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零九章 小心威尔士亲王
    过去的生活有很多不愉快,那就是如同一个透明人一般在镇守府生活好长的时间。如果要说愉快的事情的话,大抵是在镇守府认识了很多同伴,首先要说的当然是自己的姐姐约克号,后来又认识了盐湖城和彭萨科拉,她们都是自己很好的朋友。大家一起聚在一起也很开心,当然若是抱着恶意地去想,说是败犬的聚会也可以,不过自己不在意啦。

    然而不管过去的生活有多么愉快或者不愉快,对于像是自己一样的舰娘来说能够找到自己的提督就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往事种种也就不需要深究。

    埃克塞特此时坐在教堂外面大广场边缘的长椅上,她目视着广场中心的一个超大的喷泉池。她记得喷泉池偶尔有人会将硬币抛进去,然后许愿,但是自己所在的这个教堂也不是什么正经的教堂,许愿大概也是没有用处吧。

    似乎蛮久前,自己的同伴莉娅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一些金鱼和红鲤鱼养在池子里面,只是金鱼很快就死掉了,倒是红鲤鱼都还活着。后来有小贩在旁边出售鱼饲料,很受小孩子的欢迎,小贩的价格合适,对鱼也有好处,所以大家都没有阻止。只是现在这些鱼只要看到有人坐到旁边就聚拢过去,真是好没有自觉的鱼,为了一点饲料摧眉折腰。

    在不久前也有些人想要从喷泉池里面捞硬币,不过喷泉池里面的水挺深的,小额的硬币也不值钱,捞硬币还要冒着被人揍的风险,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人做这样的事情了。

    此时广场上面的鸽子随着一个小女孩的奔跑和呼声飞向天空,埃克塞特就坐在长凳上面晃着腿,她本来就不是刻板的人,此时表现得就像是小女孩一样。

    她一身黑色修女装,粉色的长发从两侧流出来,比起当初游戏中那样给人诱惑的修女装,这一身修女装明显要严实得很多,这才是正正经经的修女装嘛。

    此时埃克塞特说着:“……等到胡德走了之后我就跟着姐姐走了,走了是走了,但是似乎谁都没有发现我们……”

    “我们去了很多的地方,到后来才来到这里,于是就成为了修女。虽然说是修女,其实要说很虔诚也算不上啦,待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能够帮助很多人……”

    听着埃克塞特说话,苏顾脸色变得古怪,虽然很不想问,想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还是问道:“说起来,那个忏悔室里面和我说话的是不是你?”

    “是啊,没有想到提督心里有那么多想法。”埃克塞特眼神清澈,根本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她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而苏顾原本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就是在想那个人不会和自己有什么交集,没有想到会出现那么尴尬的事情,心里面的邪恶想法都被自己的舰娘知道了,此时他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

    埃克塞特眨眨眼睛:“说起来提督为什么要否认?你说那句不伦不类的方言我就知道是你了,你从来都不用俺这个词语。”

    苏顾坐在埃克塞特旁边,肩膀耷拉着一副无力的样子,说道:“那想法很变态吧,那就是原因了。”

    “也是哦。”埃克塞特有些理解的点点头,那些事情让认识的人知道的确尴尬,她也不是玻璃心的人。只是想了想,她调皮说道:“可是我说不定会失望的。”

    苏顾说道:“可是你失望离开的话,说不定我又会叫住你,然后告诉你我就是你的提督。反正我觉得我就像是鸵鸟一样。”就像是以前自己老妈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帮自己送水果,每次进来她都会发现自己的电脑都切成桌面,有些事情没办法不怂呀。

    “鸵鸟是什么意思?”一些梗埃克塞特当然不清楚。

    “把头埋在沙子里面,就当无事发生。”

    埃克塞特咯咯笑起来,说道:“当无事发生又有什么用,已经发生了。”

    苏顾一拍手,说道:“所以就是那个样子了,我心中乱七八糟地想着很多事情,还没有决定该怎么办,你就突然出现了,吓了我一跳,就随便说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

    “那我的错咯。”

    苏顾诚恳说道:“我的错。”

    “那么让我猜一猜你说的小女孩是谁?到底是谁最先遇到你的,是空想?”

    “不是。”

    “拉菲?”

