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邀请
    莉娅和陈南都没有和苏顾他们说太多话,算是很自觉地给了他们空间,莉娅原本也就是嘴巴说得起,但是行动的话却是谨守自己的本分,毕竟她相信一个普通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强迫一个舰娘做什么?即便是埃克塞特温和而包容,但是又不是那些本子里面稍微被人威胁就什么都不知道的母猪。额,你说本子啊,每个人都有自己隐藏的一面嘛,她也看过。

    另一边原本大家沿着教堂外面的广场走了一圈,随意说着话就已经到了傍晚。然后苏顾就带着大家坐在小镇的小餐馆里面,对于苏顾来说吃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过最主要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当地特色的小巷子、码头还有十几人才能合围的大树,到处都转了一下。

    已经和自己的前辈陈南约定好离开的时间,此时苏顾也没有在意。

    饭桌上面,埃克塞特说道:“那个人是你的前辈吧,陈南可是很厉害的。”

    苏顾疑问:“很厉害?但是他的镇守府并没有太多强大的舰娘啊。”他有底气说这样的话,毕竟就算是列克星敦一个人都可以一人成军。

    埃克塞特说道:“不是说他的镇守府很厉害,是说他那个人很厉害,很有坚持。”

    “很有坚持,到底怎么回事?”

    “唉,不能说的。”埃克塞特有自己的坚持,即便是提督的要求也不会说,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说话很容易倒人胃口。

    此时她想起陈南,除开莉娅,其实她也听过对方的心里话。

    以前在部队只是当士官,后来和现在的妻子结婚,然后有了机会提干。本身就是很有能力的人,在提干之后很快获得了推荐成为提督的机会,在那一批被部队推荐的人中是仅有的几个成为提督的人。

    成为提督意味着有很多的诱惑,那些明媚可爱的舰娘会把自己的提督当做是很重要的人,所以舰娘往往很容易找人喜欢。当时他已经有孩子了,面对妻子的不安,当时就做出了承诺,即便是成为提督绝对会忠于妻子。

    而随着他成为提督,妻子没有办法在他的工作上面给予他帮助,而且某种程度上面来说出生优渥的妻子有着一些大小姐方面的脾气,因为年纪越来越大,脸上渐渐有了鱼尾纹,渐渐的也学会了家长里短。而他的舰娘呢?秘书舰西弗吉尼亚,美丽而能干,又似乎永远不会衰老,不会如同一个普通妇女一样喜欢八婆这样那样的事情,能够在任何事情上面让他感到心安。

    爱上一个这样的舰娘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他的确也是爱上了,而且也知道自己的舰娘也喜欢他。

    他来过这里倾诉过很多遍自己的心里话,也正是因为这样自己知道对方所想的。

    这一边他是的的确确爱上一个舰娘西弗吉尼亚,那一边他却依然记得自己的承诺,会绝对忠于自己的妻子。在这种情况下就很容易陷入挣扎和迷茫,所以经常来。然而时至今日,他都没有碰一下自己的舰娘西弗吉尼亚一下,守护了当初的诺言。

    以正常的情况来说,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有时候就在想自己的提督都给过好多人戒指了,他都没有在意过。而且记得自己似乎有一次听到陈南也说过,妻子允许他和舰娘结婚,然而却被他拒绝了,因为这样的允许正是妻子不安的表现。

    不管怎么说,又不管伤害了多少人,对于埃克塞特来说,陈安的确是一个有着自己坚持的人,即便那只是一些刻板又迂腐的想法。

    埃克塞特歪着头说道:“提督,你跟着他学习真的很好。”某种程度上面来说,自己的提督是最不守信诺的人了,比如说可怜的凌波号的戒指。又比如说,当初口口声声只爱你一个,下一刻就给了人戒指。而且还喜新厌旧,对每一个新来的舰娘都好,等到又来了一个新的舰娘又对新人好了。就像是那一句话说的,男人也很忠诚,他永远喜欢十八岁的漂亮女人,自己的提督大概就是那样了,永远喜欢新来的舰娘。

    此时苏顾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一些什么?”关于埃克塞特心中想的东西他肯定没有办法知道,自己要跟着陈南学习这是本来就是的问题,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被刻意地提起吧。

    埃克塞特当然不会把自己想的东西说出来:“没什么,就是说提督要多努力了。”

    “努力吗?我其实觉得的确做得很好了,除开这两天,前面的时候我每天都在不停地走动,学会调解矛盾,学着做计划和报表,虽然这些一开始就会,也学着了解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觉得这辈子最努力的就是这一段时间了,嗯,以前备考的时候也很努力。”

    “是吗?那大家就会很高兴。”

    苏顾看向换了一身常服,而不是原来修女装的埃克塞特,又看了看在自己的旁边的约克城用叉子插着炒面吃着,自己此时则用勺子一遍遍搅拌着碗里面的鸡汤。

    “过一段时间就结束实习了,很快应该就有我的镇守府了,镇守府应该不会再选到原址了,那个地方我不是太喜欢,夏天太热,蚊虫也很多。我大概会重新选一个地方,通电、排水、可以的话还想要做地暖,我喜欢大家过得好一些,享受我很会,我希望大家也能够享受。我没有战斗力,只能在这个方面努力了,我觉得比起争霸世界让大家过得更好是更重要的事情……”

    这样随着说着。

    埃克塞特看着苏顾的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问道:“提督,你想要说一些什么吗?”

    老实说苏顾一直以来最讨厌的就是尴尬了,所以最怕的事情就是拒绝,埃克塞特对于自己的感情不知道,不过想来也就是五十了,五十算是高还是算是低呢?没个标准,圣胡安就只有五十的好感,对于自己就很期待。此时面对埃克塞特,苏顾想了想,他想到和小提尔比茨的约定,想到圣胡安这样的舰娘的期待,说道:“你要和我们一起走吗?虽然现在还没有镇守府,但是应该会很快就建立起来。”

    埃克塞特很明显地呆了一下,没有想到是这个问题,其实她也一直在回避,随后她说道:“那个,那个,还是暂时不要了吧。”

    尴尬、失落,很多情绪涌上来,苏顾抿了抿嘴唇一副能够理解的表情,说道:“是吗?那就算了吧。”

    见到苏顾的表情,埃克塞特连忙解释道:“不是提督你想的那样,我,我啊,姐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我,我只是想要等姐姐来找我,然后再去找提督。”

    “所以……那个啊,提督把地址留给我吧。还有,如果以后有镇守府了,也要来通知我,反正我就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