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如往常的清晨
    洗脸、梳头、整理亚麻色的长发,做完这些列克星敦从卫生间回到房间。随后她就看见床上自己的妹妹萨拉托加还在熟睡。因为萨拉托加贴着最里面的墙壁,于是她只能让一条腿跪在床上整个身体向前倾,然后伸手将被褥向内折叠小部分以免冷空气灌进去。随后又帮对方拨了拨额前凌乱的刘海,妹妹熟睡的样子让人心安,再亲一口好了。

    做完这些她环顾四周,房间里面另外一个角落摆着一张铁丝床,铺着碎花的垫被和蓝色的被褥,那是属于约克城的床铺。

    往常约克城也是不到点不起床,待到临近上课的时间才知道爬起来风风火火地洗脸刷牙收拾形象,然后在早已吃得差不多的提督恶意的笑容下填肚子。自己也提过到点叫醒她的主意,不过被拒绝了,即便是很早就醒过来依然喜欢赖在床上,她的性格大概就是那个样子吧。不过这些天她不在,跟着提督外出实习去了,让人羡慕。

    原本小提尔比茨和萤火虫是和提督睡在一个房间的,不过这些天随着提督出去两个小女孩单独睡在一个房间。前几天还吵着想要和自己睡在一起,不过被拒绝了。虽然提督很宠着她们,但是自己不会,即便是小女孩也要学会单独睡觉了,不可能永远让大人陪着。

    等以后有了镇守府,她们也要有自己的房间,再赖在提督的身边,自己怎么办?

    不过尽管如此,每天晚上她都要起床几次看看她们的睡姿。不能趴着睡觉,在睡觉的时候要把头从被褥里面伸出来,这是必须注意的事情。不过似乎前几天的夜里过去看望她们的时候,还把睡得迷迷糊糊地萤火虫吓了一跳。

    此时列克星敦想着这些微笑起来,心想她们两个现在估计还在睡着吧,才这个点,就让她们再睡一下就好了。

    从房间走到客厅,将客厅的窗帘拉起来,清晨的阳光顿时洒进来。从窗外看出去能够看到茂盛的树冠,这条街并不是繁华的街道,而且川秀在一开始建设就注重绿化,禁止有污染的工厂,在这里大部分的行业都是以港口为基础辐射开的,整个城市空气清新。

    不可能有视线能够偷窥进来,即便穿着内衣裤在客厅走动也不用担心走光,一开始似乎提督就考虑过这个问题,该说是细心的提督还是占有欲强烈的提督呢?

    整理自己的形象,整理房间,每天这样的生活对于列克星敦来说过于平静,没有出击没有战斗也没有数不清的文件,但是让人感到心安和温馨。

    随后她走到客厅玄关里面换上鞋,需要要出门了,好在这条街的菜市在不远的地方。不久后,她就带着肉和蔬菜回来。

    昨天吃的早餐是油条和豆浆,前天是米粉,偶尔也会用晚上剩下的冷饭做炒饭。然而她今天准备做粥,皮蛋瘦肉粥。淘米、切好碎肉、捣碎皮蛋,将锅架在灶上。

    旁边房间传过来窸窸窣窣的起床声,不久后,一双手臂从她的身后将她抱住,头贴着她的背。

    “姐姐~”

    她的手掌沾着水不好有什么动作,随后她伸出手指点了点环住自己腰上的手臂,轻声说道:“加加,你那么大一个人还在撒娇。”

    随后手臂松开,列克星敦转过头,萨拉托加站在她的面前,后者穿着睡衣拖鞋,金色的发丝凌乱、睡眼惺忪。

    萨拉托加打着哈欠说道:“姐姐,那么早就起床了啊~”

    “我不早,你才早。”

    “是啊,那我还要回去睡一下。”萨拉托加说着想要回头继续睡。

    “别睡了,也该起床了。”

