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次捞船(二)
    纳尔逊目视着对方,苏顾,以自己的角度来看不过是一个小家伙,但是他和学院里面强大的赤城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

    关于前面一点,以外人的角度来看很难看出什么端倪,但是当初面试的时候,自己就在旁边。然后自己看见了以往温柔从来不会和任何男性有过多交流的赤城向着对方提出了羞耻的问题,那并非是戏弄,因为自己看得清楚,赤城对于那些东西的确很想听。

    到后来短短的时间内,对方就被齐柏林提名下放出去实习,虽然有约克城作为初始舰也是挺不错的航空母舰,但是恐怕不止这样。

    齐柏林,自己虽然和对方不对付,但还是对于对方的能力和人品还是很认可的。自己原本不同意,齐柏林甚至和自己大吵了一次。虽然最后勉强答应了,那个时候突然想着调出对方的资料,后来也确实那么做了。

    苏顾,过往的事迹完全查不到,档案上的资料一片空白,某种程度上面来看,像是赤城一般,完全没有过去。

    档案上找不到有意思的事情,从别的角度来看。比如说从学习来看,的确是很有能力的学生。本来也是,能够通过笔试和面试就代表着有能力。

    性格方面从来不会顶撞教官,也不喜欢和同学发生冲突,不是说容易被欺负,而是说和同学交流中一旦出现分歧总是习惯性结束话题。

    若是说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些聪明,性格方面普通的人,作为提督的话,也就是不好不差。

    想到这里,随后她摇了摇头,不管对方如何,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今天突然发现对方居然练过几招,突然想要切磋一下。

    ……

    “不要害羞,不要把我当做教官,那么这样,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面。哈——”

    随着苏顾把手放在纳尔逊的肩膀上面,纳尔逊一只手抓住苏顾的手臂,转身用肩膀顶在苏顾的腋下,随后向另一边摔去。

    嘶——

    随后苏顾就和程梓一般躺在地上,动作很快,区区几招,纳尔逊完全没有留情。

    “说了,不要那么害羞,动手啦,就像是你开始的那个样子。”

    “一直都用全力了,你还骗我把手放到肩膀上面,被坑了。”

    “那我攻击了……”这样说着,苏顾象征性的一击鞭腿甩出去,这一招与其说是和俾斯麦学的,其实不如说是和约克城学的。

    另一边纳尔逊低头蹲下身,伸腿一扫,苏顾就摔到地面。

    纳尔逊有些泄气:“用力啊。”

    苏顾好脾气,爬起来,单手朝着纳尔逊挥去,开始用心起来。

    右勾拳,格挡。

    又一击直拳,被闪开。

    泰拳里面的膝撞,因为没有揽住对方的脖子以免闪避,被纳尔逊一手拍在膝盖上面然后整个人后退闪开。

    再踢,再挡。

    大概是在几个回合后,一直在防御的纳尔逊终于出招了。

    随后短短时间被纳尔逊锁喉,纳尔逊的格斗技巧终究比苏顾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其实原本就是在放水。

    “我用点力,你的头就要被拧下来。”这样说了一句,纳尔逊把苏顾松开,“你就会这些?”

    “还会一些,不过用出来影响不好。”

    “用吧。”

    “那教官注意了——”

    草地上面,两个人在切磋,不过大多时候纳尔逊在闪避,这不是因为纳尔逊被压制,纯粹是因为她抱着好玩的态度来对待这场战斗。

    另一边,草地外一个人跑过。

    “姐姐,在看什么呢?”一头蓝发的少女是欧根亲王,蓝色的头发其实在学院里面并不特殊,她拿着水有些殷勤地跑过来。

    此时站在旁边的是戴着帽子的俾斯麦,她那一头银灰色的短发和那猫耳般翘起的头发还是很容易引起周围的人注意。若是有心人发现是俾斯麦,即便是在学院这个地方都容易引起轰动的效果。

    “你看,提督正在和那个舰娘切磋。”

    “红色头发,应该是纳尔逊了。”纳尔逊,在这所学院担任了好多年的教官,即便是俾斯麦和欧根亲王这种不关注学院的人都知道对方。相比于赤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纳尔逊在外面要有名气得多。

    欧根亲王又说道:“看起来提督挺难赢的。”

    “是肯定要输,虽然比不上我们镇守府的纳尔逊,但是那个纳尔逊也不是弱者。”

    “是吗?不过肯定比不上姐姐的。”口中叫着姐姐,而不是向往常一样叫做俾斯麦姐姐,因为人多眼杂有些事情要稍微注意一下。

    但是也因为这样亲昵的叫法,让人欧根亲王稍微有些心醉,虽然还是比不上北宅,总是一个字“姐”来叫俾斯麦更显得亲昵。

    欧根亲王喝水有些憧憬地看着俾斯麦的背影,自己的俾斯麦姐姐当然是最强,虽然当初在镇守府里面战绩最好的是声望号,但是俾斯麦姐姐却是当之无愧的旗舰杀手。

    “提督能够撑下来几招呢?”

    “不知道,希望尽可能多吧。”

    “我会保护大家的。”欧根亲王这样说着,她是保护欲过于强烈的姑娘。

    “不要说话,注意看。“

    俾斯麦其实早就已经过来,对自己的提督和人对练其实也感兴趣。只是接下来的场面让人感到难办。

    撂倒。

    轻而易举的撂倒。

    不过因为地面是草地,就算被人摔下来,其实也不会轻易受伤。

    只是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性打成这样,场面过于难看了。

    ……

    另一边苏顾就这样被纳尔逊击倒好几次之后,他终于不干了,单方面的被人虐待一点获胜反杀的可能性都没有,此时他索性坐在地上无论如何也不起来,他可没有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死脑筋。

    俾斯麦走上去,想要叫自己的提督离开,只是就这样走上去,听到纳尔逊的话。

    “也不知道谁教你的招数,动作过于凶狠,处处是杀招。学杀招,你的身体素质要跟上去,比如说力量和速度。而且作为提督,你时刻想着杀人,可不好。”

    纳尔逊教训着,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过来。

    “不杀人就会被人杀了,面对敌人依然留手才是错的。”

    随着声音传来,纳尔逊看到了走上来的俾斯麦。

    纳尔逊看着对方,似乎天生不对付,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对齐柏林的感觉,她说道:“不对吗?”

    “我觉得不对吧。”

    “不然,大家一起切磋切磋。”

    俾斯麦摘下帽子露出一头银灰色短发,随后把帽子递给欧根亲王拿着。

    学院靠近海边,此时海风将俾斯麦的短发吹起,刘海一点点摆动。

    黑色长靴踩在地面的草皮,她一边走一边说:“可以啊,大家切磋一下。”

    自己的提督好脾气即便被说一下也不会生气,但是她就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