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次捞船(六)(4000字)
    大概是在那之后的十多天里面,齐柏林见到了好几次俾斯麦,那个击败了学院教官纳尔逊有着银灰色短发的俾斯麦。

    经过好几次的关注,齐柏林大概摸清楚了对方。

    俾斯麦总是坐在操场边的长椅上,若是以外人的角度来看,其实也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

    她总是戴着帽子,穿着黑色长衣,有时候也穿一件褐色的大风衣,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看起来像是有时候在学院放映的电影中黑社会里面的红花双棍。

    她的身边总跟着蓝发的少女,不过有时候还多了一个粉发的姑娘,粉发的姑娘看起来就懒懒散散,每一次都是只坐了一下就睡在长椅上面,那个时候俾斯麦会为对方盖上自己的大衣,似乎在严肃外也是一个贴心的人。

    她过来的时间没有什么规律,有时候工作日有时候周末,也没有刻意卡在哪个点过来。

    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当然也不是坏人在踩点,俾斯麦的行动看起来随心随意。

    不过此时刻意关注,倒是能够看得出一些端倪来。

    每一次叫做苏顾的新人提督在锻炼的时候,俾斯麦就在旁边,这从来没有意外。这样想一想,原本在看见俾斯麦和纳尔逊切磋的那一天,以为他们是朋友,现在看来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苏顾和赤城有些关系,她是清楚的,赤城为了对方一次次拜托自己,明明以前她从来不那样的。到现在要说苏顾和俾斯麦还有关系,一个新人提督哪里认识那么多强大舰娘?那就有些不对劲了。

    星期六的下午,大北风的天气,吹了一会儿风,随后太阳出来,这是冬日最好的天气。

    此时齐柏林就坐在学院大操场旁边的长凳上,那里有一颗高大的榕树,旁边有人练习口琴,如同噪音般的口琴,水平超烂。很想要让那个吹口琴的人离开,才站起来,然后她又一次看到了俾斯麦。

    银灰色短发的俾斯麦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长凳上面,戴着帽子戴着皮手套穿着大风衣倚靠在长凳的扶手上面,坐在对方旁边的是蓝发的少女。

    此时蓝发少女正在吃着什么东西,随后她们开始说话,不久后蓝发少女把自己手中的东西递到对方前面,似乎想要对方也尝一下。

    似乎是拒绝了,蓝发少女收回手自己一个人像是仓鼠一般啃着手中的食物。

    齐柏林坐在长椅上面观察着,心想,自己看起来像是什么痴汉。

    其实自己也弄不懂自己在想一些什么,没有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做计划,这样想着心中简单地做下了决定。

    她从长椅上面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将领带拉得符合礼仪。随后她伸出双手将银色的头发撩到耳后别着又拢了拢,摸了摸耳垂上的坠饰,将柳叶坠饰摘下来,以免让人看起来过于轻浮。心想,俾斯麦应该是一个保守的人。

    做了一番打扮,觉得自己患得患失,尽管脸上朴素了一些,但是衣服没办法换。此时她穿着带着荷叶边的白衬衣,外面套了一件小西服,包臀裙搭配黑色的连裤袜,到头来还是显得妖媚。

    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齐柏林踩着高跟鞋走上去。

    路上有认识的学生过来打招呼。

    “齐柏林教官好。”

    “你也好,不过不要在操场玩舰载机。”

    “齐柏林教官,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

    “下次说。”

    这样和路边认识的人随便应付了几句,齐柏林走到操场边的长凳旁。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蓝发少女此时吃完自己手中的东西,抬手擦掉嘴边的油渍,随后有些羞涩的笑了一下。

    蓝发少女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齐柏林看向身穿黑衣的银灰色短发的女性,说道:“你好,我是这个学院的教官,是齐柏林号,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

    “嗯,你好。请问你是俾斯麦吗?”

    “为什么说我是俾斯麦?”

