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一次捞船(七)(4000字)
    “有些规矩,不能破坏。不管那些村民多么可怜,有多少村民向你恳求,你们也不能插手政事,不能去管恶霸地主和贪官污吏的事情。那些事情自然有别的人来管……”

    “为了完全把舰娘和政府分割开来,避免大家陷入政治的泥潭里面。以前的提督付出了很多也舍弃了很多。原本有些提督几乎做到军队高官的位置,只为了让后来的提督和舰娘有一份净土,毅然决然舍弃了自己的职位……”

    “每个人各司其职才能让社会运转下去,没有谁是完人,自以为了不起插手别的事情,只会让规矩被破坏。规矩是唯独不能被破坏的,提督不能插手政事,作为提督只应该管理和镇守一片海域这样的事情……”

    课堂上面齐柏林握着教鞭敲打在黑板上,她并非像是赤城那样单单教导航空母舰和轻母。齐柏林在教导舰娘之外也会教导提督,她以前在世界上面游荡过,擅长的不单单是战斗还有其它很多东西。

    “这一堂课说的是提督在世界和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不懂的地方可以翻阅教材的第十五章,那一章里面阐述了我今天讲的内容,当然还是不懂的话也可以来问我,只是如果问的问题太简单,我会打人的……”

    讲台上齐柏林在说着,讲台下也有人交头接耳。

    “齐柏林教官是瞎说的,她不会打人,当然你去纠缠赤城教官那她就会打你了,她们像是百合。我知道一些小道消息,其实是因为齐柏林教官被赤城教官在一场演习中征服了……”

    那个提督这样说着,噗——的一声,一枚粉笔砸在他的额头,随后周围人放声大笑。

    扔出一支粉笔准确命中敌人,齐柏林抱着自己的教材,随后说道:“那么下课……那个,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留下来打扫教室卫生,地板扫干净,黑板擦干净,窗户也要擦,我会来检查。”

    齐柏林的课程已经结束,这是今天最后一堂课。讲台下面苏顾一个人收拾着自己的教材,这次的课程只需要提督一个人来,所以约克城不在这边。不过他会在下课后去找约克城,然后大家一起回去。

    此时陆陆续续已经有人走出教室,苏顾把教材收起来准备离开,齐柏林突然叫住了他。

    “苏顾。”

    他此时正把钢笔别在教材上面,疑惑问道:“怎么呢?”

    “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一下。”

    “什么事情?”他立刻想到大概又是赤城的事情。

    “那个银灰色短发的人是俾斯麦吧,那天我和她说了一些话。”

    “嗯,我知道。”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他没有否认,毕竟认出俾斯麦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那一天齐柏林和俾斯麦说了话,到后来俾斯麦和自己说过了,虽然没有多说。

    齐柏林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额。算是以前认识的人。”

    虽然因为赤城的关系,自己在学院里面很多事情都得到了面前齐柏林教官的帮助。如果对方有什么请求,自己一定会全力帮助。但是有些事情,比如说关于自己和俾斯麦的关系,这些东西他还是不想说。

    “和赤城那样算认识的人吗?”

    “不是。”俾斯麦算是自己的婚舰,倒是赤城不是自己的婚舰,这关系还真是不一样。

    “嗯,那就这样吧……对了,有时间我安排你和给你镇守府改建的工程师聊一下想法,你不是说想要在年前进到镇守府。”

    “除夕前就可以了。”

    “那好。”

    随后齐柏林抱着教材离开,只剩下苏顾一个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齐柏林崇拜强者,那么现在看上俾斯麦了?搞不明白。

    ……

    不久后,在弓道部,齐柏林在那里找到赤城。此时弓道部里面已经没有人,赤城一个人坐在那里一遍遍擦拭着木弓。

    “苏顾和约克城没有过去看你?”

    “是啊,没有过来,让人伤心。”

    “纳尔逊前些天和人在操场上切磋然后惨败的事情你知道吗?”

