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三十章 莱比锡的秘密
    莱比锡有个秘密,不管是提尔比茨还是自己的提督她都没有说过,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当然是没有人知道才是秘密。

    莱比锡的秘密就是每天晚上偷偷摸摸地溜出房间来到夜晚人流最多的街道,然后站着路边向人招手。

    若是心思不纯洁的人,大抵能够想象金发少女倚靠着桥边的栏杆,或者是坐在迷离的红灯里向路人招手,然后说着什么“大爷来玩呀”这样的话。

    搔首弄姿恨不得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自己娇艳的红唇、艳丽的脸庞以及诱人的身材。

    然而此时莱比锡坐在路边向人招手的时候却恨不得所有人不要关注她的脸,她可不想要熟人知道,此时不施粉黛,戴着鸭舌帽的莱比锡是路边的小贩。

    做小贩这样的事情她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要说凭本事而不是身体赚钱没有什么好害羞,但是她就是不想。

    所以自己做的小工艺品以及通过进货而来商品她都是藏在床底下,没有人会来翻她的房间,不管是对于俾斯麦或者是欧根亲王来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助手,没有提尔比茨那样的恶迹。

    一直以来在没有遇见提尔比茨之前,她就这样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

    从批发市场购买小商品,然后到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贩卖,发卡、卡通画、木质的工艺品、手链、不倒翁玩具……乱七八糟的商品。只是一直以来她的生意都不是很好,反而有借着购买商品的机会来搭讪的人。

    不过她本身不是温和人,她的气质尖锐,那些搭讪的人得不到什么好话。至于那些正常想要购买的人,才往往有一个微笑,却也不多。

    川秀的桥边按说是不允许随便摆摊,毕竟摆摊专门划分出了步行街。不过桥边人流量大,偶尔还会有人在桥边弹琴唱歌,一个迷你广场也说得上,所以抱着侥幸心理在这里摆摊的人有很多。

    城管偶尔会过来驱逐,那个时候她就会把东西一卷然后从桥上跳下去,这样的行为往往会给周围人很大的压力。似乎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后,就算是城管都很少来这里了,这种行为看得人心惊肉跳。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瞧一瞧看一看。”

    带着鸭舌帽在桥灯的光线中很难让人看得清楚相貌的莱比锡在挥手,只是她的生意不是很好,偶尔才会有大人带着小孩过来,或者是一对情侣蹲在小摊前低声交谈着选购。

    每当这个时候莱比锡就会指着对方想要购买的商品,然后露出一副坚定的表情,就像是现在这样。此时她就说道:“还是你眼光好,这一串水晶项链和你的女朋友正相配,女朋友漂亮,水晶项链也漂亮……”

    水晶项链当然是玻璃项链,虽然夜晚看不出什么,但是白天就看得出杂质了。

    至于宣传,不管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反正就是相配。

    要说舰娘都是不喜欢说谎话的人,但是此时根本算不上说谎话,顶多就是恭维,而且她也没有把玻璃真卖出水晶的价格。这些东西是赝品,谁都懂。

    一对男人蹲在她的小摊前,选了半天拿起一条手链,想要讲价。

    莱比锡连忙说道:“不讲价不讲价,这差不多都是亏本卖给你们的。”

    迟疑片刻,两个顾客耳语一下总算是同意了。

    莱比锡伸出手去想让对方把项链递给自己,说道:“好,我帮你们包起来,一路顺风……话说,那边的花要不要,也很配的。”

    带着女朋友的男顾客看了看小摊上那艳丽的花朵,那劣质的颜料涂在花上总会让人想起不好的事情,比如说清明节。

    此时男子虽然很不想打击自己面前热情的小贩,想了想他还是说道:“这不是真花吧。”

    “是啊,这可是永远不会褪色的花,买个花盆装点土然后插进去很搭配。不管是送女朋友还是插花都很合适,不像是真花过不了几天就凋零了。”

    真正的花,莱比锡以前也有卖过,比如说是玫瑰和康乃馨这类的,但是这些花不易保存,亏本过一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碰过了。

    另一边那个男顾客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才来川秀不懂,你不要见怪。这些花,在我家乡,都是插在坟头的。”

    这一刻莱比锡总是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些花批发起来的时候那么便宜,她没有经历过祭拜祖宗这样的事情,有些东西根本不懂。莱比锡苦着脸。

    时间一点点过去,今天又没有什么生意啊,到夜晚她有些泄气想要收拾东西。

    这些天,提尔比茨住到自己的提督那里去了,现在在这边的整个房子都属于自己一个人。

    此时想要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不过真要说的话,舰娘根本无需自己出来赚钱,舰娘为镇守府服务,而镇守府按说要除开分配老公什么都包分配,可惜奈何自己的提督是一个穷光蛋。

    一般对于那些流浪舰娘来说,赚取资源的话有些难,因为谁都是舍不得轻易付出稀有的资源聘请佣兵。但是普通人的钱,赚这些钱的话还是很简单的事情,不过她没有什么想要做佣兵的想法,现在找到了提督,那就更不能去做佣兵了。

    她这样想着,突然听到一阵喊声从桥对面传过来。

    在那边围着人,似乎闹得很大,一阵声音后,人群散开了一些。那里有一个小摊,小摊的主人是个年轻姑娘,此时正拿着刀向旁边挥舞。

    即便是川秀也不会完全杜绝黑恶势力,此时街对面就看到有小摊被人围着,似乎是在争吵什么。看那几个背影看得出似乎是叫做什么帮派的人,小喽啰啦,名字都记不得。

    以前也想要问自己要保护费,被自己扔到河里面几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莱比锡叹了一口气往对面走,一直走到小摊前,随后说道:“你们在干什么?”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面,头上戴着鸭舌帽的莱比锡语气也如同是小流氓一般,毕竟她的气质过于尖锐了。

    “我们又没有去找你,你来干什么?”

    “不要多管闲事。”

    “你不要以为我们怕了你,只是看你也没有什么油水。”

    莱比锡呼了一口气,然后一拳打在对方身上,力量当然被刻意控制了,否则人早死了,现在最多就是吐吐胆汁罢了。

    一顿殴打。

    随后她就将那些人统统都扔到河里面,河不宽,反正淹不死人。在年轻姑娘的感谢下,在周围人看待英雄般的视线里,莱比锡回到自己的摊位。

    果不其然,自己小摊上的东西少了好多,愤恨地骂了一句“没道德的人”。

    接着待到一对情侣模样的人走过来,她又连忙挤出笑容来。

    “欢迎,要看看什么吗?我这里的商品价钱最便宜。”

    那一边传来惊讶的声音:“莱比锡?”

    莱比锡才看清楚,似乎对面那两个看似情侣的人认识自己,她的兴奋一下子消退了,还有些惊慌。

    “提督和萨拉托加啊。”

    正官娘娘明明是列克星敦,为什么总是看到你和萨拉托加在一起,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