    “觉得有些像是就过来问一下,如果不是那就算了。”

    另一边俾斯麦看着走过来搭话,银色及肩长发的齐柏林,她想起苏顾说过,一直以来学院里面的教官齐柏林对自己的帮助很大,所以此时她说道:“是啊,我是俾斯麦。那么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什么事情,我原来看见你和纳尔逊切磋,她很快在你的攻击下面失败了。”

    “没有的事情,其实她也很强。”

    “不要谦虚了,你是德意志的骄傲。”

    “哈?”

    “我听她们说你是黑色幽灵,一直从事着佣兵的工作,不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可以击溃。其实在成为这个学院的教官之前我也做过佣兵,我是在西边做佣兵。不过我的名气没有你那么大,估计现在都没有再记得我了。”

    “黑色幽灵,我为什么都没听说。”其实也是听说了,从苏顾的口中听说的,但是在自己作为佣兵的时候还真没有听说过谁对自己提起过。作为当事人自己本人都不清楚,那些传言很少传到她的耳中,她也不是喜欢八卦的女性。

    “不管好与坏,鬣狗哪里敢在狮子面前谈论狮子……”齐柏林眼见对方防备的神色,微笑一下说起自己以前的事情。

    “我以前也做过佣兵……”

    “那个时候做佣兵最喜欢和人交朋友……”

    “我想起以前还是新人的时候,通过帮人家做事后来领取佣金。我那个时候又不懂,那个提督说,镇守府暂时没有那么多钱,所以佣金要分好几次发。于是每隔第一段时间我就要去她的镇守府,然后她带我到处旅游好吃好喝再给我一部分佣金。好几次都是那样,不过看起来根本不想没有钱的样子。到了好久好久以后我才发现,她哪里是没有钱,根本就是想要捞我。那个时候才知道,真是好狡猾的人类,虽然是这样,不过我们还是好朋友……”

    “想起还是新人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怎么用舰载机抢夺制空呀,怎么让舰载机爬升高度再俯冲。新人的时候懵懵懂懂,和一些人一起出击,她们是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到后来才知道,她们不过是重巡洋舰,哪里懂什么航空母舰的事情,后来两下子被我超越了,她们也不过如此。”

    “经历过很多战斗,其实我也有一个外号……”

    ……

    一点点说着自己的故事,齐柏林向着俾斯麦问道:“我反正就是这样了……我听说你以前很多次都一炮击沉了敌人,所以很多人都说你是旗舰杀手。旗舰杀手啊,只要作为旗舰的时候每每能够在一次炮击下面击沉对方,也因为这样也有人说你是永远的旗舰。”

    “并没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事情,主要是敌人挺弱的。”俾斯麦不会谦虚,很多事情平直的诉说出来才越发让人感到可怕。

    “深海战列舰,应该算是很强的敌人吧,不然谁才应该说是强大呢?”

    欧根亲王在旁边疑惑问道:“这些一般的深海战列舰就应该说是强吗?那深海提尔比茨应该说什么?”

    齐柏林有些惊讶,深海提尔比茨那可是盘踞在大海深处的敌人,她问道:“你以前遇见过她吗?”能够从深海提尔比茨手下活着回来那就是值得称赞的战绩了。

    “没有什么,姐姐击沉过她。”

    “额,但是……”齐柏林想说从来都没有听说深海提尔比茨被击沉的消息。

    欧根亲王说道:“就像是你不止一个,我也不止一个,深海提尔比茨也不止一个。”

    迟疑了一下,齐柏林说道:“击沉深海提尔比茨,那,那作为佣兵一定能够成长很多吧。”

    “为什么还要继续强大下去,我觉得已经够强了。”

    听到这里,齐柏林的声音突然卡壳。原本以为这个俾斯麦足以称得上是德意志的旗舰是德意志的骄傲,因为这样甚至很多天里面感觉自己都被困扰着。

    原本抱着好奇和友爱的态度过来搭话,以为会有很愉快的对方。

    然而到现闻名不如见面,看来传言是也名不符实了。尽管击败了纳尔逊,有着传言中传奇佣兵这样的光环,但是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觉得真是有些不知道害臊,深海提尔比茨那不是一个人能够击溃的,看来这一个俾斯麦也不过如此。

    她突然为自己几天前的想法感到羞耻。

    突然没了兴趣,不过终究不可能撇撇嘴就离开,踟蹰了一下齐柏林说道:“可以问一下,你和苏顾的关系吗?”

