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次捞船(五)
    星期天的下午,大北风大晴天,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天气了。宿舍楼已经有人晒起被子,毕竟这样的天气若是错过就很难遇见了。此时在宿舍楼正对面的教学楼里,齐柏林转着手中的钢笔,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处理着文件。

    文件有很多,不是一个下午可以处理得完的,文件要得也不急,所以她能够一边处理着文件一边分心。

    下午的时候看到一直和自己不对付的纳尔逊和人打架切磋,纳尔逊对手的是一个银灰色短发的女性。

    那一场格斗切磋的头头尾尾都看完了,银灰色短发的女性在一开始几乎就在各个方面都压制着纳尔逊。

    果不其然,到最后也是纳尔逊输了。于是抱着有趣的心情走上去撩拨了一下,随意说了几句话,看着纳尔逊气恼的表情,觉得自己大概一整天都会很高兴。

    打败纳尔逊的人是谁?后来追上自己的两个学生,她们说起黑色幽灵的传言,虽然没有明明确确去询问过,但是一些事情依靠情报就可以推测出来,那银灰色短发的女性就是俾斯麦。

    若说是俾斯麦,以前并非没有见过俾斯麦,但是当那个继承了俾斯麦战舰之魂的少女朝着自己低头,叫着自己教官的时候,对于俾斯麦这个名字突然失去了兴趣。

    姑且不管那个俾斯麦未来的前途有多少不可限量,但是自己是教官,那就一辈子就教官。纵然作为新人舰娘的俾斯麦会进步,但是自己也会进步。

    俾斯麦其实不足为奇吧,只有强大的俾斯麦才让人在意。

    这样想着,不久后她把一份文件看完,随后轻声总结着文件的内容。

    “希望给一份正式的邀请函,邀请一个舰娘佣兵成为学院的教官,那是加利福尼亚号战列舰……”

    舰娘总部的教官,大多是由流浪舰娘和一些镇守府的舰娘担任,没有办法公开竞选,毕竟舰娘那么少。学院长是一个拉人狂魔,几乎被她遇见就会被拉拢。加利福尼亚号原本就已经说好,此时就要再发一份代表学院的邀请函。

    佣兵佣兵,轻声总结这文件里面的内容,齐柏林想到了那个银灰色短发的俾斯麦,她也是佣兵。

    原本听到自己的学生说起什么黑色幽灵的传言,她以前并非没有听说过这个传言。那个时候只是才听了开头就轻蔑一笑不置可否。毕竟那些的传言过于可笑了一些,在整个世界游荡的俾斯麦,遇见她然后雇佣她,就像是许愿一样,她可以帮你击溃任何敌人。

    永远的旗舰和永远的旗舰杀手?

    最初听到传言的时候认为不过是普通人的以讹传讹,传得玄乎。毕竟自己在成为这个学院的教官之前也是在世界到处流浪过的佣兵,各种各样的敌人并非没有见过,那些深海战列舰在航空战就被自己击沉也不在少数,所以有一些事情她还是清楚的。

    就算是厉害哪里有那么夸张。

    一边想着,一份份的文件整理下来,不久后齐柏林看着新的一份资料,随后眉头蹙起来。

    “希望能够再安排新人提督到镇守府……”

    齐柏林想到了文件中的那个城市,这一段时间已经有过很多份申请,此时她自言自语:“你那一个个小小的屁大城市总共才多少人口,已经有了三个镇守府了还不满意。损失损失,天天走私违禁品,还想要拉拢我的学生,要不是碍于舰娘总部的规定,一个镇守府都不建在你那里。这种申请,什么重要航线,呵。”

    齐柏林一个章敲在文件上面,轻笑一声将文件飞出去。

    不过做完这份文件,齐柏林又想到了航线。

    她想起自己以前也为了航线的安全穿行在枪林弹雨之中,活到现在并非是靠着运气就可以了的,到后来成为学院的教官,其实她也很强。

    因为很强,能够让她尊敬的人没有几个,甚至这个学院的学院长都不行,能够折服她的也就是赤城了。不过赤城性格温和,不喜欢和人斗嘴,也不喜欢动手,永远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一副端庄仕女的模样,也就只有在吃的时候表现得有些。

    一路来值得尊敬的人没有几个,能够称得上对手的倒是有一些。比如说学院里面各个分院的教官,只是这些教官或许在战斗经验上面称得上旗鼓相当,但是想一想舰装的参数,驱逐舰、轻巡洋舰和重巡洋舰首先就可以排除了,她们是护卫舰,就连主力舰都算不上。和她们比较,那是欺负人。

    能够称得上对手的,战列舰的教官纳尔逊无疑称得上一个。对方在历史上面就是作为big7的存在,即便是成为舰娘,除开航速方面鲜有弱点。

    银灰色短发的俾斯麦,在格斗方面轻而易举将纳尔逊击败。虽然在炮击方面还不清楚。但是从那些传言上来判断,听说那个俾斯麦的舰装装备着华丽的mk6还有91式穿甲弹。

    虽然她是航空母舰,但是对于各种舰装的武器却是相当清楚,若是真如传言一般,那些装备全部都是数一数二的强大,那么拥有这样装备的俾斯麦会是花架子吗?应该不是吧。不过这种舰装装备,有些夸张,姑且把传言打一个折扣,估计那个俾斯麦的舰装应该也不会太差。

    那么说到炮击,传言中被人叫做黑色幽灵的俾斯麦总是能够一炮击沉敌人旗舰,最擅长的攻击是二连发的炮击,那样的炮击听说几乎是必中的……

    一边想着一边继续看文件,文件看到一半,齐柏林把文件放下来。

    “又要拨款?以为是企业号了不起吗?”

    企业号,旧世界历史上面战功卓越的战舰,到现在很多人对企业号也抱有好感。

    想到旧世界的历史,若论历史上面的意义,俾斯麦是德意志的旗舰,一炮击沉胡德号,几乎是辉煌的战舰。

    虽然舰娘不至于拘泥于过去旧世界的历史,但是因为是从记忆中诞生的原因,原本的那些记忆对俾斯麦推崇备至,那么从记忆中诞生的舰娘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银灰色短发的俾斯麦,严肃而强大,传奇的舰娘佣兵,德意志的骄傲。

    她本身是崇拜强者的人,此时想到这些陷入沉默之中。

    不久后,感到心绪不安,她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水,她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面,黑色长腿交叠在一起搭在高高的办公桌上面。

    她轻轻地折着自己的教鞭,思路发散开来。

    微风吹拂着办公室窗帘,蓝色的帘子在摆动,风越来越大,帘子鼓起来。此时齐柏林一拳打在鼓起来如同是巨人般的窗帘上,心想,自己以往不是这样的。

    俾斯麦就俾斯麦,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强大就强大,随便怎么样都好,自己又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