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如归去
    苏顾原本就是靠着床边睡觉,早上爬起床的时候差点跌在床下,此时在床上坐起来才想起自己是在提尔比茨的房间里面睡觉的。

    他低头看了看一身衣服,还穿得好好的,当然他也不是根本担心自己被做什么,因为做那些事情吃亏的向来是女性。衣服和裤子穿得很好,不过鞋子似乎被脱掉了。

    记得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拖鞋,想了想大概是提尔比茨帮忙脱的鞋,心想,对方虽然宅,但是也有着照顾人的一面嘛。

    他坐在床上往身边看了看,提尔比茨睡在自己的旁边,粉色的长发散乱,睡颜意外的可爱。

    不过尽管姑娘很可爱,自诩一身正气的苏顾也不至于做什么事情,不过往常都是和儿童版的提尔比茨睡觉,两人的相貌相似,此时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若是小宅在这里大概会给人一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提尔比茨还在熟睡,也不知道对方晚上什么时候才睡觉,不过他不准备叫醒对方。将双脚从被褥中伸出来想要去穿鞋,鞋子的鞋带被解开,自己往常睡觉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解鞋带,这一点也证实了是有人帮自己脱鞋。

    从房间走到客厅,客厅的窗帘已经被拉开,晨光照进来,这个原本杂乱的客厅已经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此时和昨天比较给人一种格外清爽的感觉。

    随后走到卫生间,他看到莱比锡换了一身鹅黄色的连帽衣,此时她正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打理着金色的短发。

    苏顾打了一个招呼:“早啊。”

    随后他注意到对方的神色,疑惑问道:“不过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莱比锡此时揉着黑眼圈,蓦地想到了那些照片,记得晚上兴奋了半夜,此时正主就出现在这里,有些心虚。不过羞愧只是持续了几秒钟,要知道那是欠薪水的王八蛋提督,姑且算是提前收点薪水好了。

    越露怯越容易暴露,莱比锡没好气地说道:“要你管。”

    过去游戏就不说了,根本就没有发薪水的选项,当然即便是有选项,如果没有好处也不发。

    就像是当初不管谁有多大的功勋,戒指只给了那么几个大船。不过此时既然继承了过去的一切,有必要的话当然要发薪水,他当然不至于说什么“凭本事欠的薪水为什么要还”这样的话,不过现在自己真是一穷二白。

    苏顾又问道:“那天你脸上的雀斑是怎么点上去的?”漫展的时候莱比锡在脸上画出了淡淡的雀斑,即便依然清秀但是总分总要减几分。

    “化妆呀,不然很容易遇到搭讪的人,麻烦。”

    “化妆?你学的化妆?”不能单单说化妆,颇为一些伪装的味道了,那就需要单独学习了。

    “这些东西还要学吗?身为女孩子理所当然就会。”

    化妆会伪装就不行了吧,此时他看着莱比锡用沾着水的梳子梳理着金色短发,又问道:“你几点起床的?是你把客厅收拾了一下吧。”

    “嗯,六点。”

    初冬的恐怕天都还没有亮,那么早有些意外。

    “你们今天过去我们那边吧。”

    “老是你们我们的,你是把自己当成了客人吗?”

    此时苏顾被莱比锡这样质问,心想还真是客气了一些,自己的确没有办法在一下子就把自己代入对方最亲近的人里面。

    随后莱比锡指着旁边摆放的东西,说道:“你的牙刷、杯子、毛巾都在那里,新的。”

    “嗯。“

    苏顾拿起刷牙挤上牙膏,看着转过身来的莱比锡脸上轻微的眼袋和黑眼圈,问道:“说真的,莱比锡你的精神怎么比起北宅的精神还要差一些。”

    莱比锡立刻想到自己抱着相机兴奋了一晚,又重复说道:“要你管。”

    苏顾举手投降,好吧,女性总是有蛮不讲理的特权。

    另一边看到自己提督刷牙结束,莱比锡问道:“洗脸的话你要热水吗?”

    “不用……看不出来,莱比锡你这么细心。”

    “以前镇守府一两百个姐妹,你记得几个人?不然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苏顾想了想,莱比锡呀,作为轻巡洋舰完全没有出色的能力,建造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后期,想一想轻巡洋舰里面本就没有几个能打的,不过因为立绘不错,立刻就被自己丢到远征大队里面去了,要说莱比锡的台词,到现在根本记不全。

    “财迷?”

    “财迷你一个大头鬼,你们明明不发薪水,现在反而怪我财迷咯。”

    “好吧,我的错。”再次投降,苏顾又说道:“不过说真的今天去我那边吧。”

    莱比锡微微抬起下巴,说道:“你就是这种求人的态度?”

    苏顾微微低头说道:“莱比锡大人,请一定要光临寒舍。”若是一身西装燕尾服现在大抵就像是管家或者执事的模样了,只是标不标准那就全凭想象了。

    “这都不是问题,只是想说,你首先要做的是把你的那个懒女人叫起床。”

    懒女人,疑惑,苏顾下一秒就想到是提尔比茨了,能够配得上懒女人这样称呼的也就是他一个人了。

    随后她又说道:“不过,真的那么着急回去吗?”

    “昨天就说好了,今天回去还要商量事情。”

    “什么事情?”

    “是时候准备拥有属于我的镇守府了,不瞒你说,我现在都是靠着吃软饭为生,等拥有镇守府我就有薪水了。而且还会有很多船运公司、物流公司之类的公司给我送礼,也该轮到我的时代了。等我有钱了还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还欠着我薪水。”莱比锡可爱地瞟了一眼苏顾,说道:“你还欠着一大堆人薪水。”

    “能不能不谈薪水。”

    莱比锡此时已经把头发整理得服服帖帖,又恢复从初见时候的利落样子,不得不说过于利落和狡猾气质让她显得像是一个反派。

    “不谈就不谈。不过你不是要说要找到大家,接下来就算有镇守府,你也要在世界各地到处跑,镇守府你怕是享受不了了。”

    “跑就跑,就当浏览风景了。”

    “风餐露宿也算逛风景?饮食不合、水土不服也算逛风景。”

    “你能不能捡一些好的说。”

    “好呀,俾斯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她大概不会把你怎么样,不过说不定哦。”

    “俾斯麦应该还好吧。”

    “她还好吧,但是威尔士亲王怎么办?海伦娜怎么办?还有科罗拉多,她是第一个陪着你的战列舰。还有大黄蜂,舰载机b-25的事情我都知道。等着你处理的事情一大堆,还是你以为每一个人都像是我们那么好对付,都像是提尔比茨那样好说话。”

    “那就有些难办了,不过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我能怎么办?”

    说了一会儿话,不久后,莱比锡已经把自己打理好,又变成了纤细窈窕的漂亮姑娘,唯一欠缺的大概是胸部。

    随后她跑到提尔比茨的房间,一把掀开对方被子,喊道:“北宅,起来了。”

    苏顾此时已经洗完脸,在镜子前面整了整自己的形象。心想,提尔比茨找到了,关于镇守府的事情终于要提上日程,小宅和北宅的相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