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三十六 俾斯麦的征途(上)(4000字)
    正如北宅所想,作为佣兵的俾斯麦在做一些什么呢?作为佣兵无非就是为自己的雇主战斗罢了。

    此时在海面上银灰色短发的俾斯麦一马当先,全身的舰装在前进之前就已经打开。航行脚踩在海面,开始推进。

    原本炮击着的深海舰娘转过身来,没办法让人听懂的声音从深海驱逐舰口中冒出来,“咕噜咕噜”“卡拉卡拉”,随后炮火从她鱼形的舰装中喷出。

    俾斯麦在航行,敌人的炮火在她两侧落下,水柱升腾起来,一枚炮弹就在她脚边炸开。

    敌人正在攻击,但是俾斯麦不想以炮火还击。

    航行需要燃料、炮击需要弹药,有的时候以大欺小,近战是一种很好的节约资源的进攻手段。

    大抵可以想象战列舰朝着驱逐舰撞去,只需要发出一声“碾碎她们”的怒吼就可以把驱逐舰撞成两截,而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东西。

    此时俾斯麦抬手,握拳,正面迎上去。

    她的一拳率先击打在敌人的舰装上,敌人的舰装很大,巨大的鱼形舰装和俾斯麦的舰装几近等高。

    以正常的情况来说俾斯麦那看起来柔软的拳头打在坚硬的钢铁上,除开让自己骨折外显然是没有办法造成任何伤害的,然而毕竟是舰娘看起来柔软若是小看了就要吃大亏。

    拳头伴随着惊人的气势轰在敌人黑色的舰装上,没有出现惊人的巨响,然而随着俾斯麦将拳头收回来,对方那舰装上赫然出现一丝裂纹。

    一拳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敌人击退,随后她再次挥出一拳,此时纵然敌人那一身舰装坚硬的装甲韧性极佳,在这样一拳下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纹。

    敌人如同鱼一般挣扎,然而驱逐舰和战列舰的力量本来是天差地别的,这不是体现在体型上面的力量。

    此时俾斯麦一只手按在对方的舰装上,另外一只手握紧对方的炮管,手臂用力,敌人的炮管便开始微微的变形,随后炮管被折下来。

    眼看着敌人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此时俾斯麦一只伸进敌人鱼形舰装的嘴中,手掌握紧那犬牙交织的钢铁,也不管敌方如何挣扎,她的另外一只手抓住双眼被束缚的少女将对方硬生生拉了出来。

    嘶啦——

    此时被她抓住手中的少女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俾斯麦眉头微蹙,另一只手拿起对方的舰装朝着地方少女的脸上砸去。

    深海驱逐舰立刻飞出几米远,随后开始沉没,这样一连串的动作下来让俾斯麦稍显冷酷。

    此时眼看着敌人被自己消灭,俾斯麦扭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随后一个蓝发的少女移动到她的身边。

    “俾斯麦姐姐,赢了呀。”

    “是呀,欧根亲王,准备好,继续前进。”

    俾斯麦带着欧根亲王向着更深的海域出发。

    此时在她们的身后还有着另外几个舰娘,那是和她们一同出战的也有雇佣她们的镇守府的舰娘。

    战列巡洋舰阿拉斯加号就是其中一个,此时她看着远处站在海面上银灰色短发的女性,想着战斗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完全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

    她的手指穿过被海风吹乱的长发,冰冷说道:“不过是一个流浪的佣兵而已,提督为什么会相信她,而且战斗未免太野蛮了。”

    这次镇压深海舰娘的行动相当危险,为此自己的提督花了大价钱请来一个作为佣兵的流浪舰娘,虽然对方能力不错,不过她就是不屑。

    此时她的同伴移动到她的身边,说道:“她是俾斯麦,是很强大的战列舰。”

    阿拉斯加轻蔑笑道:“不过就是俾斯麦,未必就有多厉害,她出击过几次又演习过几次?或许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凭借着生来的好运气,仗着自己战列舰的身板欺负深海驱逐舰罢了。若是遇到深海战列舰,近身战斗就是找死的行为了,离得远远依靠强有力的火力战胜敌人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此时她的同伴有些天真说道:“我也看过她的炮击,原来消灭深海重巡洋舰的时候用过了。”

    阿拉斯加板着脸:“很厉害吗?”

