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次捞船(八)
    齐柏林站在弓道部的活动室里面,此时她拿着弓箭,既没有戴着护胸也没有戴着扳指,根本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射手。

    随后她将箭矢搭在木弓上,拉开弓弦,再放手,箭矢飞出——

    顺着箭矢飞出的方向看去,正前方的靶台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箭羽嗡嗡作响的箭矢。虽然动作似模似样,但是她真没有什么射箭的水平。

    此时齐柏林看着端坐在旁边的赤城,说道:“赤城前辈,到时候你就会离开学院吗?”

    “是啊。”赤城微笑着,既然自己的提督找到了,自己岂有不跟着的道理。

    齐柏林坐在弓道部的台阶上面,将木弓放在自己的双腿上面,说道:“你的合同还没有履行完呢?”

    赤城有着端庄仕女的形象,但是她又不是笨蛋只是淡然,她说道:“签的合同又不是签卖身契,提前离职照着合同来就可以了。”

    “你这样让我很难办。”

    “这有什么可难办的事情。”

    ……

    和赤城告别,不久后齐柏林在图书馆找到苏顾,她看见苏顾的时候对方此时正捧着一本书,想起原本和赤城说的事情,她的表情越发阴郁,语气越发尖利。

    “作为一个提督来说,我突然发现你很怂。”

    苏顾放下书,疑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和人起冲突的时候不是老在退让吗?”

    苏顾放下书,不明白齐柏林为什么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想了想他说道:“初中的时候初出茅庐,以前一言不合将饭盒扣到别人的脑袋上面,能够动手的时候绝对不多说。高中的时候能说就绝对不动手,也从来不第一个动手,毕竟打架要记大过。大学的时候看见有人打架绝对不参与,吵架的时候也总是先退让,一时口舌之利真没有好处。后来到工作后,被人骂过被人阴过,那个时候已经学得不错了,背后再怎么样厌恶,当面都是笑嘻嘻。有人说越来越大就越来越怂,我觉得那是顾虑多了,穿鞋的总是怕光脚的嘛。越多的人关心我,我就越不敢冒险。”

    齐柏林表情变得更阴沉更冷漠,她说道:“赤城给你钱,你还真敢收着?你的尊严呢?”

    不知道齐柏林为何变得富有攻击性起来,苏顾哑然,良久解释。

    “我去打工又赚不到什么钱,就为了一下子男人的尊严就就拒绝别人的帮助吗?收拳是为了挥拳,我在这里学习是为了以后给她们更好的生活。我记得小的时候家里面条件还是挺差的,我哥初中的时候就想要出去打工赚钱而不是读书花钱,他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后来被我妈打了一顿……暂时的蛰伏是为了一飞冲天。我哥他现在是公务员,生活不错,虽然也算不得一飞冲天,但是至少比他初中毕业去打工要好一些。”

    “提督,无用之人。”齐柏林这样说着,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其它的什么事情,虽然作为学院教官她其实知道提督的用处和扮演的角色。

    “很多提督喜欢用吃软饭来调侃自己,包括我也喜欢,那么真的只是吃软饭,那只是分工不同。就像是一支军队,需要战士,需要指挥官,也需要后勤。指挥官和后勤没有上前线,自然也没有奋勇杀敌的英姿,但是一支军队却离不开他们。战士固然是英雄,指挥官和后勤却也是英雄。如果是舰娘是战士,提督就是指挥官和后勤了。”

    “做一个提督,主要的事情应该是什么呢?指挥战斗?毕竟与人斗其乐无穷,可惜我不是什么天才,指挥战斗其实不会。但是深海舰娘不是人,和深海舰娘的战斗其实不需要太多指挥。提督的工作其实大多是扮演者管家、心理导师要不然再算上一个经纪人这样的角色。”

    “我在实习的时候跟着我的前辈到处跑,和各种人打交道,要钱要补给。镇守府那么大,什么时候需要补给食物了?提督要管。哪个地方的灯泡或者电线坏了?提督也要管。舰娘的炮击不小心毁掉了谁的房子,那我们该怎么补偿对方,那要和人扯皮。”

    “舰娘心思大多单纯,但是在社会混总要和人打交道,人心黑暗,舰娘容易被污染,那才需要提督。作为一个提督就要和人打交道,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面对贪婪的人要学会寸土必争,面对狡猾的人要学会心思缜密,面对那些圣母癌擅长慷他人之概的人,你要学会坚定内心。要不然面对英雄,就像是我以前遇见的一个提督,鱼瑾,不知道你认识没有。鱼瑾的前辈,为了保护他人的生命财产,不惜牺牲自己的舰娘也不惜牺牲自己,虽然最后他侥幸活了下来。他是英雄,面对这样的英雄,啊,额,我尤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一直觉得,我是提督没有办法在战斗上面给她们帮助,那就只能让她们的生活过得更好,有舒适的工作环境,有舒适的生活。外出出击,回来有一个热水澡,想要吃饭,食堂就准备了美食,为了方便,在她们的宿舍里面就布置了衣帽间和卫生间……”

    居然被自己学生驳倒,齐柏林耸耸肩只能说道:“你一点志向都没有。”

    “有志向?我并不想要做伟大的人,有人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但是也没有见到那些大家族和资本家拿出钱来救济他人,国家与国家之间也一直是剥削关系。相比也与成为伟人,我更希望大家都能够幸福,如果能够在让大家幸福的同时能够做一些微小的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齐柏林沉默起来,苏顾重新拿起书,翻了一页,齐柏林再次开口。

    “你觉得舰娘应该是什么呢?”

