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宅可不单单是宅
    提尔比茨似乎没有任何生疏,她用手掐着苏顾的脸揉着,就像是苏顾无数次对小宅做的动作。此时苏顾被掐着脸揉来揉去,应该说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吗?

    随后她又用手掌拍了拍苏顾的脸,从手掌传过来的感觉和平时都不一样,应该是真的啦,不是梦。

    这样想着提尔比茨将苏顾的脸扳向自己的方向,视线里是总是习惯打薄剪短就算了的短发,熟悉的眉眼,还有和以前相比似乎已经有变圆趋势的下巴,一切的一切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还是有一些怀疑,她又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直到脸颊都变形了她才松开。肩膀耷拉下来,凌乱的发丝跳动,她发出声痛呼。

    “居然是真的提督。”她的声音即便到现在似乎依然不惊讶。

    “当然是真的。”明明都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居然到现在才发觉。

    提尔比茨此时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苏顾的话,她又用两只手分别掐住苏顾的脸像是面团一般揉着,口中继续说着:“真的啊。”

    “真的,所以不要掐我了。”

    好不容易等到提尔比茨松开手,苏顾又说道:“不过你真的醒了?”

    “当然醒了,现在都已经到早上了嘛。”

    苏顾往窗外看去,现在太阳准备落下,傍晚的光线和清晨的光线是完全不一样的,应该说是快要到黄昏了才对。

    莱比锡她和提尔比茨一起生活了好长时间,她解释道:“因为对于北宅来说,晚上才是早上,她的生物钟和正常人不一样。”

    提尔比茨振振有词说着:“莱比锡,是你们的生物钟不一样哦。”

    说完她看向苏顾,像是总算把自己的玩具找回来了的样子:“总是找到提督你了。”

    苏顾心想,应该说是我找到你了。

    随后她看到放在桌子上面的饭盒,说道:“提督买给我的吗?”

    “不,那是莱比锡买的。”

    “小弟莱比锡。”

    莱比锡一脸黑线,冷漠说道:“你不如说小保姆莱比锡——”

    提尔比茨打开饭盒,大口吃着,说道:“提督怎么找到这里的?”

    “感谢你的本子吧……”随后他把来去经过说了一遍。

    “咯咯,就是嘛,我老厉害了,姐姐还说画本子没有用处,还不是靠我。”

    三下五除二把饭盒吃干净,提尔比茨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她看到苏顾坐在身边,然后抱怨道:“总算回来了啊,你离开之后大家都像是发狂了一下,我不过就是随便看了一下本子就被威尔士亲王呵斥了,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提尔比茨坐在沙发上鼓起腮帮子撅着嘴一口气,气流将她的刘海吹飞,反正一整天都没有打理过自己,衣服皱巴巴就算是头发也都是散乱的样子,没形象就没形象了。

    “以前是她做旗舰,那个时候她就一副了不得的样子,现在她还不如我做旗舰的次数多,还是了不得的样子。”

    听到提尔比茨的抱怨,萨拉托加和莱比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理解。心想,提督不见了这样的大事情发生,你居然还有心思缩在宿舍里面看本子,威尔士亲王不训斥你训斥谁?

    “你走了以后变得好麻烦,以前只是有大计划的时候我们才会出击,就像是女武神行动那样的大计划。平时都没有事情,每天都可以窝在被窝里面好舒服,就算是到了中午再爬起来都没有关系。但是自从从提督你不见了以后,像是我们这些的战列舰都要出动寻找你,每天都要天不亮爬起来,好累呀,稍微想要偷懒都不行,不然要被抓典型。”

    提尔比茨如此抱怨着,对于自己想要偷懒的事情毫不忌讳。

    “姐姐每天都沉默不说话,冰冷冷的,我偷拿她的bra都没有骂我。那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和她说话,有一天突然遇见她,吓死我了。”

    ……

    提尔比茨说着,随后天色一点点暗下来,萨拉托加从座位上面站起来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初冬的季节太阳落山早,此时天已经开始变黑了。

    “姐夫,快晚上了,我们要回去了。”

    “也是啊。”这样说着,苏顾看到提尔比茨一脸兴奋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什么事情,于是他站起来。

    提尔比茨原本一脸兴奋,只是看到苏顾站起来突然就愣住了。她连忙伸手拉住苏顾的衣服,兴奋全部消失,此时她的动作如同小孩子一般,声音中透着疑惑:“走?为什么要?提督又要走了吗?”

    苏顾原本已经起身起来,提尔比茨从沙发上伸出半个身体拉住他的衣服,表情有些懵。

    此时给人的感觉,提尔比茨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玩具拼命想要挽回自己的主人,又或者像是一条被主人抛弃的委屈小狗。

    提尔比茨眨着眼睛,对于她来说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就算不能休息不能看本子。但是唯独那么几个人割舍不下,比如说姐姐俾斯麦,比如说提督,又比如说小提尔比茨,那个自己的儿童版……

    苏顾说道:“提尔比茨、莱比锡,一起去呀,去我们那一边。”

    提尔比茨睁大眼睛说道:“不能留下来吗?这里也是你的家吧,我和姐姐一直都在这里等你啊,不如你们留下来,和萨拉托加。”

    “一起去也行,那边列克星敦等着。”

    提尔比茨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想去,就在这里不可以吗?”

    提尔比茨沉默了一下说道:“以前改造的时候……不,应该说是成长的时候,反正叫什么都好了。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里面天空阴沉沉的,我梦见姐姐在无数攻击下沉没了,击败她的是威尔士亲王带领的舰队……”

    “我醒过来的时候流了好多眼泪,原本想要缅怀她所以拿着花,不过姐姐其实还活着,就算后来被打了一顿,但是真好啊。只是不管怎么样梦境中的场面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从那以后我感觉我成长了。”

    “后来提督你离开了,我以为那也是一场梦,但是那不是,你再也没有看见你了。以前你向我求婚的时候我觉得很麻烦随便答应就好了,果然还是不行啊,不是随便答应了,是认真答应的,超认真。”

    “如果提督不见了的话,我都不知道应该做一些什么了,看本子吃饭睡觉,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虽然也很好,但是总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所以,提督,留下来好吗?”

    苏顾听到提尔比茨的话,心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哀伤,沉默了一下,他想了想对自己起身的萨拉托加说道:“不然加加你先回去吧,和你姐姐说一下,晚饭不回去吃了,晚上也不用等我。”

    天色已晚,列克星敦估计已经准备了晚餐,对方总是担心自己一去就不归了,往常自己总是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回去,但是今天大概是不行了。所以此时需要一个人回去通知列克星敦,那么只能够拜托萨拉托加了。

    此时萨拉托加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道:“啊,姐夫你准备夜不归宿吗?姐姐会杀了我的。”

    “就你喜欢编排你姐姐,怎么可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而且你看我这个样子走得开吗?”

    萨拉托加看到苏顾坚持的表情,又看了看莱比锡,莱比锡对于这些都无所谓。她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围观着这边。

    至于提尔比茨,虽然自己早已经看透对方,以前是个即便在出击战斗中也吵嚷着要回去睡觉的家伙。只是此时她看着对方的样子,虽然眼中没有眼泪,那如同被抛弃的孩子一般的表情让人没有办法。

    “好吧好吧,不过我只是报信,别的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嗯,好,都不关你什么事情。”

    随着萨拉托加离开,苏顾看着提尔比茨,对方眼圈红肿,他抬起手,随后在空中停顿了好久。他从来都不会轻易做出逾越的动作,此时想了想伸手掐住提尔比茨脸,揉了揉。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会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