    “嗯。”赤城这样应着,事实上前些天自己提督带着俾斯麦过来找自己的时候还把人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又找到了那么多人。俾斯麦和北宅,又多了两个婚舰,前途越发让人感到渺茫起来。加贺也一直没有寄贺卡或者信件过来,也让人没有办法。

    “纳尔逊的对手是俾斯麦。”

    “我知道。”

    “我和那个俾斯麦说了一会儿话。赤城前辈,关于学院里面那个俾斯麦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怎么回事?”正如齐柏林了解赤城一样,赤城其实也了解齐柏林。

    “你不要装蒜……”

    另一边赤城眨了眨眼睛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齐柏林败下阵来,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说道:“好好,中心街大圆盘,烤鸭店就烤鸭店,我请客。”

    赤城一本正经回答:“俾斯麦,很强。”

    “你怎么知道我想问这个问题?”

    赤城笑起来:“齐柏林是战斗狂嘛,和约克城有些像。”

    “应该是她像我吧。”齐柏林想起了约克城,那个姑娘也是最喜欢战斗,为了学习,教官教官,嘴巴喊得最是勤快了。

    “赤城前辈认识俾斯麦的吧。”

    “认识倒是认识,但是关系是不能和你说的,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俾斯麦,她可要比我厉害得多了。”

    “我和她说过一些事情,有些东西比较在意,她真的击沉过深海提尔比茨吗?”

    “是啊,不过她和你说了?”

    “俾斯麦没有说,陪着俾斯麦的欧根亲王说了。欧根亲王说那一次战斗有一个舰队出击,那里面的人每一个都很强。你们是朋友,赤城前辈也参加过那一次战斗吗?”

    “没有,陪着她一起击沉敌人的人里面没有我,我还不够资格,不够强大。深海提尔比茨的强大超过你的想象,俾斯麦很强,但是在深海提尔比茨面前依然不够格。”

    “我知道的,深海提尔比茨盘踞在大海的深处,现在是整个世界的大难题,能够在深海提尔比茨的手下活着已经是荣耀了。那么,那场战斗一共有哪些人呢?”

    “不能说。”

    “我发誓我绝对不说出去,不然永坠深海。”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你想听,说给你听也没有关系。但是,小齐柏林,现在我有些饿了。”

    “饿饿饿,你总是饿。还有不要叫我小齐柏林。”

    不久后,川秀繁华的街道边,作为在川秀颇为出名的烤鸭店里面。此时店员在饭桌上放下一盘盘菜,各种各样的菜式。随着最后把青菜和米饭端上去,饭桌边的两个人已经开动。作为店员的小姑娘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么多的菜,难道不是为十个人准备的,为什么你们现在就若无其事的开动了。

    饭桌边,作为店员的小姑娘的想法无人知道,齐柏林握着刀叉,在她的对面是眼睛发光的赤城。

    齐柏林说道:“那么你现在该说了吧。”

    两边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赤城咀嚼着没办法说出话来,于是只能点头。有着黑色如瀑般长发的美女为了吃不顾形象,让周围人大跌眼镜。

    花了好一会儿将嘴里面的食物咽下,又喝了大杯果汁,随后赤城招招手让店员再上一杯。

    赤城说道:“谁啊,比如说俾斯麦姐妹,比如说列克星敦姐妹,还要战神声望号,还有驱逐舰绫波号。”

    “绫波号?”一大堆强大的舰娘里面夹杂着一个驱逐舰,好奇怪。

    赤城点点头,说道:“绫波号,鬼神凌波,外号我们也叫她凌斩仙,其实也是一个可怜虫。”

    原本约定的戒指没了,那不就是可怜虫。

    “绫波号?不对吧,我并不是看不起驱逐舰,但是她们太脆弱了,想要成长起来很艰难。”

    赤城拿着一块胸脯肉,摊手,样子有些滑稽,和她的风格完全不搭:“如果你不信的话,那也没有办法,反正就是那样了。”

    这样说着赤城笑眯眯地吃着。

    “那你和苏顾到底是什么关系?俾斯麦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们关系挺好的,不过如果你不加入我们,我不会给你说的。”那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事情,自己就是自己提督苏顾的舰娘这件事情。一直以来不对外说,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以免过于麻烦的事情。

    齐柏林点点头:“这样啊……”

    不久后,和赤城告别,齐柏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随后有人走进来,齐柏林抬起头,那也是一个教官,本身是瑞凤号轻型航空母舰,来到学院的时间并不长,算是自己的晚辈,其实也受过自己很多帮助。只是总喜欢和别人说自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自己怎么可能有那种别扭性格,真是欠收拾的晚辈。

    瑞凤此时过来是为了一些工作方面的问题,随后交流的一番,准备离开。

    齐柏林突然问道:“你觉得像是我们这样的舰娘什么东西才是追求呢?”

