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俾斯麦的征途(下)(4000字)
    气球和彩条挂满了镇守府的建筑和树木,一向来空旷的大操场摆着长长的桌子。

    食物被依次摆上去,一个个由大号的盘子装着,排除掉那些某个提督亲自操刀制作的食物,其它的食物倒是让人食欲大振。

    “俾斯麦一个人修理舰装花掉了我们镇守府小半的钢材。”

    有着黑色长发穿着一身白色军装的少女提督洛夏呆了一下,随后扬扬手,说道:“无所谓,我们这一次可是击败了由一个深海航母、两个深海战列组成的编队。呵呵,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战绩。以后我就可以在我的同学那里炫耀了,况且钢材可以到舰娘总部那里报销。”

    仅仅依靠一个镇守府就消灭了强大的舰队,这的确是值得称赞的战绩。

    唯一让人感到难受的就是阿拉斯加和俾斯麦都受到伤害,阿拉斯加大破,俾斯麦中破,但是就算是这样这一次修理就几乎耗掉了镇守府大半的资源。毕竟强大的同时伴随着巨大的消耗,若是让驱逐舰出击,消耗的资源可能要少很多,大破的修理花费也少,但是却难以胜利。

    也就是这样一些强大的镇守府也很难养得起那些强大的战列舰舰娘,所以很多镇守府不是一味想着建造舰娘,平衡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镇压了此次这样强大的深海舰娘,到时候通报到上面显然能够好好地得到奖励。

    然而此时另一边这个镇守府的秘书舰拿起报表,说道:“俾斯麦是我们请来的佣兵,她的花费不由舰娘总部报销,要我们自己掏腰包。”

    少女洛夏原本用牙签戳着果盘里面的小块苹果,听到自己的秘书舰这么说,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不能报销?那么自己掏腰包那就有点惨了,该怎么在给舰娘总部的报告上面钻空子呢?

    随后那个秘书舰又说道:“要不然让俾斯麦暂时不要全部修理,其余的部分我们可以给钱,反正她是佣兵不是吗?”

    “那怎么行?”

    此时发出质疑的是此时走过来的阿拉斯加,她最开始就退出了战斗,到现在已经完全把舰装都修理完好。

    秘书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阿拉斯加是她的前辈也是镇守府最强大的战斗力,但是平时对方都是和俾斯麦不对付。真是奇怪了,今天居然会为俾斯麦着想。

    “我在很早的时候就退出了战斗,这一次的胜利完全是由俾斯麦带领。提督,我们可不能克扣俾斯麦的钢材,那不行。”

    洛夏一副老实孩子般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唔……反正镇守府的资源不够我就问我老爸借就好了,他的镇守府里面的资源多。”

    随后洛夏继续说道:“她还不懂,你不要凶她。”她说的是秘书舰,那是才成为秘书舰不久的舰娘。

    阿拉斯加轻笑一下走开,一边走一边说:“说得不对就该凶。”

    随意说着话,天色渐渐变暗,长桌上面食物到现在已经琳琅满目。

    坐在长桌边洛夏趴在桌子上面,说道:“俾斯麦应该快修理出来了。”

    “快了吧,好几个小时了。”

    她们这样说着,视野里面换了一身清爽衣服的俾斯麦走了过来。

    宴会到现在正式开始。

    美食、烟花、狂欢、表演,天色变暗,周围升起篝火。这些原本就准备好了,大战之后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就算是驱逐舰此时都破例允许喝一些低度酒。

    俾斯麦坐在旁边看着盛大的宴会,不过她没有加入那些狂欢,欧根亲王也坐在旁边。

    随后宴会里面洛夏走过来,她举着酒杯,说道:“俾斯麦不去参加她们吗?”

