艺不行,买东西也有更适合的人。

    在大家之中唯一安安心心的也就是小女孩了,当然北宅也是一样,此时她似乎趴在床上睡觉。

    只是偶尔路过的时候,苏顾看到小宅拿着笔在北宅的脸上画着,走近过去,小宅在北宅的头上画了一个“王”字,嘴角画着胡须。

    “别捣乱,你们也随便做一些什么事情吧。”

    苏顾这样说着,随后几个小女孩在弗莱彻的安排下把饭桌和书桌拼在一起,只是板凳又不足了,拼拼凑凑最后还是决定到弗莱彻那里在搬几张过来。

    几个小女孩风风火火跑出去,随后欧根亲王冲了出去。

    “板凳,碗筷,叉子勺子都带过来。”

    “还是没有计划到这样的情况。”苏顾叹了一口气,事实也的确没有时间,他一直在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过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总之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堆。

    不久后赤城也来了,她来得比较晚,学院的事情有很多,虽然有齐柏林帮她分担,但是也不好先走。

    此时赤城说道:“我邀请了齐柏林,提督不会说什么吧。”

    “不会的。”

    “不过她没有来,这两天她有些茶不思饭不想。”

    “怎么呢?”

    “大概在调节心态,她要做你的指导老师。”

    “是吗?”

    “不如你把她捞起来吧。”

    苏顾想起来一身利落裙装拿着教鞭的齐柏林,摇了摇头。

    “口是心非哦。”赤城随后环顾四周:“埃克塞特没有来吗?”

    “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寄信给她了。”

    赤城到了,随后陆陆续续大家坐上餐桌。

    此时还没有开动,苏顾为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一直到啤酒的泡沫溢出杯口,等了一会儿将酒倒满。随后他站起来想要说一些什么,不过他也不是擅长带动饭桌气氛的人,以前也没有做过领导,现在也不想做众人的领导,把身份摆在众人之上。

    此时他站起来,举起酒杯。

    “嗯,我也不会说什么,那么,干杯。”

    小孩子因为年龄的关系被禁止饮酒,她们举起果汁,至于别的人则举起手中的酒杯。

    苏顾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又说道:“为相遇,为美好的未来,干杯。”

    随后他一饮而尽。

    饭桌此时围着好多人有些勉强,毕竟不过是把饭桌和书桌拼在一起才勉勉强强把菜都放下来。苏顾首先帮自己舀了一碗汤,随后坐在他旁边的小宅踮起脚来想要夹菜,于是苏顾帮忙代劳了。

    饭桌上满满放着菜肴,若是大家都是普通人,这绝对是吃不完的,不过都是舰娘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多吃一些不要留下菜。”

    “嗯嗯。”那是赤城的声音。

    “这不是留不留下菜的问题,是够不够的问题,有赤城一个人就够了。”那是萨拉托加的声音。

    苏顾说道:“加加,我们干一杯。”

    “要交杯酒哦。”这样说着,萨拉托加看到自己姐姐的笑容,倒是自己先怂掉了。

    随后气氛越来越热烈,乱七八糟的声音,谁在和谁说都分不清楚。

    “威尔士亲王也不知道在哪里?”

    “胡德倒是开了大公司,不过应该多亏了声望号,否则还不是一下子给她把身家败掉。”

    “小胖子南达科他大概和华盛顿在一起,她们是冤家和cp嘛。”

    “老是叫人家南达科他是小胖子,她其实不胖的,最多有点矮。”

    “那就是小矮子南达科他。”

    “反击号和声望号总是在做着女仆的工作,真是奇怪的爱好,后来响……她改名叫做信赖了,把信赖也影响了,信赖也变成了小女仆。还有德意志号也变成了小女仆,不知道是乐此不疲还是哀莫大于心死。”

    没有可以压制,舰娘也会醉酒,大概是有些微醉,萨拉托加抱着自己的姐姐,说道:“以前女武神行动那一次,姐夫你以前许诺的时候不是说把戒指给凌波号的,最后却给了俾斯麦……不过本来也是,俾斯麦在那次行动中一直做着旗舰,一开始大概也就是预定了戒指的,到后来一直没有一举击沉深海提尔比茨,才让凌波号入场。应该算是凌波号抢功了,不过还是没有抢成功……”

    “也不知道姐夫你怎么想的,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就在身边却什么事情都不做,真是怂货还是太监?”

