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咱是正经人(3000字)
    提尔比茨脸上伤感的表情让人不忍心离开,不过列克星敦那边总要有一个交代,不能莫名其妙就看不见人了,所以只能拜托萨拉托一个人回去了。

    听闻苏顾要留下来,提尔比茨的心情顿时好起来,一度让人怀疑原本的悲伤是装出来的,不过姑娘高兴那始终是好事。

    此时吃过晚饭,说了一会儿话,随后大家一起在房间里斗地主。

    为什么要在房间里面而不是在客厅里,最主要的原因是提尔比茨想要躺着玩,于是最后苏顾和莱比锡只能坐在床边,唯独提尔比茨一个人裹着被子像是毛毛虫一般,而且她的睡衣依然没有换回来。

    “姐姐偶尔回来,都是和我睡,欧根亲王和莱比锡分开睡,欧根亲王是姐姐的小跟班……哈,炸弹,然后一个三。”

    苏顾和提尔比茨是组合,他顿时摁下一张牌,说道:“二,然后三带一……莱比锡你是地主,给钱。”

    他牌艺不差,提尔比茨也还好,这个时候反倒是平时不喜欢这些活动的莱比锡输得多。

    那么输得多怎么办?莱比锡顿时把牌一扔:“不给,你还欠着我的薪水……”

    苏顾一脸黑线,提尔比茨则在旁边笑,莱比锡转过头又说道:“你笑什么,北宅你也欠着我的薪水。”

    想要从财迷手中拿钱就要做好被赖账的准备,不过想要从黑心老板手中拿钱更要做好赖账的准备,此时提尔比茨一脸惊讶,说道:“唉,我不是给了你那么多本子?”

    这没说还好,一提起这件事情莱比锡就来气,她怒道:“本子能当薪水吗?我又不喜欢本子,我要钱……算了算了,就当你们还了一部分薪水了,那么提督,你赢了,洗牌……”

    “你卖了本子就能换钱呀。”

    “又卖不出去几本。北宅你先抓牌呀……”

    莱比锡这样说着,话题突然就转到了本子上面,大抵是在说本子的画工单一,情节也不足,所以销量始终上不去。

    “一对七,哈,莱比锡你又输了。嗯,我觉得情节还是蛮好的……”提尔比茨趴在床上晃荡着腿,没有一点女性的直觉。

    “这还好?”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莱比锡把牌一扔就要和提尔比茨理论。

    “永远都是一对一的情节,要不是俾斯麦和欧根亲王,要不然就是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俾斯麦和胡德的情节最多,翻来覆去就这么一些。”

    “但是挺不错的。”

    “这也算不错?情节都不连贯。”

    “就是不错嘛。”提尔比茨颇为几分死脑筋。

    吵了几句,随着苏顾提了一句“情节应该挺不错的吧”,莱比锡立刻不乐意了,只是这对夫妻档似乎有些难办,她说道:“还应该挺还不错的?你懂情节吗?”

    质疑就不对了,苏顾说道:“我是读者最有发言权,而且情节什么的当然懂,我最擅长编故事。”不如说魔改故事。

    大概也就是这句自夸,不知道何时战火烧到自己头上,莱比锡非要他现编个本子的情节,踟蹰一下,苏顾说道:“额……那个……比如说霸道总裁爱上我这样的剧情怎么样?”

    提尔比茨一脸好奇地看向自己的提督,她虽然会画本子,尤其会看本子,但是编故事就不擅长了。想故事耗费脑细胞,但是她尤其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就是她这种人了。所以,想剧情?拜托拜托,那好麻烦。

    提尔比茨此时好奇眨眨眼睛问道:“那是什么?”

    苏顾沉默了一下组织着语言,随后说道:“胡德是大公司的千金小姐,俾斯麦却是敌对公司的冷酷总裁,然后发生了一次意外让两个人结合……国恨家仇,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历经千辛万苦总算看到曙光。但是一场意外,胡德却在俾斯麦的手中受伤……”

    “胡德进入了病房,这个时候一直仰慕着胡德的后辈威尔士亲王决定要为前辈复仇,她纠集了罗德尼、皇家方舟等等一大票同伴埋伏俾斯麦,然后就这样一场爱恨情仇的剧情就发生了……”这大抵就是历史上的情节被他魔改了一番。

    提尔比茨听着自己提督说的故事眼睛都睁大了。

    莱比锡有些迟疑,她当然没有看过这样的套路文,不过她也不是喜欢阳春白雪的人,所以觉得这故事好像也过得去。但是她不想屈服,她说道:“我们画的是本子,剧情不需要那么夸张,还要吸引人的地方,本子当然要h啦,这才是卖点……”

    莱比锡还在挑毛病,苏顾却越说越说越来劲,他说道:“本子连载呀,不然怎么提高用户黏性,第一本是天真大小姐胡德和冷漠总裁俾斯麦的故事,当然其中要穿插误会、意外走光和阴差阳错,h情节当然不能少。经典版就穿插圣光,典藏版才去掉……”