    下一秒,俾斯麦看过来,冰冷而严肃的眼神让人感到背脊发凉,此时齐柏林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毒蛇盯住的小兽一般。

    以往对于除开航空母舰的战舰其实她都是不屑,毕竟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在看不到自己的时候就会被自己的舰载机击沉。

    以往和纳尔逊争吵,争吵着要动手,其实大家都能够好好的把握着自己的身份。但是真要演习的话,她也不怕。

    此时骤然迎来的杀气,如若是普通人面对狰狞的野兽,上一次感受到绝望的时候去在和赤城演习,在第一轮战斗中自己就被对方击毁了几乎所有的战斗机,败局在一开始就确定了。

    到后来和赤城交流,感受到对方的温和,到现在其实已经差不多忘记那一次演习。

    恐怖像是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灌过来、杀像是冰冷的手臂抓住脚踝,走不动,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她的声音有一些结巴。

    对方说自己击败了深海提尔比茨,到现在她突然开始相信对方话中的正确性,若非如此有谁能够释放出如若实质一般的恐怖杀气。仅仅是感受到就能够让身经百战的自己感到害怕,就像是恐怖的敌人,即便是在心中不断和自己说不要害怕,但是害怕就是害怕,颤抖的身体没办法欺骗自己。

    齐柏林迟疑了一下,如果让人看到很难想象一向来雷厉风行的齐柏林教官会表现如此的模样,犹豫和踟蹰对于齐柏林来说都应该是不会出现在字典中的字词。

    然而就是如此,齐柏林如此害怕自己的表现会激怒对方。

    齐柏林说道:“我没有恶意的,因为我是苏顾,是他的教官,所以想要问一下。”

    “有恶意的话,你现在应该死了,变成残骸。记住了,有些东西不要碰,有些东西不要问。”

    冰冷冷的声音,声音中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在里面,在一点她还是听得出来的

    即便是在学院,理所应当该是自己的地盘,就身份来说自己作为学院教官的身份比起对方来要厉害得多,然而对方没有任何顾忌,就这样威胁着。

    “我,我知道。”

    “那你知道就好,对不起,我要先走了。”

    齐柏林坐在长椅上,俾斯麦已经披着自己的风衣已经走了。

    倒是蓝发的少女欧根亲王走在后面,她吐了吐舌尖,说道:“姐姐就是这个样子的,不要见怪,有些东西是忌讳来的,我们也没有恶意的,我们和你认识的赤城号是好朋友。你可能有一些怀疑,什么深海提尔比茨,的确就是哦。我们击败了深海提尔比茨,当然不是一个人,是一个舰队,有很多人,大家都很厉害的,不然怎么可能。”

    齐柏林摆摆手,良久说道“没关系。”

    俾斯麦已经走了好远,齐柏林一个人坐在长椅上面好久。要说生气,其实她没有生气,不如说是有些兴奋。随后她从长椅上站起来准备回去,走着,吹着口哨。虽然今天稍微被冷漠甚至威胁对待了,但是作为俾斯麦,魅力正该是如此。

    俾斯麦应该是严肃威严而强大的战列舰,不应该是那些对着自己叫教官的俾斯麦。

    作为俾斯麦,正应该如此,她又这样自言自语着。

    只是走了两步,她停下来,表情变得稳重起来,像是一个小姑娘,她这样评价着自己。感到战栗,感到兴奋,那是如此强大的俾斯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