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成长的路上多少眼泪(3000字)
    金发少女一直在那里说着,絮絮叨叨尽是“你为什么不认识我”“你凭什么不认识我”这样的话。老实说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没有见过就不认识咯。

    自己不认识,而在自己身边的萨拉托加也不认识,萨拉托加可不是那种只认得几个人的小孩子,所以估摸着不是自己的舰娘。又是叫自己老板?自己可没有当做老板,大概是认错人了。

    不过此时虽然被人揪着衣领让人不爽,但是他不至于那么容易生气,伸手拍开对方的手臂,苏顾苦笑着说道:“你认错人了。”

    “没有认错,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不会认错。”对面的少女却意外倔强地说着。

    就这样,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首先有些疑惑,随后伸出手用袖子在自己的脸上大力搓了一下想要擦掉脸上的化妆。不久后她放开手,她脸上的雀斑消失,皮肤也变得光洁起来,只是因为用力的关系变得有些红扑扑的。

    随后等到把自己真实的一面露出来,少女又说道:“那么你现在认得我了吧,混蛋老板。”

    “你真的认错了,我真的不认识你。”

    纵然此时把自己脸上化妆擦掉的金发少女完全称得上美女,但是苏顾依然不认识。随后他头转向萨拉托加,然而萨拉托加只是有些疑惑,随后若有所思:“有点像,但是想不起是谁?又好像不是。”

    那少女原本拿着自己的帽子,现在又将自己的帽子戴上,有些气愤说道:“认不出我是吧,那么我问你,她是你的小姨子。”

    苏顾回答:“嗯,算是,其实也不算是。”

    萨拉托加却一下搂住苏顾的手臂,俏皮说道:“虽然说小姨子也可以,但是其实老婆哦。”当然那个时候列克星敦就要称呼为大姨子了。

    “那就是了,那就肯定是你了。”少女自言自语说,看了看苏顾又看了看自己的展位:“我们这里是专门卖俾斯麦本子的,以前也有人来问作者是不是提尔比茨,那么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吧。想要来这里找提尔比茨,也就是北宅,而且是专门找上来的。是不是?”

    没有想到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的企图,苏顾沉默了一下,说道:“的确有点想法。”

    “既然是找北宅,那就肯定是了,还说不认识我。”

    “是有想法,但是,说真的,美女你谁?”

    此时自己都点破了,还装作不认识?

    金发少女一呆,她想象过对方可能说的很多话,比如说自己不记得忘记了之类的,要不然随便用什么词语搪塞过去,毕竟欠着薪水不还的人总是有各种理由。只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还装作不认识自己,稍微做得有些过分了。

    她肩膀耸动,冷笑起来,说道:“我谁?就算是你故意不想还钱也没有必要装作不认识我吧,想一想你欠了我多少薪水没有发了,这是说一句‘美女你谁?’就能够揭过去的吗?我谁?我的老板我的提督大人,我是莱比锡,是你欠了薪水没有发的舰娘。”

    ……

    如果说有什么是让人悲伤的事情,那么辛勤工作了好长时间就等着发薪水了,但是老板却突然跑掉了这绝对算得上一件。

    诚然以前听到的那句传遍大江南北的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广告,一开始对于那些广告词自己是不屑的也是不信的。

    然而当好长时候之后,亲眼看着自己的提督自己的老板在消失了好长时间后再出现,然后身边还跟着小姨子,这个时候不得不怀疑那个广告是真实的事情,果然就算是广告也是取之于生活用之于生活。

    当初自己在镇守府辛勤工作,每天都有远征的任务,白天的远征时间短任务次数多,晚上的远征时间长任务次数少,但是工作从来都没有停歇,而自己也没有倦怠。

    远征的任务不知道有多少辛苦,自己却没有抱怨,像是自己这样人,足以让人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我就像是一头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

    只是就算这样辛苦工作没有好处反而被拖欠薪水,悲哀。

    原本说好的薪水,原本自己就等着薪水发下来换成金子存起来。虽然就算是存起来,也没有什么想存大钱买的东西的打算。但是就算是存起来也绝对不是想要存在提督或者说是老板那里,而是想要存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然而就等着薪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镇守府的提督跑路了,等到自己提督跑路的时候才想到自己根本一点薪水都没有领到。

    提督为什么跑掉?以前的自己不知道。厌倦了镇守府的生活?想家?意外失踪?总而言之根本不清楚是为了什么。

    那么到今天突然看见自己的提督带着他的小姨子萨拉托加被自己撞见,终于回想起来那广告词,王八蛋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了。