    似乎发现了异样,那个少女连忙说道:“还是没有阿拉斯加姐姐厉害。”

    阿拉斯加对俾斯麦没有好脸色,但是对于自己的同伴也是后辈,她却是值得依靠的人,她手中放在对方的脑袋上面,笑了一声说道:“小马屁精。”

    “好了好了,我们快追上去吧,可不能让她出尽了风头。”

    远处的海面出现黑点,随后距离拉近,海面已经能够看到越来越大的人影。

    战斗的第一步当然是索敌,依靠有效的判断出敌人的航速和位置再进行攻击,这对于炮击的命中有着显著的提升。

    一马当先的驱逐舰舰娘位于头顶的雷达一边旋转一边发出常人听不到的声音,随后她伸出手捂住耳朵接受雷达传回来的情报。接着舰装上的炮台随着雷达的反馈一点点调整角度。

    另一边,另一个轻巡洋舰轻轻摊开手,一架小飞机此时正躺在手心中,漆着绿色的小飞机是零式水上侦察机,是早些时间自己的提督向着别人借来的舰装装备。

    少女在海风中将双手举起来,迎着海风,侦察机发出轻微的颤动然后在风中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

    侦察机乘着风盘旋着飞上天空随后如同蜻蜓一样在空中飞翔。

    随后她用手掌捂着耳朵,听着从侦察机中传过来的讯息,迅速抬起右手,大喊:“东南方向。”

    就这样战斗的号角开始打响。

    俾斯麦朝着敌人冲锋,另一边敌人也发现了这边。随后一架架舰载机朝着她扑来。于是她原本展开的双手稍微收起来,位于腰间装甲和最侧边装甲上的小型机枪露了出来,随后枪管喷出火舌朝着盘旋的敌人的舰载机飞去。

    但是舰队战斗从来不是依靠一个人,另一边有人大喊:“阳炎去帮她。”

    俾斯麦本来就不太擅长放空,弹药面对舰载机一个旋转就全部飞向了遥远的天空。此时有驱逐舰而来帮助她防空最好不过,驱逐舰本来就不是攻坚的主力而是作为辅助的存在。

    目视、雷达,各种各样的信息反馈回来,俾斯麦身后的炮台调整位置,随后轰出去。

    只有水柱升起来,俾斯麦叹息了一声:“可惜,敌人跑远了。”炮击本来就没有太高的命中率,一击不中也没有关系。

    随后陆陆续续的命令从俾斯麦的口中发出来:“追上去。”

    “注意闪避。”

    “六点钟方向。”

    “仰角三十度。”

    “准备炮击……1,2,3,发射。”

    “跨射!”

    “闪避。”

    “我会保护好俾斯麦姐姐。”欧根亲王挡住俾斯麦的面前,她本来就是作为护卫舰而存在。

    敌人的炮击在俾斯麦的身边炸出一道道水柱,此时虽然没有命中,不过不采取措施的话,命中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俾斯麦迎着炮火向着对方航行,黑色过膝靴“啪啪啪——”地踩在海面上如履平地,随后随着速度的不断加快由跑变成滑行,当速度升到最高俾斯麦在身后划出了数道海浪。

    俾斯麦在海面上按着“z”字型的方式前进,加速,减速,转弯再加速,航行的路径曲曲折折。

    “阿拉斯加,注意闪避。”

    “嗯。”

    “不要转头过来,看前方。”

    “废话,知道。”阿拉斯加朝着俾斯麦吼了一声,她本来就看俾斯麦不顺眼,只是此时再回过头来突然有些错愕。

    大口径的火炮,看起来小巧的舰载机,在这一刻,敌人的火力,如飞蝗、如暴雨、如狂风倾泻而来。

    弹药打在她的肩膀升起一大团的火焰升起烟雾,来不及想太多的东西,敌人倾泻而出的弹药不断的击中她。

    数十秒后,海面升起的烟雾依然弥漫在一起。

    “阿拉斯加姐姐!”有人在大喊。

    “咳咳。”一阵风刮过,弥漫在海面的烟雾渐渐的消散,随着烟雾在风中渐渐地变淡,一个双手护住头的人影出现在烟雾当中,只是阿拉斯加已经大破。

    俾斯麦靠近过去:“早说过了,注意注意,你是不是军人?听命令啊。”即便阿拉斯加受到伤害而大破,她的声音也没有安慰。

    随后她再次说道:“你后退!”

