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零六章 倾述
    苏顾站在黑漆漆的房间里面,他从来都没有去过忏悔室,他不需要忏悔也不需要树洞,甚至不习惯向谁倾述什么,此时被推进来他是不愿意的。

    他记得忏悔室又名告解厅,是天主教信仰中七件圣事之一的告解圣事。信徒们向合法圣职人告罪,并对所告的罪痛悔并定改,籍同一的神职人赦罪后,便从天主获得领洗后所犯罪过的赦免。

    他自己从来都没有犯过罪,此时想要说什么也无从说起。不过想到自己前辈所说的话,这是一个不算正经的教堂。虽然这里还是叫做忏悔室,或许有另外一个词来形容也贴切,心理铺导室。

    此时苏顾敲了敲忏悔室的墙壁,问道:“有人吗?”

    “嗯。”

    “你是舰娘吗?”

    温柔而富有包容力的声音传过来:“我是舰娘。”

    “我说,真的有提督来这里把自己的心里话出来?”

    “有的,因为作为一名提督也有很大压力。”

    “你真的不会把我的话说出来?”

    “放心啦,我是舰娘,权力和金钱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甚至来到这里后我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么长的时间来,我们什么样的秘密都听过,从来就没有什么信息从我们这里传出去。”

    温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宽慰:“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们说,如果为难的话就不说。如果你有什么难办或者纠结的事情也可以告诉我们,能够帮到你们就最好了,帮助他人这是我们的追求。”

    苏顾不知道真假,反正也是人云亦云了,姑且相信了。此时他靠在忏悔室的墙壁上面,想了想说道:“非要说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稍微有些想家了,想我爸想我妈想我哥。”

    “想家的话那就回去看一下吧。”

    苏顾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了,但是大概再也回不去了。”来到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家变成什么样子了,虽然在这边过得也很好,但是总是会想家。

    随后他继续说道:“从大学出来回到家乡开始工作,我的家乡是七八线的小城市,节奏也慢工资也低。后来想要去考公务员才开始努力,我的父母也很支持,只是考公务员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混吃等死旱涝保收。”

    “以我的能力,我一直在想就算是考上了公务员,估计也是一辈子的科员,最多最多就是做一个科长。如果不考的话,很有可能会回乡下继续开家里面的小商店做店主,然后照顾我的父母,因为我哥肯定不会回家做事。”

    “我哥先毕业,后来做了武警,不过最后还是出来了,他又做了公务员。公务员啊,对于我们那样的家庭来说很厉害了。后来我毕业,在普通公司混不出名堂,就开始准备备考,其实很多是受我哥的影响。备考没有什么成果,哈哈,然后我做了提督。”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有很多舰娘,不过后来我离开了我的镇守府。”

    “到很久后,我又遇见了我的一个舰娘,是一个小孩子。她很可爱,她说要我重建镇守府,然后我答应了她。”

    “我和她一起生活了好长时间,有时候甚至在想会不会发展成《白兔糖》那样的剧情,《白兔糖》的剧情想一想很不错,不过又觉得结局稍微有些变态了,当然主要是喜欢剧里的那个小女孩,芦田爱菜。”

    苏顾原本靠在忏悔室的墙壁上,一边说着从墙壁滑落坐在地上,这并不算是他的秘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说一些东西,大概真的是憋在心里面太久了。

    “小女孩很可爱也挺懂事,我很喜欢,那种喜欢该怎么说呢?当然你不误会我对小女孩有想法,我还没有那么变态。玩具、女儿、妹妹,属于我的东西,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想法。不过到现在相处了那么久,还是喜欢,想要照顾她。”

    “后来我又遇见了我的舰娘,原本不被我看好的舰娘,她却对我很好,所以让人羞愧。后来又遇见了新的舰娘,她们是一对姐妹花,嗯,很喜欢我吧,算是这样吧。我对姐妹花有想法,因为她们很漂亮可爱,虽然嘴巴上面说不要,其实心里面很想。对,我是男人,男人就是那么邪恶嘛。其实要做什么的话,我也可以,但是不想做。我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教条,所以不至于用下半身思考问题。”

    具体的经过他不想说,此时只是随便说一些话,也不是要坦白,所以对方能不能理解他根本不在乎。事实上也是,圣胡安、姐妹花、约克城、赤城,自己都喜欢。

    苏顾笑起来说道:“真正说满心邪恶就是我这种人了,我自己也觉得我是人渣。”

    “说实在话我也喜欢她们,不过在想自己配不上她们。我实在不是什么厉害的人,什么都懂一些什么但什么都不精通。她们太耀眼了,即便我再努力也比不上。好在我对吃软饭没有太大意见,吃女孩子的软饭,心里面虽然还是有些羞愧,但是却又有些沾沾自喜,想一想作为男人很可耻吧。以前的志向就是找一份混吃等死的工作,现在的志向嘛,就做家庭妇男就算了,她们在外面搏斗,我在家里面为她们准备热水澡和饭菜。哈哈。”

    “说真的,我的舰娘,她是很完美的女性,真正说的话,我这样的人肯定是比不上她的,一点都比不上。这一点,有时候越想越觉得纠结……”

    乱七八糟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顿,苏顾突然觉得心里面好受了一些。真正的秘密当然不会说出来,自己也谁都不会说。

    随后从墙壁那边有声音传过来。

    “一直以来很多提督都有这样的想法,很多提督都说过这样的问题。我的舰娘喜欢我,是因为我是提督,还是因为我的魅力。”

    “我就是舰娘,我也有提督,不过现在我的提督找不到了。要我说我认为,喜欢就喜欢了,就是你们人类喜欢纠结这样的问题。对于我们舰娘来说,能够待着提督的身边让人感到心安就够了。毕竟这不是什么配对,黑配黑白配白。对于我们来说,提督不需要多有能力,能够让我们感到幸福就好。非要说的话,互相是提督和舰娘的关系,算缘分吧。”

    “毕竟又不是找上司,又不是找手下,也不是找合作伙伴,非要找能力强的人。找丈夫找老公要找能够让自己心安,不需要多厉害,心安就可以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对你的舰娘好一些就够了,更努力一些就好。”

    忏悔室里面苏顾笑了一下,自己还没有那么看不开,只是有一些纠结。

    他敲了敲墙壁说道:“只是我前辈非要我来,只是随便说一下,没什么大纠结,我很没心没肺的。”

    苏顾走出忏悔室,墙壁的另一边粉色长发穿着黑色修女装的女性有些疑惑。她只觉得那个忏悔室里面的声音有些熟悉。

    她还在想着,不久后她的同伴跑过来拍着她的肩膀。

    “埃克塞特,你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