    想一想自己一直以来的悲惨生活,当初镇守府还完好的时候,每天都有无数的远征任务,从来就没有停歇过。

    后来也不知道是提督变懒了还是怎么呢?总之出击的任务变少了,就连往常驱逐舰的所谓“炸鱼”工作都变少了,但是就算是这样,远征任务却没有停歇过,只是每个任务的时长都增加了。

    就是因为这样无休止的远征任务,当初镇守府里面都认不得几个人。

    提督离开后,原本想要和镇守府的管事人提一下。问列克星敦,她居然说不归她管,那就只能问当时的秘书舰德意志了。

    只是才穿过长长的走廊还没有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当时德意志穿着家政女仆装在做打扫,当时就没忍心问了,秘书舰混到这个地步简直比自己还要惨。

    想要自己去仓库看一下,但是仓库都被封掉了,然后自己就被封掉仓库的威尔士亲王瞪了一眼,说是就算是装备也要分解成资源,不能给人碰。威尔士亲王气势汹汹,从那以后一整天都没敢睡觉。

    总而言之一点薪水都没有拿,最后无可奈何从镇守府离开。

    后来做过好多份工作,比如说服务员、小商贩,后来还去应聘想要做片警,不过应聘片警没有成功。想了想去做舰娘雇佣军的话又太危险,毕竟以前连一次出击都没有过。

    在川秀侥幸遇见了提尔比茨,提尔比茨想要做画家于是邀请自己做助手做编辑做经纪人,那感情好呀,妥妥的,这么体面的工作正适合自己不是吗?

    本来以为是什么畅销漫画,最后不过是同人本子罢了。

    就算是同人本子也好啦,没关系,但是姑娘你只画俾斯麦是怎么回事,你姐姐不打你吗?得到的回答居然是打过了,所以现在都不露点了。

    不露点?也就是说你以前画的都是露点的咯,你姐姐没有打死你,她真的是你的亲姐姐。

    没办法这个时候只能自己操刀了,分镜、草稿、线稿、涂黑……咱们也是有梦想的人,既然你只画俾斯麦,那我就画胡德画欧根亲王画威尔士亲王就好了,两人搭配一下说不定也能够成为出色的组合。

    但是你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怎么一回事,你的梦想呢?你不能每天像是咸鱼一样就知道躺在床上或者躺在沙发上,而且还整天晚睡晚起,回笼觉和午觉一个都不缺,就算是爬起来就知道看本子,不能这样的。

    磨磨蹭蹭,好不容易有出版的机会,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到稿费。是啊,稿费的收信人不是自己呀,但是大部分的工作明明是自己完成的。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薪水,什么啊,没有薪水居然用本子来顶?这也行吗?本子居然变成了一般等价物吗?又不是贵金属是天然货币,本子凭什么变成一般等价物。

    以为装得懵懵懂懂就没有办法了吗?咱还是可以罢工呀。只是果然熬到最后,不管自己罢不罢工,似乎提尔比茨都是在罢工的样子,反正都是无所事事。

    全是不靠谱的人,全部都不靠谱,果然是被提督给了戒指的人,和提督一样就会赖账。

    好不容易有漫展,自己宅舍不得出门,好吧,我来代劳也没有关系。卖出多少本子就是自己的薪水,所以稍微有一点动力。

    于是早上出门稍微化妆了一下为了避免麻烦的搭讪,没有想要平时殷勤的工作人员在听自己一句“以前的样子都是化妆了,今天没有化妆”这样的话,立刻就表明自己还有其它事没有办法帮自己忙。

    没事,自己搭棚子摆桌子也没有关系,但是本子又不叫好不叫座,熬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卖出那么几本,但是整个人却因为早起的关系一下就扑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接下来被叫醒过来,乐呵呵想要卖书,突然发现客人是自己的那个王八蛋提督,他还带着他的小姨子,稍微有些荒唐了。

    当然要问他要薪水了,但是提督居然装作不认识自己,不想付钱就算了,居然装作不认识自己。

    这样想着,莱比锡这个个性要强的姑娘差点眼泪掉下来。

    纵然平时看起来气质狡猾而尖锐,但是此时她却一脸委屈,杜鹃泣血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她扯着苏顾的衣服,因为是自己提督的关系还不敢用心,想要做什么,一边的萨拉托加似乎在虎视眈眈。

    自己可打不过那个小姨子,而且想一想,提尔比茨、萨拉托加、反击号,小姨子似乎都超厉害的样子。

    莱比锡一脸委屈:“你们不能这样的,你们不能这样的。一个个都是这样,一个带着小姨子跑路,一个小姨子在拖欠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