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要他负责
    苏顾站在房门外吹着风,此时寒风吹着脸,从吃早饭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天,既不暖也不饱,然而少女美好的身体依然在眼前不断晃过。

    即便他一直自诩正人君子,但是管得住下身和管得住脑子却是不一样的。

    “茄子。”

    “萝卜。”

    “葫芦。”

    ……

    不断数着自己认识的青菜,以避免自己老是想着少女的身体,不管如何此时稍微有一点负罪感。只是数了两下,随后他又摆摆头,心想,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不久后房门重新打开。

    “进来吧。”此时开门的圣胡安,一进门苏顾就看见对方朝着自己眨眼睛。

    走进房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暖和的房间,这不仅仅是从房间的色调也是从房间里面升起取暖的炭火来说的。

    弗莱彻是懂得生活的少女,或许这正是因为带着几个妹妹的关系,不懂得生活不行。

    已经到了冬天,房间里面已经生起炭火。房间的门和窗户都被封死了没有一点风灌进来。但是不通风又可能变成密室杀人案,所以在这个房间唯一通风的地方是进入卫生间的过道里面的窗户,而那里又有一道墙,所以风完全灌不进来。

    暖烘烘晕沉沉的房间里面,苏顾坐在炭火旁边的小凳子上。此时炭火旁边的灰里面埋着红薯,炭火上架着烤了一半的糯米糍粑。

    圣胡安派发着礼物。

    “礼物礼物,撒切尔,这是你的。”

    “沙利文,你的新衣服。”

    ……

    坐在客厅里面,良久,苏顾剥了一个柑子,随后把柑子皮塞进炭火边装着水用来消火气的铁瓶子里面。

    随后想到不能再怎么沉默下去,他抬起头看着弗莱彻。

    弗莱彻此时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脸蛋满是红晕坐在床边。

    那张床很大,因为几个妹妹的关系是两张床拼起来的大床,然后铺着厚厚的垫被和鹅黄色的毛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张大床。

    床上放着两床被子,一张有着黑白方格颜色,一张有着粗俗的大红色。听沙利文说,是因为弗莱彻首先把大红色被子买回来,然后被西格斯比批评了一顿,说是老奶奶才盖的被子,然后才又买了一床。

    苏顾也听过西格斯比抱怨,小姑娘老是抱怨自己的姐姐就像是老婆婆一样,同事随便说什么就相信。

    比如说什么僵尸肉呀,比如说好看的青菜都是打了农药呀,又比如说隔壁好吃的拉面是因为的汤里面加了罂粟壳,反正就是这样那样的都市传言。

    甚至有时候还会回来说着什么,把哪个哪个消息传上一万遍然后就什么什么。更不靠谱的事情还有,说什么舰娘其实是人类开放的秘密武器,而提督想要通过舰娘统治世界这样不靠谱的话传言,明明自己都是一个舰娘来的。

    西格斯比甚至还偷偷说,她估计自己的姐姐还相信牵牵手亲亲嘴就会怀孕这样的事情。

    道此时苏顾也不知道弗莱彻的生理知识知道多少,反正此时的弗莱彻恍恍惚惚。

    至于苏顾对于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多说,看着对方羞红的脸,即便对方一直表现得很软,但是还真怕对方恼羞成怒起来,所以此时只能当做是无事发生了,但是立刻离开又显得不好的样子。

    苏顾清了清嗓子,看了一眼放在房间里面的礼物,说道:“那些是圣胡安带给你们的礼物。我和你们说过了我遇到小宅之后首先遇到的是圣胡安,因为她在工作所以就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过来了。过几天就是新年了,而且镇守府的事情也快了,所以圣胡安辞职过来了。”

    苏顾说了那么多,就等着弗莱彻说话了,然后大家好好缓解一下气氛。

    然后弗莱彻此时只是低着头随便应了一声。

    苏顾摸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撒切尔的脑袋,后者此时正吃着点心,苏顾又掐了掐撒切尔的脸,想到一个词语,柴犬撒切尔。

    “过几天就是新年了,我的意思是大家一起聚一下,毕竟这么长的时间里面都没有机会好好聚在一起。你们几个,俾斯麦和北宅她们几个,还有赤城,只是赤城有些难办,她吃得太多了。不过新年是很重要的事情……”

    苏顾说着,坐在他对面的圣胡安此时则抱着沙利文,她左看了看右看了看最后还是决定不说话。

    然而这个时候弗莱彻还是不说话。

    “新年过后不久我就可以下放到地方的镇守府了,那个时候就是正式的提督了,到时候就可以养得起大家了。嗯,你呢,该辞职的也需要辞职了。就是说你在女仆咖啡厅的工作。”

    他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随意为难人,这些事情是早就和弗莱彻商量过了。

    终于弗莱彻开口了,她说道:“老板对我很好。”

    “老板好是好,但是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

    “大家也很好。”

    “没关系啊,你的同事,一个叫做石巧一个叫做李钰吧。反正时不时还是可以回来的,要不然你也可以邀请你的朋友来玩,我是无限欢迎。”

    “哦。”

    “所以呀,你该收拾的东西就要收拾了,有些不贵重的东西就不要了,到时候再买就可以了。那一边,最基本的也会帮我们处理好的,每一个房间都有该有的配置,比如说床铺、被子、书桌还有柜子都会有。而且到时候我们还可以自己打理,到时候花的钱可以上报上去的。”

    “哦。”

    “毕竟我们帮助她们镇压海域,又不是花她们多少钱,一点小钱总要舍得。”

    “哦。”

    “你有什么要求就提,现在暂时考虑的是你们几个姐妹一个房间,在一个房间放两张上下铺双人床,但是如果你们想单独要一个房间就和我说。我没有办法考虑到你们所有人的想法,所以你们有什么想法就和我提。”

    “嗯。”

    苏顾看着双腿并拢坐在床边的弗莱彻,少女低着头,双手夹在双腿间,一副羞耻的样子。

    苏顾一直把弗莱彻当做是妹妹,只是对方的个性偏软,自己才会说那么多。如果对方是莱比锡那样的性格,根本不需要自己管。当然真要说,西格斯比的性格好一些,懂得还多一些,但是对方始终只是一个小女孩。

    良久,苏顾重新吃了几个柑橘,像是对待小狗一般挠了一下撒切尔的下巴,他站起来说道:“不要来得太晚,新年嘛,早点过来。”

    “好。”

    “那先走了啊。”到最后苏顾几乎是有些狼狈的离开。

    随着苏顾离开,圣胡安走在后面,她笑起来,说道:“你以前就喜欢在房间里面不穿衣服,现在吃亏了吧。”

    “其实也没有关系啦,要提督负责任就可以了。”

    说完圣胡安跟着走了。

    另一边,眼看着房门关上,弗莱彻一下仰面躺在床上,眼神涣散,短发在床上如同流水般淌开,喃喃自语道:“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