    苏顾差点喷饭,说道:“那不一样啊,有些事情做了要负责任的。”

    “不管做不做,你是提督,反正你都要付责任了。”

    “提督你不好好把握,要知道就算姐姐结婚了,还是有很多人追求的。”

    “是是是。”

    这个时候北宅幽幽说道:“反正是锅里面的肉,煮烂也是在锅里面,早吃晚吃还不是一样。”

    随后说起更多的东西。

    “弗莱彻是炸鱼好手。”

    弗莱彻正在帮你们的几个妹妹夹菜,听到有些说起自己,她抬起头有些疑惑看着周围。

    “拉菲应该和海伦娜在一起吧,说起来红酒也是叫拉菲。”

    萨拉托加一直在说着,反倒是北宅不太适应这样的聚餐,她一直安安静静地吃着。偶尔会偷笑着,也不知道想一些什么

    圣胡安说道:“小姨子和小姨子真是有差距。”她说的小姨子是加加和北宅。

    列克星敦说道:“既然说是小姨子,那也就是说俾斯麦是太太了。”

    俾斯麦说道:“你才是太太。”

    “是啊,我当然是提督的太太了,苏太太,这个名字挺不错的,而且小宅是我们的女儿。”列克星敦想起以前的事情,到现在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大概是因为某个追求的自己公司老板,一直在吹嘘,小宅大概有些气愤了,然而突然叫自己老妈,真是把人都吓了一跳。

    俾斯麦喝了一口啤酒,晚餐上面没有板着脸,事实上在任何需要的情况下她都不会板着脸。

    “你,萨拉托加,提尔比茨……包括我,本来就都是有戒指的,哪有什么小姨子和大姨子的,大家都是太太。”

    “姐姐的黑猫奥斯卡都没有在身边,胡德倒是把她的两只猫,生姜和鱼饼带走了。”

    “生姜和鱼饼,那是她的胸,不带不行。”听说胡德喜欢把猫塞进自己的胸部,显得胸部大一些,反正现在不知道是谁在黑胡德。

    苏顾说道:“带着奥斯卡的是苏赫巴托尔吧,她还带着凶猛的大老虎吧。”他记得那些装备给了谁。

    “凶猛的大老虎是肯特的,你把她的宠物给送人了,肯特生了好久气……”

    “我想起苏赫巴托尔……苏赫巴托尔大人最喜欢做梦,她说自己可以变得好厉害,能放飞飞机、能炮击、能够鱼雷、超长射程、无敌索敌,好像是无所不能的样子,她说自己是航空战列舰……咯咯,她不如说自己是歼星舰啦,我看科幻小说里面都是这么说。”

    补给舰苏赫巴托尔,在游戏中你欺负对方多次的话,的确会变成超厉害的强敌,那是游戏的机制,倒的确是歼星舰了。

    “我问她怎么放飞机,她说折纸飞机扔出去就可以了……特别搞笑的是,她来镇守府的时候居然是被装在箱子里面邮寄过来的。”

    也是啊,游戏中,随便哪一个都可以战胜苏赫巴托尔,接下来游戏就会通过邮寄的方式把对方送给你。

    “昆西没在,我还给她留着面包呢?法式面包。”那是北宅的声音。

    “昆西除草机吗?”

