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在梦中
    一进门首先看到乱七八糟的海报贴满了墙壁,那些几乎都是些俾斯麦的,卡通、写实、素描各种各样都有。

    走进玄关,墙壁旁边摆放着鞋架和柜子,除此之外还放着些瓶瓶罐罐,还有几袋垃圾放在玄关还没有扔出去。

    一个比小提尔比茨的喵姐姐要大上那么几号的俾斯麦玩偶被随意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和一盆枯萎的水仙放在一起。

    放眼看去,房间里面铺着实木地板,客厅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随意放着,厚厚的布窗帘将照进整个客厅的光线遮挡住,总之此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原本很温馨的房间被熊孩子捣乱了一次。

    此时在那里沙发上一个人影抱着枕头睡在那里,那是提尔比茨?苏顾这样想着,他站在门口打算拖鞋子,毕竟是木地板穿着脏鞋走进去未免不好。

    只是此时莱比锡已经走进去,布鞋踩在实木地板上。

    “唉,提督,不用拖鞋了。”

    苏顾也没有斤斤计较,老实说拖鞋的确显得麻烦。

    莱比锡又说道:“反正这里也没有你能够穿的拖鞋,而且你脱了鞋肯定会很臭吧。”

    苏顾很想说,比起以前,现在袜子列克星敦每天有洗的好吧,想了想放弃了,哪有自爆丑事的道理。

    此时苏顾已经走进房间里面,上下打量着,这里明显比自己住的地方要好得多。

    一开始沿着小巷子过来还以为对方是住到什么样的差地方,此时一看完全就是不显山露水的架势。从外面来看不怎么样的建筑和房间,但是里面的装修却很豪华,虽然这些都是以现在的文明来看的。

    莱比锡将带回来的饭盒放在茶几上,随后说道:“喏,那就是你老婆提尔比茨了,睡得和猪一样。”

    说实话被人直接说你老婆你老婆这样的话,到现在苏顾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虽然当初游戏很喜欢,但是真正出现的时候还是感到不适,这大概有些像是叶公好龙了。

    除了小提尔比茨是小女孩当初遇见的时间感觉还好,到后来遇见列克星敦,尽管对方对自己殷勤,然而很难立刻就回应那一份感情。

    此时他看着提尔比茨那张脸,比起萨拉托加或者是莱比锡这样偏瘦的脸型,提尔比茨的脸蛋要更圆一些,比起用漂亮这样的形容词感觉用可爱来形容明显要好一些。

    此时提尔比茨完全没有一点形象的睡着,粉色的长发散乱。她的脸蛋鼓起来,浅浅的呼吸着,睡梦中皱皱眉抿抿嘴,的确是很可爱的姑娘。

    她抱着和自己等身的枕头,双手搂紧枕头贴着侧脸,双腿也完全没有形象地夹着枕头,将一双白皙修长的长腿露出来。虽然很没有形象,不过姑娘可爱所以一切都不是问题。

    另一边莱比锡站在茶几旁边帮两个人倒水,说道:“要把她叫醒吗?”

    “算了,等她睡醒过来吧。”某种程度上面来说苏顾还是很贴心的,不如说不给人添麻烦的精神根植在思想中,正如当初在工作中除非要事他不要打扰别人的休息。

    苏顾接过莱比锡手中的水杯打量着周围,萨拉托加比起他的客气却显然要随意得很。此时她走到沙发边蹲下去看着提尔比茨的睡姿,笑着说道:“搂着枕头睡在沙发上呢。”

    接着她用手指戳了戳提尔比茨的脸蛋又戳了戳手臂,比起她的身材纤细,此时她的手指戳着提尔比茨的手臂明显感觉到弹性,她说道:“提尔比茨挺胖的。”

    苏顾看着,心想这样的身材算胖,稍微有些不理解,他说道:“根本不算胖吧,只能说是丰满,丰满都算不上,或许换一种方式来形容要更好一些,比较有肉。”

    “是吗?那姐夫喜欢肉一些的身材。”

    “我都喜欢。”说了一句,苏顾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面和萨拉托加讨论,因为对方没节操的性格大概随时准备着坑等着自己往下面跳。他拿起茶几上面的画板看着,画板上女性此时只有一个草稿。

    莱比锡也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她问道:“看起来煞有介事,你也会吗?”