    “第二本就是就可以出现各种各样的调教剧情,那么就让胡德在调教中受伤……然后威尔士亲王看着自己仰慕的前辈胡德衣衫褴褛坐在地上抽泣着,身上还有红色的鞭痕。自己仰慕的前辈怎么会喜欢调教这样的剧情?她抚着自己前辈胡德的香肩心想一定是俾斯麦逼迫的,她暗暗发誓要复仇……”

    苏顾喘口气停下来,提尔比茨在旁边连忙捧着脸催促:“继续呀,继续呀。”

    “外表纯良的威尔士亲王其实是黑道大哥,她纠集了一伙人向着俾斯麦出发,比如说罗德尼,又比如说皇家方舟……”

    “当然既然是俾斯麦和胡德的故事,一定要有俾斯麦一发暴击胡德的情节,这是不能变的。所以大致的剧情就是这样了……”

    听到这里,提尔比茨一双眼睛闪亮亮的,编排自己姐姐俾斯麦的剧情她最喜欢。

    莱比锡听着也没能挑出太大毛病,剧情尚可,此时她和提尔比茨也没再争吵。

    苏顾看着众人一副震惊的表情,朝着莱比锡露出轻蔑的笑容,说道:“我和你说,我很强的,这些东西我懂。”

    这时提尔比茨连忙拿出自己以前的作品给苏顾看,作为作者对自己作品的评价总是很难准确,此时想要听听自己提督的意见。

    苏顾接过本子随意翻了一下,不过要说鉴赏水平他也一般,想来想去不能露怯,他手指点在书上,说道:“比如说这里,如果揉胸的话,手指放在胸部上乳肉会陷进去,但是你这里却没有,徒有其表。”

    提尔比茨一直点着头。

    “你的作品里面没有表情或者说缺少表情,像是这里,既然是捆绑,但是女主角这张脸上只看到挣扎,不应该只有挣扎的,表情应该是愤恨夹杂快感还是对于自己堕落的纠结……”

    “然后这里呀……”

    他正说着,莱比锡从床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此时她朝着苏顾眨眨眼睛揶揄道:“提督,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擅长这些东西啊,原本都是装装样子呀,果然和北宅是好组合。”

    “嗯嗯。”提尔比茨在点头,自己喜欢的东西提督也喜欢这当然最好了。

    真正要说的话本子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苏顾自己都不常看,但是在论坛上看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此时说起来倒也是头头是道,唬几个姑娘当然没问题。

    也正是因为把人唬到了,似乎变成了自己有什么奇怪的爱好,否则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但是咱是正经人呀。

    此时被莱比锡揶揄,他想到自己编排俾斯麦的剧情,一下子没有注意把自己邪恶的一面暴露出来了,什么强攻弱受什么调教捆绑。自己高大伟岸的形象看来是全部都毁掉了,所以都怪你们把气氛弄得太正常了。

    说了一下话,苏顾努力辩解了一下,不久后,莱比锡打了一个哈切走出房间:“不跟你们继续说了,今天清晨就起床了,现在实在没有精神了。”

    莱比锡随后离开了,但是提尔比茨还精神满满,此时她正听到兴起。

    只是苏顾肚子中对这些东西就那么一点墨水,勉为其难随意说了几句提议。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敷衍了。然而提尔比茨却听得用心,偶尔插一句“还有呢还有呢”这样的话,这让他稍微有些羞愧。

    随着渐渐进入深夜,就算是他也开始撑不住了,他站起来说道:“我也准备睡觉了。”

    “嗯嗯。”提尔比茨点头,她虽然宅,但是还是很乖的姑娘,大概吧。

    “那我到外面客厅的沙发去睡觉吧,给床被子给我。”

    “为什么要出去?就在这里睡好了,反正晚上我不睡觉。”

    女孩子的房间,就这样睡在房间里面未免影响不好,于是苏顾摇摇头,说道:“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要早上才睡觉,还是说你要脱衣服睡觉。”

    “我不脱衣服睡觉,不过这里很亮。”

    “那我拉灯好了,就睡这里好了。”

    苏顾还不至于太矫情,他现在已经勉强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于是想了想倒在床上。当然他也不至于像是自己一个人睡的时候那样随意,他此时没有脱衣服也没有脱鞋,双腿放在床外,随后拉起半床被子盖在身上。

    随着他躺好伸手遮住眼睛,提尔比茨把房间的灯光拉掉,随后打开小小的台灯,昏黄而温馨的光线散开来。

    提尔比茨说道:“提督你现在睡的那一个枕头是姐姐的。”

    “那我换一个。”

    “为什么要换?你不喜欢姐姐吗?”

    怎么说呢?苏顾躺在床上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算了,不想管了。

    此时苏顾已经睡去,提尔比茨坐在画板前,她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握着笔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