    此时瑞凤有些惊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前辈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她支支吾吾了一下。

    “追求啊……力量或者是权位吧?”

    齐柏林说道:“我们没有提督,对镇守府不在意。还是说追求丈夫和孩子,不过那应该是人类才会追求的东西吧。力量和权位,力量的话其实我现在已经很难遇到对手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提高,所以我才来到这个学院,原本我应该作为流浪舰娘在世界各地做着佣兵。权位,以前也有调令想要我去舰娘总部工作,不过被我拒绝了,我对权位没有太大的兴趣……”

    听着自己的前辈的话,瑞凤也想着作为舰娘应该有一些什么追求?

    其实她也不是太清楚,反正一直以来都是得过且过,大家都说舰娘应该镇压深海舰娘,所以自己镇压深海舰娘。突然有人说大家都没有提督,大家就一起做佣兵吧,然后就做了佣兵。有一天有人邀请自己到学院成为教官,然后就过来成为教官了。

    瑞凤手指放在嘴唇边,想了老半天事情,到了最后她说道:“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追求的话,那应该是理想吧。”

    齐柏林抬着头看着天花板,说道:“理想吗?那什么才是理想呢?”

    瑞凤伸出手指敲了敲墙壁,说道:“理想就是奋不顾身的追求,不抛弃不放弃,向着目标冲刺,在成功之前总是会遇到艰难和荆棘,斩断这些困难,一往无前。唉……其实我是瞎说的,我不知道。”

    “这样啊。”齐柏林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清楚了,接着又随意问道:“说起来,学院有什么新人表现出色吗……”

    “我们这边没有,听说战列舰那边有一个……”

    “看样子,今年表现最出色的就是约克城了……”

    “说起约克城,百眼巨人老是叫约克城航母小姐,她自己是教官叫学生小姐,感觉怪怪的……”

    随意说了几句话,不久后抱着书的瑞凤说道:“我有点事情,先走了,等等就有我的课了。”

    “嗯嗯,你去吧。”

    随着自己的后辈瑞凤离开,齐柏林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面。

    赤城、提督、苏顾、俾斯麦、约克城、欧根亲王……反反复复念着这么几个词语。

    不久后,齐柏林从自己椅子上面坐起来走出办公室,走到另外一件办公室,敲了敲门,说道:“小琴,你去把这次下放提督的安排拿给我看一下。”

    小琴是一个普通人,毕竟维持这样的一个学院,不可能单单靠着舰娘就可以了的,一些简单的工作都聘请了普通人来完成。

    良久,叫做小琴的女孩把一沓资料抱到齐柏林的办公室。

    齐柏林问道:“一个叫做苏顾的学生,是安排谁作为他的指导老师?”

    就算是能够下放镇守府,但是一个新人提督不能不管不顾,一般来说会有靠得住的人来帮助新人一段时间。有的时候是安排附近镇守府的提督,有的时候是安排一些老师。

    小琴回答:“林笛老师。”

    “林笛?”

    “那个不是舰娘啦,是一个提督来的。说起来有些好笑,那个提督因为实在太非洲人所以放弃了成为提督,毕竟总是没有强大的舰娘的话,没有办法成为出色的提督。她老是那个样子,只有一些驱逐舰,而且有的时候建造舰娘还失败了。眼看着自己的同学都成为独当一面的提督,自己却一事无成,所以到最后干脆辞掉了提督的工作,到学院成为了一个老师,可惜即便是成为老师也老是非洲人。”

    小琴继续说道:“好运气脸白是欧洲人,稍次一些的就是亚洲人,最黑的就是非洲人,这些称呼挺有意思的。”

    齐柏林没有接话,此时她翻阅自己手中的资料,若有所思。海底熔岩说今天好有诚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