    “舰娘就是舰娘还应该是什么?”

    “舰娘始终和你们人类不同吧,就像是有些人觉得我们是异类。”

    “我觉得都好吧,都是生命,非要说的话,是精灵,就像是神话故事中的精灵。”

    “呵呵,挺能说。”

    ……

    宿舍楼对面的教学楼,此时在办公室里面齐柏林握着钢笔批改着文件,一边批改一边想着关于未来的问题。

    说起来自己并非是什么有伟大志向的人,每天反反复复从事着相同的工作。其实工资已经攒了很多,却从来没有想过买什么房子,到现在依然住在狭小的学院员工宿舍里面,那是一房一厅的小小房子。

    到现在自己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呢?根本不知道。

    她想起自己同事的话,“齐柏林,你根本不稳重”。

    齐柏林想起自己最初遇见赤城的事情,最初遇见赤城,一番争吵然后约定演习,很多人说自己冲动了,既然是同事没有必要因为一点意见分歧就闹着要演习。毕竟就算演习不会让人受伤但是弄得灰头土脸也会丢了面子。

    到后来演习结束,赤城要远比自己强大,于是自己在对面面前摆着后辈的态度。那个时候也有人说,不过是一场演习失败,没有必要摆出那样的态度来。

    记得有一次深海舰娘袭击了一个船队,那个船队上面有自己看中的货物,本来船队来了就可以去买了,到后来也没有买成。于是自己主动请缨,把整整一片海域的敌人都消灭了干净。那片海域记得是归属哪个提督呢?叫什么名字现在不记得。反正那个时候自己带队去那个镇守府补给,似乎那一次吃穷了对方。

    她们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稳重的表现,但是自己似乎从来都不是稳重的人。都说纳尔逊脾气火爆雷厉风行,自己似乎也不怎么样。自己不是什么稳重的人,所以做出什么事情也不奇怪吧。

    原本拿过来的文件没有还回去,此时再把那一份文件拿出来,齐柏林把文件上属于苏顾的指导老师“林笛”这两个字划掉,随后握着钢笔在文件上面写上漂亮的花名,齐柏林。

    随后拢了拢自己像是海藻一般银色的及肩长发,她看着自己的名字,随后开始笑,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不过是只是见了几面的人,到现在居然变得患得患失。俾斯麦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随后她想了想又笑起来,哈哈,如果是俾斯麦似乎真的有一些了不起。俾斯麦,还不够人臭屁的啊?

    再想一想,督促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因为赤城的关系吧。

    说完着一些,齐柏林走到旁边办公室把文件递给小琴,随后她开始回到办公室喝茶。

    在做下了这样一件事情后,没有过去多少时间,一个人走过来叫她,说是学院长把她叫过去。

    齐柏林原本站在办公室里面拉开窗帘晒着太阳,听到声音,她想了片刻,随后走出办公室向更高一层走着。

    走出办公室迎面走过来纳尔逊,对方一边走一边和身边的人在说话,此时两人错身而过,齐柏林打了一声招呼。

    “纳尔逊,你好啊。”

    “嗯嗯,你好。”

    走了两步,纳尔逊反应过来,愣住了。齐柏林向自己打招呼?

    往常即便没有互相嘲讽,但是也多是互相看一眼冷漠走开。但是打招呼,这真是有些不对劲,活见鬼了吗?纳尔逊有些摸不着头脑。

    脑袋有些恍恍惚惚,纳尔逊走的时候差点撞到墙壁,她身边的人扶着她。

    “没什么,没什么。”纳尔逊这样解释着,然后回头看了眼齐柏林。

    此时齐柏林走上更高一层的走廊,两边种满了盆栽,那些盆栽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文竹、矮松、水仙、紫罗兰、韭莲、蝴蝶兰……有一盆是昙花是自己送过来。不久后,站在办公室门口,齐柏林整了整自己的形象,随后抬起手敲门,接着一番对话出现。

    “齐柏林,你以前在外面做佣兵,后来我把你招进来成为学院的教官……”

    “为什么想要做那样的事情,那个,叫做苏顾的吧,还不错,但是不适合你。还是说因为赤城的关系,赤城她怎么也这样了?”

    齐柏林说道:“只是做指导老师,你想到哪里去了……还有,学院长,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东西了,你不懂。”

    “我也还年轻,有什么不懂的,你说一下我就懂了。”

    “学院长,厌战号,你真的不年轻了……”即便是面对学院长,齐柏林的话也没有什么客气。

    作为学院长的厌战号戴上眼镜,抬起手,良久说道:“我才十七岁……好吧,你既然想要这样也没有办法,给我一秒钟的时间思考一下……”

    说了好半天齐柏林从学院长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表情冷漠,外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一些什么,只能够听到高跟鞋敲在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随后有人进到办公室里面,她看到学院长双手托着下巴。

    那个下午,阳光从窗户照进办公室里面,办公室里面只能听到大钟摆动的声音。

    “学院长,你和齐柏林说了一些什么?”

    “那个任性的家伙,就像是很多年前一样,和我那个时候遇见她的时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