    “昆鱼还是昆愚。”

    随后又说到欧根亲王。

    “欧根你应该做偶像的,以前不是有欧根邪教的。”

    萨拉托加把手放在头顶摆了摆,说道:“欧根欧根欧。”

    欧根亲王有些苦恼,自己总是被这样调侃,她说道:“昆西昆西昆,青叶青叶青,欧根欧根欧”

    圣胡安把啤酒喝完,重新倒了茶,此时安静捧着茶,心想,大概自己就是阿卡林了,最没有存在感的人。

    大概就是这样,吵吵闹闹,说个不停。不久后,苏顾一个人首先吃完,随后站到阳台。

    阳台上种着紫罗兰和芦荟,还有一个花盆里面种着香草,貌似是,那是听房东说的,折下来就可以直接当做是香料,但是总没有试过。这些花草虽然种着,不过很少浇水,现在半死不活。

    远处鞭炮声传过来,此时因为新年的关系,街道上已经有人放炮仗,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到现在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放炮仗了,自己也把这样的事情忘记掉了,毕竟以前这些事情一直都是父母在操办。

    他站在阳台上吹了一下风,随后听到脚步声,转过头,列克星敦站在他的身边。

    “怎么呢?”

    苏顾回答:“没什么。”

    “想家了吗?可以回去。”

    “大概再也回不去了。”

    这样说着,他看着一直温柔陪在自己身边列克星敦。

    婚舰、妻子,对于自己的身份列克星敦一直是抱着这样的态度,只是唯独他知道自己一直没有把对方当做是真正的妻子,虽然对方的确是很完美的太太。估计对于自己的态度,对方大概也是知道的,不过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还没有感情就已经变成了夫妻,他的确不适应,但是真正要说,列克星敦,的确是喜欢的。

    若是以外人来看自己大概的确是有些怂了,但是当虚假的人物出现在面前,很容易让人认为那份感情也是虚假的,如同一段数据和一段程序。不过已经相处那么久的时间,他不会再抱着以前的看法,毕竟谁又说得准确了,说不定自己也是一段数据和一段程序。

    列克星敦说道:“为什么不进去?”

    “想要静一下。”

    苏顾双手放在阳台的栏杆上面,列克星敦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去,说道:“提督也不要想那么多东西,不管能不能回去。不是有一句话这样说,心安之处即是吾乡,至少我们在你的身边,那么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以前和加加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什么节日也感受不到节日的氛围,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过客。中秋节的时候大家都说团圆吃月饼,我和加加分了一块月饼,到头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和提督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感觉这是一个家。”

    列克星敦说着,此时月光洒下来,街角的路灯发出朦朦胧胧的灯光。街道上已经基本没有行人,即便偶尔有一个也是行色匆匆,隔壁杂货店似乎依然看着门,不过只能看到灯光。

    新年,即便并非是除夕那样的节日,但是元旦依然重要,说过来说过去,无非是团圆那么两个字,但是正是团圆却越发艰难。

    虽然自己以来自嘲自己是一个很随意的人,只要能够过得下去,随便怎么样好,但是还是不行。

    “提督你总是这样,心中想着很多的事情也不和我们说,看不起我们吗?”

    “怎么可能,一直在吃你们的软饭,我有什么好看不起你们的。”

    “吃软饭,如果非要说的话全世界都在吃我们舰娘的软饭啊,只是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况且不管是选择镇守府的位置,画图纸,交涉,这些东西都一直是你在完成,你一直履行着自己的任务。”

    “大概吧,其实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的确不错。”

    他们随意在阳台上面说着话,不久后,从客厅里面传来呼唤列克星敦的声音。

    “列克星敦——”那是赤城的声音,声音里面透着狡黠的味道。

    列克星敦回答道:“怎么呢?”

    赤城的声音又传出来:“你们在说什么?背着我们……那个,其实是叫你一起来玩牌,你妹妹提议的,我、加加、北宅还有你。”

    “你可以叫圣胡安和莱比锡。”

    “她们已经摆了一桌了,在欺负弗莱彻。我们已经和俾斯麦说好了,离到镇守府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所以我们决定,谁赢了,提督就住在谁那里,你和加加有两个人,算是优待你们了。”

    “那好吧。”列克星敦高声应着。

    随后列克星敦看着因为赌注是自己而一脸奇怪表情的苏顾,轻声说道:“提督……老公,等有了镇守府,我们就住到一起吧。”

    随后列克星敦离开,苏顾看着夜空,心想,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