    “我就算了。”

    “唉,为什么,大家都那么高兴。”

    “我不习惯这一种气氛。”

    “太严肃可不好,那么至少让欧根亲王去参加吧。”

    “我本来就没有让她待在我身边。”

    “那欧根亲王去玩吧。”

    欧根亲王摇摇头,说道:“我不用了。”

    俾斯麦也劝道:“去吧去吧,你应该玩一下吧。”

    “那我过去了?”欧根亲王本来就有些期待,不过自己的姐姐俾斯麦没有加入其中,她也就陪着。此时有人陪着姐姐说话,她也就没有必要一直呆着了。而且看起来,对方似乎有些话想说。

    欧根亲王离开,此时洛夏和俾斯麦并排坐着,随后说道:“阿拉斯加很厉害,就是脾气有些傲。”

    “看得出来。”

    “镇守府的大家都是轻巡洋舰和驱逐舰,重巡洋舰都没有。阿拉斯加是战列巡洋舰,是我们的主力,很厉害,但是有些傲气和冒进,所以不适合做旗舰。”

    “战列巡洋舰也值得傲气。”

    “我的老爸其实是很厉害的提督,所以我很年轻就成为了提督,现在镇守府有那么多舰娘,很多建造的资源都是靠老爸来支持的。就算是请你来做佣兵,很多资源我到时候会找我老爸赞助。这样说有些啃老,不过也没有办法了。”

    洛夏这样说着,也没有忌讳。自己离成为独当一面的提督还是有些差距,但是不管如何已经正在努力了。

    俾斯麦说道:“可是你也在努力,算不上啃老的。”

    洛夏也说道:“像是你这样的战列舰消耗很大吧。”

    “是挺大的,所以平时如果敌人是驱逐舰的话,我更喜欢肉搏,这样些不消耗弹药,反正深海驱逐舰不知道逃跑反而会迎上来。”

    “很多镇守府其实都养不起你这样的战列舰,不敢让你出击吧。”

    俾斯麦眼睛微微眯起来,沉声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洛夏借着酒劲说着:“俾斯麦姐姐,留在这里好吗?”

    俾斯麦听到这样的话,干脆利落地摇了摇头。

    “真的不能留在这里吗?”

    “不行。”

    “为什么吗?”

    “没有什么为什么。”

    此时在远处围着篝火的大家散开了,一个驱逐舰在旁边点着烟火,随后大团礼花飞向夜空炸开,烟花美丽而灿烂。

    洛夏又说道:“俾斯麦也在这里过得很愉快吧。”

    “不错吧。”

    “所以能不能不走,如果你不想的话,那不加入我们镇守府也没有关系。”少女提督洛夏抬着手竖起一根手指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就像是顾问,就像是客卿,你还是你自己,并不是我们镇守府的舰娘。”

    洛夏继续说道:“不然你这样到处流浪也很苦吧。”

    俾斯麦沉默,四处流浪当然很苦,不过她不是乐于享受的人,也不是在到处旅游。这段时间来一直都在寻找提督,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也不能放弃。

    其实到现在来说,找到提督的希望已经破灭了,本来也就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的提督那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是提督到底在哪里?完全不知道,有很多人已经放弃了。自己原本也准备放弃,只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妹妹小宅却没有放弃,自己又怎么敢放弃呢?

    说到底,成为佣兵到处旅行和寻找,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四处旅行和战斗,很容易沉没,但是有时候在想,沉没的话或许能够遇见提督了。

    不管如何,俾斯麦不善于说谎,此时她说道:“是挺苦。”

    另一边洛夏结结巴巴说道:“挺苦的话,能不能加入我们镇守府,拜托了。”

    什么都可以说,这个不能说。

    俾斯麦站起来,她不喜欢拐弯抹角,也不在乎对方什么想法,她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并不想加入你的镇守府。”

    沉默了一下,俾斯麦继续说道:“还有,我明天就离开这里了,镇压了那一波深海舰娘,接下来应该没有多少事情了。”

    这样说完,俾斯麦一言不发地走开。

    少女提督洛夏看着站起来离开的俾斯麦,看着那个背影,她将手中的酒一口喝了干净。往常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今天是借着酒劲鼓起勇气才敢说,但是似乎失败了。此时她看着夜晚的烟花有些茫然失措。

    不久后,晚宴顺利结束,驱逐舰的大家都玩得很开心。

    要说此时唯一不开心的大概就是洛夏了,尤其是等到第二天俾斯麦收拾了东西正式和自己告别。

    此时大家站走码头边,听着俾斯麦和自己告别,洛夏心想,果然是自己昨天晚上的话过于唐突了。

    不过她依然做出最后的努力,说道:“对不起,我说了那样的话,不过俾斯麦真的就要离开了吗?”

