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零七章 埃克塞特
    埃克塞特走在走廊上,阳光穿过花窗照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映出五颜六色的光斑,微风吹来,绣着百合花的窗帘被风吹得鼓起。

    在镇守府的大家东奔西走之后就和姐姐约克号一起离开,在流浪一段时间后就来到这座岛上,此时来到这座岛上已经很长的时间。

    来到这座岛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有一家教堂,当然叫做修道院也可以,反正乱七八糟。这间教堂是主要是为了帮助那些陷入困惑的舰娘和提督,自己两人对于这种能够帮助他人的事情很感兴趣,不久就成为了这里的修女。

    在这里什么都很好,唯一让人尴尬的就是称呼吧。有人叫我们修女,也有叫我们神父,还有叫小姐,最麻烦的是叫我们尼姑的,总感觉那个称呼很糟糕,宁愿被叫修士。

    记得有一次坐在广场边听到有人在说话。

    “这里面的都是修女,都是舰娘。”

    “你说那些尼姑?是舰娘,还很漂亮。”那个起码五十多的提督总是喜欢用尼姑的称呼。

    自己坐在旁边听着超尴尬,不敢说话。

    到现在成为这个岛上教堂的修女已经有很长的时间,粗茶淡饭、清心寡欲。姐姐约克号不太受得了这样的生活,后来就离开去了远方,只有自己还在这里。日子虽然很平淡但是挺喜欢这样的生活,能够帮助那些陷入困惑的提督和舰娘,深感荣幸。

    这些时间听过很多提督或者是舰娘的祷告、忏悔或者是树洞。

    有些提督对于自己日渐膨胀的权力和控制欲望感到茫然失措。

    也有的提督对于自己和很多舰娘结婚而又没办法同时照顾到所有人,而为自己的贪心感到不安。

    也有提督对于自己让舰娘陷入危险的地步导致大家沉没而忏悔,不过虽然他是忏悔了,但是似乎没有感到后悔,他坚信着自己没有错,自己是在为所有人的生命和财产在努力,即便是自己也为此受伤而残疾。

    自己当时听着,心想,如果不后悔为什么要忏悔呢?自己不太理解。人类是很复杂的生命,不像是舰娘一样往往心思单纯,他们一会儿高尚一会儿又很卑劣,他们媚上欺下渴望权力,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却又能够舍身求仁。他们出过英雄也出过罪犯,因为人类难以沟通,很多舰娘需要人类作为提督。

    这些时间里面,自己也帮助过很多舰娘。

    比如说对于自己的提督抱有扭曲的爱,想要让提督永远陪在自己身边的舰娘。

    又比如有舰娘说想要把自己的提督浸泡在福尔马林里面做成标本永远陪着自己的。自己宽慰了一下,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做?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那样的事情不行吧,最多就把自己提督关起来就好了。

    似乎也有舰娘来忏悔,说自己想要逆推自己的提督,但是还没有做,有些犹豫,想要到这里来寻找答案。

    甚至有一次还有个舰娘来说,她的提督逃跑了,如果被她找到的话她要把自己的提督像狗一样关起来。记得那个声音有一点熟悉,不过没有在意。

    后来在教堂外面的广场看见了喂鸽子的威尔士亲王,差点都认不出来,她金色的长发没有像是以往一般用发簪别在头上而是披散下来。不过,虽然那是威尔士亲王,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是想起忏悔室里面的那个声音,当时根本不敢上去打招呼。错过了那次机会,可惜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威尔士亲王了。

    此时埃克塞特想到威尔士亲王,又想到了自己以前的镇守府还是自己的提督。

    从什么时候到镇守府就位的呢?代号叫做“女武神行动”的一次镇压深海行动吧。和自己一起到镇守府的有姐姐约克号,还有前卫号、伊丽莎白女王和皇家方舟,好像潜艇u81也是在那个时候一起到的吧。

    不过那么多人里面能够得到青睐的只有前卫号,她立刻获得了演习的机会,只是也总是被嘲笑成背锅少女。

    前卫的外号是锅卫,列克星敦外号是太太,不过她的确是提督的第一个婚舰,叫太太也没有错。萨拉托加是小姨子,俾斯麦被叫成猫,昆西是ovo,很多舰娘都有外号。而自己呢?是被彻底遗忘的那一种。

    记得最初和姐姐约克号一起去过一家大图书馆,大图书馆里面的藏书有很多,有的书就介绍了舰娘。当时抱着好奇的心情去看,列克星敦的资料,洋洋洒洒地写了好多页,一些事迹甚至配了图片,还有一些生动的插画。关于提尔比茨的资料也有很多,甚至还有人写了奇怪的关于建造提尔比茨的建造玄学。

    后来翻到介绍自己埃克塞特的资料呢,薄薄的一张纸都没有写满,看起来自己不仅仅是在自己提督的眼中不起眼,在世人的眼中自己也很不起眼嘛。虽然一开始就在想不用对自己抱有期待,但是真正的翻阅着手中书本的时候,真正看见关于自己的资料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失落感油然而生。

    为了这些东西,姐姐约克甚至想要和大图书馆里面的工作人员理论,不过后来被自己劝走了。

    想一想,不管怎么,一路走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呀。

    此时抱着重重典籍穿着黑色修女装有着粉色长发的埃克塞特走在庄重典雅的走廊上,她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往事,这时一个同样在这间教堂工作的同伴走过来。

    “埃克塞特,怎么样?今天有帮助哪个陷入困惑的提督和舰娘吗?”

    埃克塞特说道:“有的,一个陷入困惑的提督。”

    果然还是待在这里好一些,比起以前的镇守府在这里至少还有存在感,被人需要和拜托的感觉真好,不用每天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连名字都没有被人记住。唔,最讨厌别人把航空母舰埃塞克斯和自己约克级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叫错啦,自己不是饺子,也不喜欢吃饺子。

    “是什么样的困惑呢?”

    埃克塞特摇摇头说道:“不能说,保守秘密是我们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是吗?那你晚上出门不要叫我陪你一起。”

    虽然她很害怕夜晚,但是这和职业准则来说还是微不足道,埃克塞特说道:“不叫就不叫。大家是信得过我们才来倾诉自己的心里话,传播禁止。”

    “那么那些变态萝莉控对驱逐舰有想法的家伙要曝光出去吗?”

    “只要没有做就可以,只是心中想一下的话,谁心中都有妄想。况且大多数人虽然口口声声说是萝莉控喜欢驱逐舰,那不过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和提督间的调侃。”

    “那真的做了呢?也不曝光吗?”

    这次轮到埃克塞特陷入迷惑,她老实说道:“不知道,不过你是我的前辈,你应该知道的。”

    对面的同伴笑起来,说道:“任何事情都不说,谁都不说,只能自己知道,不然传出去我们的教堂就完蛋了,没有任何人会相信我们了。至于那些变态萝莉控,交给宪兵就好了,她们有的是眼线。”

    笑着说着,随后想到什么,这时同伴问道:“说起来这次有两个提督过来,你要认识一下吗?”

    “不要,我有提督,就算他不喜欢我,只要没说不要我,我就绝对不会离开他。”

    顿时同伴嘟嚷着:“老古板老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