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次捞船(三)
    坐在草地旁边,一对被人摔得七荤八素的难兄难弟并排坐着。此时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摘掉草根,苏顾有些惋惜地看了看因为切磋而撕裂的衣服。

    程梓指着草地中间正在和纳尔逊对峙的俾斯麦说道:“有人似乎在为你出头。”

    程梓没有办法看出苏顾和俾斯麦的关系,在他的眼中大概就是俾斯麦上去和纳尔逊说了几句话,随后似乎有些不对付的样子就要大打出手,而苏顾全程坐在地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嗯嗯,是啊。”

    他不会轻易地把大家的关系暴露出来,因为那容易引起麻烦。

    当初为了让牧诚不把自己和弗莱彻等人的关系说出去还付出了好多代价,比如说请好几顿饭。当然机智的他请大家去的是自助餐,至于老板苦着脸的表情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倒不担心俾斯麦,作为自己满级的战舰,总不至于在这样的地方翻船。俾斯麦的要求也没有阻止,毕竟只是切磋又不是真正的战斗,不管是俾斯麦和纳尔逊应该都是知道分寸的人。

    此时程梓坐在地上用肩膀撞了撞苏顾的肩膀,说道:“很逊啊,被人一下就撂倒了。”

    “你有什么好意思说我逊,再逊都没有你逊啊,一个被我三招就干掉的人也好意思说我逊。”

    “我是让着你。”

    “切——”

    另一边,草地中心的切磋已经开始。

    首先出拳的是纳尔逊,随后俾斯麦反手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两人的身影陡然交错,俾斯麦想要将纳尔逊摔过身,然而纳尔逊也不弱,她立刻抱着俾斯麦,原本应该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在一开始就被止住。

    苏顾和程梓是离得比较近的人,此时看得清清楚楚——

    出拳、格挡、反手还击、鞭腿、凌厉的气势……

    拳拳到肉,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两人此时都是沉默着,只有进攻和闪避。

    程梓说道:“那个人居然能够和纳尔逊教官打成那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样子你似乎看过很多纳尔逊教官的战斗。”

    “因为我的舰娘是战列舰,我跟着一起去上过课,比斗切磋看过很多次。”

    “主要是纳尔逊教官火爆脾气。”

    “哈,又开始了。”

    视野里的两个人显然都很强,看了几分种,战斗很快开始又很快结束,俾斯麦和纳尔逊对视着喘着气,蓄势待发。

    随后程梓从草地上面站起来,说道:“看起来一下子没有办法结束的样子,那个人也超帅气啊,不知道是什么舰娘,我叫我的舰娘来看看,开开眼界。”

    “去吧。”

    苏顾这样说着,一个声音在他的旁边响起来:“提督。”

    声音的主人是欧根亲王,她等到苏顾身边的人走开了,才是走过来。

    欧根亲王背着手说道:“她们居然就这个样子打了起来。”

    “我的格斗技巧都是俾斯麦教的,但是那个纳尔逊觉得教得不对,俾斯麦听见了就反驳,然后就是这样了,你也听到了的,教育方针不同……”

    “被人教育了一顿,你不生气?”

    “哪有那么容易生气。”

    “不过俾斯麦姐姐生气了。”

    “不至于吧。”

    欧根亲王也坐在地面和苏顾并排着,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唇边,说道:“不对吧,应该是这样。提督只有我才能教训,别人都不能教训。”

    苏顾看了欧根亲王一眼,对方总是表现得像是俾斯麦的秘书和保姆,此时没有想到居然会调侃起俾斯麦来。

    欧根亲王看着苏顾看向自己的奇怪眼神,说道:“你以前总是说俾斯麦姐姐是女汉子女汉子,她就开始注意自己的动作了。现在俾斯麦姐姐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虽然她都不说,但是我知道。不过你被欺负的话不行,就算被说是女汉子就女汉子。”

    “不算是欺负吧……说起来,你觉得谁会赢呢?”

    “比格斗的话俾斯麦姐姐绝对不会输的。”欧根亲王骄傲说着,表情真是自信满满。

    “你们战斗的时候是不是这样?”苏顾没有见过几次舰娘之间的战斗。

    “主要还是炮击吧,欺负驱逐舰的时候才会近战的。”

    “你也很能打吗?”

    “我啊,不行。不过我会保护大家。”这样说着,欧根亲王的表情有些呆,能够保护别人能够被需要她就觉得快乐,此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

    两人说着话,另一边俾斯麦和纳尔逊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

    俾斯麦和纳尔逊都不是弱者,若是单论舰装的力量的话,装备了金色大炮mk6的俾斯麦肯定会更强一些。但是去掉舰装的力量,大家都以普通人的身份比拼格斗的能力,纳尔逊根本不弱。

    纳尔逊作为学院的教官,虽然已经很长的时间都没有上过战场,但是为了不让那些从战场下来又进学院进行深度培训的舰娘笑话,她也是好好锻炼过的。

    此时格斗的程度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一些下作的招数都没用,也没有打脸这样的招式。

    不过就算是这样,一番格斗下来,看得人心血沸腾。

    只是苏顾对两个人的战斗没有办法做出好的评价,弱者点评强者只会贻笑大方。

    草地中间不知道是第几个回合了,不过到这时候突然很快就结束了。

    踢腿、擒拿手,只见俾斯麦一只手抓住纳尔逊的手臂一个过肩摔将对方摔在地上。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俾斯麦以纳尔逊当初对苏顾的动作结束了战斗。

    随后纳尔逊爬起来似乎还想要动手,俾斯麦说了几句话,离得远听不清。然后两人握了一下手,纳尔逊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大概是认输的样子。

    另一边两个女性站在远处,她们都是从才战场下来的舰娘,此时跟着自己的提督来到学院,估计这一次又要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培训。

    这次战斗看了一半,对战的两个人之中一个是她们的纳尔逊教官,另外一个人却根本不认识。她们也是经历过战斗的,此时对面两人的实力都分得清楚,至少打自己这样的人轻而易举。

    她们此时作为看客,很多事情评价起来姑且不说好坏,听起来还是头头有道的样子。

    “虽然看不到舰装,那个人估计也很厉害。一般格斗厉害的,炮击都不弱。”

    “哈,哪有这种说法?”

    “见一叶而知秋,窥一斑而知全豹。”

    “语文学得不错。”

    “不过纳尔逊教官开始做得不对,都没用出四两拨千斤来。”

    “夸你一下,还嘚瑟了。”

    “呵呵,不过纳尔逊教官既然被人压制了,大概要发好多天的脾气。”

    “不知道另外一个人是谁?”

    “不认识。不过,猫耳?俾斯麦吗?这么多年来又出现了一个俾斯麦吗?但是她是银灰色的短发,又不像。一般来说俾斯麦不会想要染发,虽然每个俾斯麦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却都是军人性格。”

    “你说起这个,我想起一个传言,叫做黑色幽灵的传奇佣兵俾斯麦,但是对方为什么要来这里?”

    她们说着话,此时周围聚集着人,学生、员工、老师、教官。

    草地的中间俾斯麦和纳尔逊分开,有另外一个视线看过去。事情的头尾她都看了清楚,此时她看见俾斯麦眼睛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