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缥缈的传言
    已经准备结束作为提督的实习,此时苏顾坐在镇守府往下的一条高高台阶上眺望着远处的海面。海面平静,偶尔有船只驶过。这样没有目的地坐着不久后约克城坐在他的身边,说道:“提督,给我说一下你以前镇守府的事情吧?”

    “以前的镇守府,就是你知道的那个样子啊,列克星敦不是都和你说过了。”其实苏顾自己也没有办法好好描述以前的镇守府应该是怎样的场景,此时没有办法只能随意敷衍着。

    约克城双手托着脸说道:“列克星敦姐姐就说过了一点东西。”

    “反正就是那个样子,如果非要说的话是挺强的镇守府。”

    “挺强?那为什么不出名呢?”

    苏顾摊开手,说道:“为什么不出名?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大概是因为很低调吧。”真正的原因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为什么出现这个事情?游戏会突然变成现实,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很多东西没有办法解释,不过解释不了就不解释了,这本来就是玄之又玄的事情。

    约克城问道:“那个埃克赛特真的是你的舰娘?”

    苏顾无趣说道:“假的。”

    约克城自然不信,她说道:“那到底怎么一回事?她看起来很高兴又不高兴的样子,不是说不高兴应该说有点迷茫的样子。就像吃了好久的青菜,突然给我吃肉,总是觉得不对劲,别人问我要不要,我还是说不要,总觉得很担心。”

    苏顾没好气说道:“有你这样比喻的吗?一个吃货。”

    对于吃货的评价约克城没有半点不高兴,她一直认为那是褒义词,她笑呵呵说道:“比喻挺好的啊,不过说吃货的话我比不上赤城姐。”

    苏顾瞟了约克城一眼,说道:“那你是个饭桶。”

    约克城佯怒,她站起来作势要踢,然而根本不敢动手。不过随便想了想,怒火又消失了自己坐下去,她没头没脑,也不是那种擅长记仇的人。七秒记忆的鱼?

    约克城问道:“你以前的镇守府到底有多少舰娘?”

    “一两百吧。”

    “瞎说吧,还一两百,你还不翻天去。”

    “你跟着谁学来这些话?”原本约克城说话还是正正经经,也不知道先和谁学来这些。

    苏顾继续说道:“和你说了你又不信,你到底想要我说一些什么?”

    约克城想了想,她根本没办法察觉苏顾的心情,对于自己提督以前的镇守府了解不是很多,她想了想说道:“那你说说大黄蜂吧,我妹妹,她为什么还没有把你打死。如果你敢抢我的装备,我反正踢死你。而且,舰载机你给了谁?”

    是想要说舰载机b-25的事情吗?最强炸b是突击者号,而且当初的立绘开胸毛衣那么棒,当然是给突击者了。他就这样想了想当初捞船的事情,当初就连相对来说比较好捞的轻型航空母舰巨像都没有捞出来,三把就把大黄蜂捞出来了。然后立刻就把装备拆了下来,接着就把大黄蜂放着不管,现在想了想如果真实存在这种事情还是真的有些造孽,可怜的大黄蜂号。

    不过苏顾不准备多说大黄蜂的事情,他只是反驳:“你身上的舰载机萨奇水牛,我看一眼都不想看,什么垃圾舰载机。”

    约克城一呆,家里面的那几个航空母舰就属于自己最差了,还真没办法反驳。她只能无奈坐在台阶上把自己修长的双腿伸直,她穿着短裙和白色长袜再搭配黑色皮靴,苏顾看了一眼,纵然曾经被踢了一脚,他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双修长健美性感的长腿。

    苏顾说道:“你穿得这么少?”

    约克城晃着腿,说道:“不冷啊。”

    “美丽冻人。”

    “提督夸奖我吗?夸奖我也没有好处,你想要做什么就找萨拉托加吧。”没节操的小姨子,即便是约克城也知道了。

    “我是说冷冻的冻。”

    约克城在台阶上面曲起腿,双手环住膝盖,然后头枕在膝盖上,说道:“提督已经开始穿秋裤了吗?”

    “没穿。”

    “真的?”

    苏顾打开约克城的手,说道:“不要摸我的裤子。”

    “真的呀,那我告诉列克星敦姐,你那么冷都没有穿秋裤。”

    “你去告诉啊,真当我拿你没有办法,等我以后拥有镇守府就把你关小黑屋里面,而且你也没有错。”

    “你能不能得到镇守府还不知道是一回事呢?”

    “妥了,晚点就拿得到我的评价了,优秀,很稳。我跟你说吧,只是我放开了,就没有我不擅长的事情,要知道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

    “吃盐吃得多是你口味重。”

    苏顾一愣,心想,不讲道理了,约克城居然懂得反驳了,这还挺犀利。

    在镇守府外面的台阶上面晒了半天的太阳,和约克城瞎扯了半天的时间。苏顾看着被风吹得摇晃的树木,对方的镇守府实在算不上大,这家镇守府的港口也不是什么正经深水港,只能够走一些小船。此时他看着几个小女孩从码头打打闹闹跑过,驱逐舰总是成天瞎开心,他突然有些怀念小提尔比茨了。

    苏顾说道:“晚上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就准备离开了。”

    “那么快?”

    “你没长脑子吗?应该说很慢了,我倒是想要越快越好,寄人篱下的感觉真是不好。”即便前辈陈南对自己很好,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很多时候放不开。

    约克城说道:“那我也算是寄人篱下吧。”她想要说的意思是自己算是寄苏顾篱下。

    “那你可以去找你的星辰大海。”

    “唉,不要吧。我只是随口说一下。”

    说了一会儿话,准备回去吃晚餐,然后就这样睡一觉就到了第二天。

    苏顾两人过来的时候是乘坐陈南的船顺路过来,如今回去却需要单独乘坐客船,因为陈南已经没有时间送他们回去,而且单单为了送人就开着船去那么远的地方稍微有些不划算。

    陈南走到苏顾旁边,他把关于实习的信封递给苏顾,随后说道:“没什么好隐瞒的事情,我给你的是优秀的评价,不过这个信封你不能拆开看,下一次遇见我们就是同僚了。”

    苏顾笑着说:“你永远是我的前辈。”

    陈南也露出笑容来:“就算是现在遇到以前军队里面的老班长我还是要敬礼,哈哈。可惜我没办法去送你们了,我还有自己的事情。”

    “没关系没关系,你送我们还不好,我们还要去附近逛一下啊。”

    “是吗?”陈南笑了笑,说道:“毕竟带自己的舰娘来,多培养一下感情,都有好处。”

    苏顾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站在码头,海鸟在天空盘旋。陈南摘下自己帽子摸了摸自己的寸板头,看着波涛汹涌的海面,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记得你问我要各地镇守府的资料,这个东西我不能给你,也没有。不过别的东西倒是没有关系,一直以来忘记和你说,我记得你也问过我有没有听过什么流浪舰娘的传言。不知道这个传言算不算。有如传奇一般,又如同是噩梦一般,绝对的旗舰和绝对的旗舰杀手。她在世界各地出现却从来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因为各地都有她的传言,以至于除开当事人都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事情。”

    陈南继续说道:“那个舰娘啊,她是继承了战舰俾斯麦之魂的舰娘,也就是俾斯麦了,如同黑色幽灵一般轻而易举的击溃深海舰娘的编队。而且她和一般的俾斯麦不同,她没有褐色的短发,她有着银灰色的短发,英姿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