    “素描的话最擅长,比如说画鸡蛋、苹果和瓶子。”

    “就会这些?”

    “画人也会一些,不过不好,而且我卡通会一些。”

    “比如说?”

    “比如说啊,大象、恐龙和怪物。”

    “画人呢?”

    “勉勉强强只会画女性。”

    “好糟糕,只画女性。”

    废话,我一个男人当然优先学画女性了,苏顾反驳:“你们不是也只会女性,你们的本子没有男主角的吧。”

    “哪有?”这样说着,莱比锡从茶几下面捡起一本书递给苏顾。

    苏顾翻阅着,随后惊讶说道:“居然有男主角?”

    这本上面似乎还真的有男主角,不过就是奇怪为什么是女主角调教男主角。

    他把书合拢,又说道:“我听说你们不是不画男性的?”

    “只是不出版,谁说不画的。”

    要说现在,苏顾和莱比锡其实也熟悉了,想着刚刚书上捆绑的剧情,他笑着说道:“你们口味真重。”

    “是吗?不过那个男主角是你,北宅画的,这是俾斯麦唯一给她画的,不过她画了一半就没兴趣了。”

    居然男主角是自己,但是完全不像。不过男主角是自己啊,这样想着他果断又把书翻开。

    莱比锡看着津津有味看着的苏顾,说道:“你自己的本子你居然看得起劲了。”

    苏顾说道:“我这人很随意的。”

    “他当然要看了,他还有诺言要实践。”苏顾才说完,萨拉托加突然说着。

    苏顾喝着水差点被呛住,咳嗽了一下,他想起自己原来说的话,谁画自己的本子就干死谁。

    随后萨拉托加看着苏顾的表情,看来对方想到了,所以她又说了一句:“欲仙欲死哦。”

    苏顾也不接话茬,就这么看着书。提尔比茨此时还没有从睡梦中醒过来,莱比锡又从客厅的柜子里面取出一个盒子,把盒子放在茶几上面打开,乱七八糟的干果全部都装在纸盒里面。

    莱比锡说道:“她在家里面储存了过冬的食物。”

    “是吗?”苏顾抓了一把瓜子磕着,随后他看到了旁边放着的一只可爱的招财猫,于是想要伸手碰一下,手还没有伸出去就被人先手一步,莱比锡已经抄起招财猫抱在怀中像是护食一般。

    “不要碰。”莱比锡连忙又说道:“这是我的存钱罐。”

    “存钱罐为什么摆在这里,不怕人拿走了。”

    “每天进门扔一个硬币进去,所以就放在这里咯。”

    “你存起来想要买什么东西?”

    “早就说了,不知道,反正存起来就好,反正你别想拿走。”

    “我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啊。我只是想起我以前也想做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才攒了一个星期就把钱掏出来买卡带了。”四合一的游戏机卡带在他小学的时候相当流行,除开互相交换卡带偶尔也会自己买。到现在依然记得才买回来就把卡带外面的外壳拆掉,然后所有卡带就变成电脑的内存条模样。

    “卡带是什么?”

    “没什么。”

    他们这样说着话,这时提尔比茨突然在沙发上面翻动了一下,然后她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四处看。

    她的侧脸红扑扑的,某种程度上面和小提尔比茨差不多,只是一个是成年版一个是儿童版。

    随后她看到了苏顾,然而此时她完全没有任何惊讶,说道:“唔,提督,你怎么在这里。又看到你了,真好。”

    又?

    此时不仅是苏顾疑惑,同时还有莱比锡疑惑。

    自己什么时候来过?

    提督什么时候来过?

    大家都是一副黑人问号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