    “也不是。”

    埃克塞特手指曲起放在唇边一脸疑惑:“驱逐舰里面我记得你最喜欢这两个吧,不是她们还是谁。”

    “小宅。”

    埃克塞特有些气恼:“忘掉她了,忘记她也是小女孩来的。说起来《白兔糖》是什么剧情,我从来没有听过。”

    “没有听过最好不要听了,反正觉得结局挺变态的。”

    埃克塞特似乎发现了自己提督对于自己心中邪恶想法被人知道的苦恼,她说道:“其实你说的那些不算什么?有很多提督的想法还要变态。”

    苦恼当然苦恼,不可能因为埃克塞特一句安慰就好过来,只是苏顾现在有些好奇,于是问道:“说说看。”

    “说说看?不能说,就算是提督你的要求,我也不能把别人的隐私告诉你。”

    苏顾不是喜欢为难别人的人,他说道:“好吧。”

    埃克塞特突然说道:“比起这样,提督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

    “以前?那我以前算是什么样子的?”关于自己过去的形象每一个舰娘有不同的看法,此时想要听一下。

    埃克塞特回忆着过去,说道:“以前啊,怎么说呢?更为所欲为一些吧,不在乎大家的想法,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基本就不会纠结。”

    在忏悔室里面的时候,提督和自己说的事情现在记得清清楚楚,提督居然会因为喜欢谁而纠结,心里面有很多邪恶的想法却因为道德准则而约束自己。相比于以前的提督为所欲为得多,根本不在乎大家的想法,也不会照顾人的心情,现在的提督好得多了。

    埃克塞特小声说道:“我虽然在镇守府没有什么存在感,不过镇守府里面的传言却听了不少。以前的你最喜欢骚扰海伦娜,让人穿着泳装待在你的办公室里面,即便不同意你老是想要去戳人家。戳海伦娜的胸部或者是扯海伦娜的泳裤,然后看着人家红通通的脸却在旁边哈哈大笑。”

    埃克塞特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和很多的提督都交流过,其中有厉害的人,也有弱小的人。此时即便是自己提督的黑历史,这样说出来她也没有顾忌,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弱气舰娘了。

    被人当做是色狼变态,不过那是因为游戏的关系了,苏顾连忙解释:“是意外,意外了。”

    埃克塞特随意应着,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估摸着是没信,她问道:“提督,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有那个人是谁?就是说你是苏某的那个人。”

    那个人说的是约克城,埃克塞特以前在镇守府当然没有见过,不过她看得出对方和她自己的提督很亲密,所以此时就问一下。

    “约克城,是很难办的家伙。虽然心直口快,不过人挺好的。至于我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我在实习,陪着我的领导来这里的。”

    “实习?我们不是有那么强大的镇守府了。”埃克塞特可爱地歪着头,一只白鸽扑腾着落在她的身边,于是她伸出手抚摸着鸽子的羽毛。

    苏顾坐在长椅上面想着那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港区,说道:“看来你从来就没有回过镇守府了。”

    他的声音没有责备的意思,但是埃克塞特此时脸红起来,想着自己似乎真的没有回过镇守府。不过毕竟出来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已经成长了,她大方说道:“是啊,出来了就没有想到回去看看。”

    随后苏顾将镇守府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提督现在还在为镇守府的事情而努力咯,不是长草提督了,真好啊。”

    苏顾说道:“我现在的目的就是把大家都找回来。说起来大家因为我而离开,现在我又想把大家找回来,是不是很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做什么?很过分?”来到这里那么长时间,很多事情都适应了,此时把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也不感觉什么。

    “把大家找回来?”这样说着埃克塞特变得迟疑起来,她说道:“说起来,我在这里遇见了威尔士亲王,她也是像是你一样,她把自己憋在心里面的话说了一遍立刻就走了,什么开导和安慰都没有听。”

    苏顾好奇问道:“你和她说了什么东西?”

    “说了什么也不能和提督说,那些事情只能我们自己知道。”

    “那你知道她在哪里吗?”苏顾想起了萤火虫,可爱的小女孩一直惦记着自己的事情会让人担心。

    埃克塞特回答:“没敢和她说话,所以不知道。”

    随后她又迟疑说道:“嗯,提督,那个……如果你遇见了威尔士亲王,最好不要和她单独待在一起,不要单独和她走,最好让列克星敦陪着你。”她想起了威尔士亲王说的话,对方的话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玩笑。此时不能把威尔士亲王说的话说出来,但是稍微提点一下自己的提督应该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