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难办
    花洒的热水落下来,银灰色的短发被淋湿,手指插进发丝中,随后用洗发水搓洗。

    水珠顺着脸颊滑落,俾斯麦用手揉了揉脸,随后想起开始和自己提督说的话。原本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到此时才感到难堪。居然会说出“喵”这样的词语,真是有一些不适应,还真变成了小宅口中的喵姐姐了。

    手掌沿着修长的颈脖滑下去,因为是舰娘的关系,即便总是在外面经历风吹雨打暴晒,皮肤依然光滑如玉,纤细的手指也没有一点老茧。

    此时手指在皮肤上面滑动,热水的蒸汽冒起来,胸口随着呼吸起伏,手指在颈脖、锁骨滑动最后落在胸前。

    不管以任何人、任何角度来看,她的身材算得上是颀长而窈窕,不管怎样都是富有魅力的女性。然而大部分人在利落的军装、冷漠的脸以及富有压迫力的气势下面忘却了她作为女性的一面。

    五指做碗状扣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放在小腹,一点点摸索着,有些不安地想着自己似乎隐隐约约有了八块腹肌,以女性的角度来说这未必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上一次认认真真的洗澡已经是好多天前了,带着欧根亲王一路穿过小半个世界,事实上身上的衣服早就很脏了。自己并非是什么大小姐,真正的胡德大小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女汉子才是自己的称呼,但是有些在意。

    花洒的水哗哗——落下,浴室里面的俾斯麦想着这样那样的问题,随后在盒子里面摸索着香皂拿起来。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洗过一次澡呢?精神有些恍惚,香皂从手中滑落下去。

    她刚想要弯腰去捡,想了想,随后曲腿蹲下去,随后香皂被拿起来在身上擦了一下。就这样,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真是变得很奇怪。

    俾斯麦在浴室里面待了好长的时间,等到把自己上下清理一遍,用毛巾擦干头发和全身,随后看向放着换洗衣服的篮子。

    篮子里面的衣服是欧根亲王为自己准备的,自己妹妹是个拖油瓶,一直以来能够依靠的只有欧根亲王。

    不久后,从浴室里走出来,俾斯麦难得站在镜子面前打量着自己。

    军装换掉,这是在家里面所以不需要原本那一身方便战斗的利落军装。此时俾斯麦穿着一件高领毛衣,脚上的黑色军靴也换成毛拖鞋。原本干净利落的军人气质变得柔和起来,变成眼神稍微锐利的普通居家女性。

    随后她站在镜子前面又不安地摆动了一下,扯了扯衣服的领口,有些不适。毕竟原本不想穿这样的衣服,但是欧根亲王反反复复说着原本的那一身衣服显得太过于正经,又不是战斗或者工作时间,一身军装只会给人压力。所以没有办法,她用手指挑起凌乱的短发,心想,只能这样。

    接着她拿着梳子梳理了一下短发,只是即便是才从浴室出来,就连头发上面的水渍还没有干,猫耳般的头发就已经翘起了。

    以前提督总是说拉菲是自己和纳尔逊的孩子,因为拉菲也有类似的没有办法打理服帖的头发。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想来能够得到提督的调侃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至少说明对方就在自己的身边。

    随后将自己打理好,站在镜子面前,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心中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想了,俾斯麦,你已经变得很奇怪了。

    ……

    另一边,已经吃过晚饭,大家随意坐着。

    晚饭是欧根亲王准备的,到最后收拾的人也是她。坐在另一侧,此时苏顾看着那个收拾着桌面蓝色的少女,围着围裙一脸傻笑的欧根亲王像是小保姆一般。

    对方原本在游戏中就是作为五星级狗粮存在,也就是游戏设定稀有度很高,但是很常见的舰娘。不过因为改造后的技能可以保护两侧的同伴,所以在重巡洋舰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只是他入坑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欧根亲王最强大的欧根欧邪教的时代,所以他是昆西昆党。

    此时苏顾喝着水,小宅趴在他的腿上无聊晃着手,欧根亲王则收拾着桌子。

    至于北宅此时正一副侥幸的模样,那张作为珍宝而存在的照片已经被自己的姐姐收缴了。但是姐姐一直都没有骂人打人,所以让人感到侥幸又不安。

    “提督,那张照片怎么办?”