    “是啊,也要离开了,出来这么长时间。”

    “对不起,说那样的话,但是真的舍不得呀。”

    为自己晚上的事情感到羞愧,其实捞船本来就伴随着拒绝,但是洛夏明显还没有成长起来。她的肩膀微微耸动,泪花在眼眶中打转但是倔强地没有流下来。

    随后她说道:“为什么呀?我知道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我不该那么问你。”眼泪还是不争气的留下来,她用手擦了擦。

    海风将她的帽子吹落在地上,她没有去捡,另一边俾斯麦伸手捡起帽子,然后一把扣在想要哭泣的少女头上。

    “不用道歉。”

    洛夏双手抱住自己的帽子:“我知道的,谁叫我自己是笨蛋,居然问出那样的问题。”牙齿咬着嘴唇,少女说道:“我不会留着你,只是想要问一下,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当然可以。”

    俾斯麦尤其受不了眼泪,她说道:“你现在是一个镇守府的提督,动不动就哭像什么话,还有那么舰娘需要你。”

    “没有办法嘛,就是想要,忍不住。那么以后俾斯麦姐姐一定要常常回来看看,需要帮助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你,请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嗯。”

    “我还是想要问一下为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没有不忿,只是想要知道俾斯麦姐姐为什么成为佣兵,明明有镇守府更好。我没有别的意思,不是在劝你,只是想要知道。”洛夏一边说一边解释,反反复复的解释只是不想要对方误解。

    码头边,海风中,俾斯麦说道:“我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拯救世界或者是毁灭世界,我在世界各地去旅行,是为了寻找我的提督……我的丈夫。如果实在找不到至少要找到我的妹妹,一个不省心的小家伙,小豆子大,突然就跑走了,一句解释都不听。”她口中的妹妹自然是小宅了。

    洛夏问道:“俾斯麦姐姐的提督吗?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还好吧。”这样说着,俾斯麦不准备说太多的东西。

    另一边,站在旁边的阿拉斯加伸手和俾斯麦握了一下,她看了看自己的提督又看了看俾斯麦。

    随后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不过感谢你救了我,我最擅长摇滚音乐了,一直没有机会请你听我的演奏,可惜你就要走了。”有的时候想法就是转变得那么快,此时再回想起过去的想法,也只剩下嗤笑了。

    阿拉斯加递过去一个铁盒,里面装着硬币,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金币,金币可是硬通货,她说道:“对了,你的佣金。”

    洛夏也说道:“一定要想我们。”

    俾斯麦沉默了一下接过铁盒,又看着洛夏脸色的泪痕,说道:“你以前送给了我一副墨镜,墨镜很漂亮,我很喜欢。”她不擅长安慰。

    洛夏笑了一下,为自己当初送的搞笑礼物而笑,此时听俾斯麦提起,她说道:“冬天戴墨镜很怪吧,你肯定奇怪我为什么送你墨镜?”

    “大概很帅。”这些说着,俾斯麦将墨镜戴在脸上,墨镜将原本柔和的线条遮住,现在来看颇有几分黑道大哥的味道。

    “咯咯。”

    “不说了,我们走了。”告别的话说不完,俾斯麦带着欧根亲王站到海面,摆摆手随后转身。

    她又说了一句:“好了,不用送了。”

    “再见,俾斯麦姐姐。还有,再见,欧根亲王。我会想你们的,如果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来找我们。”

    俾斯麦和欧根亲王没有回头,她们在海上行进。身后的人影越来越小,镇守府越来越小,告别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到此时,航行在海面上的俾斯麦说道:“好了,欧根亲王,准备回去了。”

    “回哪里?”

    “当然是回家,回川秀,有点想提尔比茨了。”

    欧根亲王像是小跟屁虫,她连忙说道:“嗯嗯,好,回家啦。不过这次比往常早几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