    “不,我还能战斗。”大概是倔强在起作用,阿拉斯加大声喊着。

    “快闪开,快闪开。”

    “啊。”阿拉斯加朝着天空看去,一开始攻击的舰载机已经被消灭,炮火被闪避又或者被硬抗下来,然而此时依然有一团火球出现在空中,那是战列舰的炮火,自己已经避无可避。

    “我说闪避。”

    这个时候阿拉斯加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挡在自己的面前,随后在她的身上火光出现。

    “闪避闪避,为什么不听。”

    阿拉斯加突然有些发愣,救了自己的居然是俾斯麦,是那个俾斯麦,自己一直嘲讽的俾斯麦。

    风越来越大,烟雾一下子就被海风吹散,随后阿拉斯加看清楚了此时俾斯麦的样子。只见俾斯麦帅气又俏丽的脸上在炮火中被熏黑了数道,黑色的衣服被烧出了无数的破洞,一对袖子完完全全消失了露出一双手臂。

    感谢没有说出来,阿拉斯加沉默着。这不能吧,不能这样,自己嘲讽的人变成了救命恩人。

    此时她一点点朝着后方撤退,她本来就已经受伤,这一次的镇压任务看起来异常凶险,原来就猜测这次的镇压任务中深海战列舰级别估计达到了三个。也确实被猜对了,这一次敌人起码有深海战列舰或者巡洋舰,甚至还有空母和轻母。

    这样的任务以往是都是由数个镇守府组建联合舰队,但是这一次周围的镇守府都没有派舰队过来,自己却等不及了,以为不需要帮助。

    的确也是,这么凶险的任务一个不慎就容易导致沉没,很多事情都需要沟通,不能草草就出击。派出强大的舰队,补给怎么算?受伤的话,钢铁由谁来出?这些事情不是一个电话一个电报就能够沟通清楚,拖着迟迟没有出击那也是没有办法。

    一开始自己急不可耐的想要出击,主动向自己的提督请缨,或许也正是因为不想要输给俾斯麦。

    只是俾斯麦依然是这次出击的旗舰,对于自己的挑战对方似乎也根本没有在意。

    是看不起自己呢?往常平和的心情,本来应该不会出现这样气急败坏的情况。

    果然是看不得自己提督和对方的亲密关系,那个才成为提督的小姑娘总是憧憬着大姐姐,以前是对自己,但是突然憧憬对象变成了俾斯麦,明明不过是一个拿钱办事的佣兵而已。

    虽然一直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嫉妒,如果怨念太深的话变成深海舰娘也说不定,但是完全忍受不了。

    今天差点就沉没了,如果没有俾斯麦挡在自己面前的话。对方这样对待自己,自己却看不起人,真是不该,而自己……真是可恶。

    她航线在海面上,粉色的长发散乱。少女在海面行动,若是外人来的确有些不科学,然而她们是舰娘本来就是不科学的产物。

    已经大破没有办法战斗,准备离开,阿拉斯加小声说道:“谢谢。”

    海风将俾斯麦的短发吹得凌乱,俾斯麦说道:“注意一些,即便你是战列巡洋舰也有可能沉没,这次是我刚好在身边,下次未必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为什么要帮我?”

    “应该说我为什么不帮你?你的心态有点问题,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堕入深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阿拉斯加的声音有些竭嘶底里:“为什么要帮我呀。”她大声喊着,声音中带着哭腔。

    她看着俾斯麦一只手臂在炮火中受伤,虽然没有出血没有血肉被撕裂,那是因为是舰娘轻易看不出来,但是她知道俾斯麦已经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明明有那么厚的护甲,却为了自己受到伤害。

    另一边俾斯麦抬着头看向天空,无论海面上的战斗有多惨烈,天空永远是那个样子。天空不会因为欢乐而天晴,也不会因为悲伤而阴云密布,永远一个样子。

    俾斯麦朝着阿拉斯加挥挥手,说道:“振作起来,不过是一次失败,以前我也失败过很多次,为此被提督怒吼过。怎么能就这样放弃,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要一起战斗。”

    阿拉斯加看着伸过来的那只手臂,炮火落在她们周围溅起水柱,不过那些驱逐舰的炮火很难给人造成伤害。

    她小声说道:“是啊,我们还要战斗。”

    这个时候欧根亲王跑过来:“俾斯麦姐姐怎么了?你没有受伤吧,战斗还在继续,不要停留在这里。”

    俾斯麦朝着阿拉斯加摆摆手,示意对方离开,说道:“你先走了,我们要战斗了。”她赶人的动作很明显,说话也没有客气。

    另一边阿拉斯加看着俾斯麦帅气的脸庞,柔和的线条,抿着嘴唇:“好的,你们要战斗了,我大破就先离开了。嗯……那个……旗舰……那个……俾斯麦……姐姐,请一路顺风,安全归来。”

    俾斯麦看了眼阿拉斯加随后开始前进,前进的途中转过身向着阿拉斯加露出一个微笑。

    随后她说道:“欧根亲王,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