    “提督,姐姐和你说了什么事情?”到现在北宅表现依然良好,没有时不时就开始犯困的表现,大概主要的原因是才犯错,所以表现稍微收敛一下。

    “没有说什么事情。”

    “说嘛,说嘛,你们说了什么?求求你告诉我。”

    “唉,真没有说什么。”

    俾斯麦去浴室洗澡去了,所以莱比锡放得开,她在旁边笑着说道:“北宅,就算是说了什么提督也不会告诉你。”

    “真的?”

    苏顾点头:“真的。”

    “不要嘛。”北宅侧着头看向苏顾,声音濡濡软软。

    俾斯麦的表现自己当然不能说,自己又不是作死党,苏顾转移话题,说道:“其实我很奇怪,你原来不是在我旁边,后来一转身就看不到你了。”

    北宅一脸得意说道:“我逃走了,谁也没有发现。”

    莱比锡捂脸,小宅在苏顾的腿上转过身来,说道:“谁说没有发现的,你像是毛毛虫一样逃走了,喵姐姐早就看到你了。”

    北宅听到小宅的话,在生态链上她是小宅的天敌,她伸手想要伸进小宅的衣服里面,不过被小宅踢了一下。

    收回手,吹了一口气,北宅说道:“真的被姐姐看见了吗?”

    “是啊,你肯定被俾斯麦看见了,看见你逃走的样子。你现在死定了。”莱比锡这样说着,除了小宅,北宅任何人都可以欺负一下,所以友谊就是从欺负的时候开始。

    莱比锡又说道:“你大概要被俾斯麦吊起来打。”

    随意说了一些话,欧根亲王已经把桌椅收拾干净,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问道:“提督,你是和俾斯麦还有北宅睡在一起?还是让我和莱比锡挤一下,你一个人睡我的房间?”

    “不知道。不过如果回去的话,现在大概还能赶上最后一班电车。”

    俾斯麦这边让人感到羞愧不好意思就这样走掉了,但是对方没有让自己留下来,就呆着这里好不好?有时候想一下,自己矫情得要命。而另外列克星敦那一边也要有一个交代,所以此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提督晚上要回去吗?”

    “不太清楚。”

    苏顾还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此时一个声音传过来。

    “你要回哪里去?”俾斯麦穿着高领紧身毛衣站在卫生间到客厅的门口,此时毛衣将她身材的线条勾勒出来,凹凸有致。

    随后她继续说道:“回列克星敦那里吗?”

    苏顾想了想,也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只是解释道:“因为早上出门的时候都没有和她说过,她大概以为我会回去。”一些东西早就和俾斯麦说过了,关于自己的经历。

    “你是列克星敦的东西吗?”

    苏顾说道:“肯定不是啊。”

    “那她是你的老妈吗?”

    “也不是。”

    “那为什么你要征求她的同意才能做决定。”

    当然是因为自己通情达理了,不管任何事情,只要开了头,到后面总要给一个交待。不过此时他不准备这么说,毕竟他知道一点,在一个女人面前谈另外一个女人的会是一个傻瓜。

    于是他推了推自己怀中的小宅,想要对方说下话至少分担一下火力,不管是去是留,给个意见也好。然而此时原本还活力满满的小宅如同死鱼一般,任凭他推搡着没有说一句话。

    不得不说,小宅其实超精明。

    “你在这里住下来,小宅也住下来,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列克星敦那边让莱比锡去解释。”这样说了一句,在莱比锡无辜中招的表情下,俾斯麦走到桌子边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苏顾看着此时说着话的俾斯麦,对方一脸严肃如同是下命令一般,原本举手发出“喵”声的俾斯麦彻底消失不见。他抱着小宅,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除开在小女孩面前有一副大人的样子,平时很难保持作为提督的威严,自己果然天生小兵的料子。

    此时他泄愤般搂紧小宅,心想,一定要早一点把镇守府建立起来,不然真的好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