    这样说着敲门声响起来。

    列克星敦说道:“大概是西格斯比她们过来了。”三个小女孩每天都要过来学习顺带蹭早餐,虽然她们的姐姐弗莱彻会给她们早餐钱,不过她们很多时候都是跑过来吃省下零花钱,这一点自己也没有想要点破。

    “加加,你去开门,先从猫眼看一下,如果是推销的话就不要开门了。”

    “推销也不会那么早的。呵呵,我想起上次那个过来推销的人看见你都呆掉了,结结巴巴话都不会说了,就这样的人还做推销员?”萨拉托加这样说着,在外人看来她或许总是冷着脸,但是在自己姐姐前面却是欢乐的姑娘。她想着上次的推销员,原本舌灿莲花,但是一看见围着围裙露出一脸温婉笑容的列克星敦缺突然说不出话来,即便是最后被拒绝了,临走的时候居然在感谢。只是这样有了一次,后来再有推销员连门都不开就会被拒绝。

    萨拉托加拖拖拉拉走到客厅去开门,一下子几个小女孩就跑了进来。

    首先是一阵“加加姐姐好”然后又是一阵“列克星敦姐姐好”。

    萨拉托加说道:“你们去把小宅和萤火虫叫起来,准备吃饭了。”

    随后三个小女孩跑到小提尔比茨的房间,打开门,撒切尔一下扑到床上然后爬到小提尔比茨身上,现在大家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即便做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关系。

    撒切尔凑到熟睡着的小提尔比茨大声喊道:“小宅,起床啦,吃早饭啦。”

    “唔,撒切尔,从我的身上起来。”

    撒切尔这样来了一下炮弹从天而降的动作,睡在旁边的萤火虫也醒过来……

    总算是大家都起床了,可是小女孩麻烦多多,列克星敦要反复叮嘱:“刷牙洗脸。”

    “小宅,你把头发梳一下子。你说短发不用梳洗?短发也要梳。”

    “萤火虫,你过来我帮你把头发扎起来。”

    萤火虫抱怨道:“不要扎了,好麻烦。”

    列克星敦说道:“那怎么行,你现在跟小宅学坏了呀。”

    一阵忙活,随后她掐了掐了已经扎成双马尾的萤火虫的脸蛋,在这一点上面她跟着自己的提督学坏了,那是来自苏顾的坏习惯。不过要说苏顾是纯粹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列克星敦做这样的动作则完全是亲昵的表现。

    饭桌上面,萨拉托加说道:“姐夫应该快回来了吧。”

    “不知道。”

    “会不会先回家?”

    “应该会先去学院吧,我也不知道,说不定。”

    沙利文把碗捧起来说道:“再来一碗。”

    “好。”列克星敦帮沙利文盛着粥,又说道:“不知道他在那边怎么样?约克城没办法好好照顾他吧。”

    萨拉托加敲着碗说道:“约克城,胸大无脑。”

    “加加,不要乱说。”

    萨拉托加不乐意说道:“就是嘛。”

    列克星敦用勺子搅拌着粥,说道:“不知道他会不会又遇见以前的同伴。”

    “哪有那么容易遇到。”

    “普通人大概一辈子都没办法见到几个舰娘,但是作为提督,接触的都是提督和舰娘,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不定。”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姐夫想要去找提尔比茨,也就这几天吧。”

    “提尔比茨?这件事情我都没有听说,你居然知道呀。”

    萨拉托加发出惊讶的“啊——”的声音,连忙解释:“他不好意思和你说,就是俾斯麦的本子啦,他怀疑是提尔比茨画的。”

    列克星敦对于自己妹妹萨拉托加意外敏感的表现笑了笑,说道:“这样啊。”

    随意说着话,列克星敦带着几个小女孩上课,客厅里面只有萨拉托加一个人,不久后到中午。

    这个时候开门声响起来,萨拉托加转过头去,她刚刚从沙发上爬起来喝了一杯水才坐下。此时阳光从窗户照进客厅,肉眼能够看到空气中微尘在飞舞,窗外的树叶也在风中沙沙响,她看着走进来的人,露出甜甜的笑容叫道:“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