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一百零五章 教堂还是树洞?
    那个教堂建在南方的小岛上,一般来说很少有普通人过去,毕竟以现在的文明来看,四处旅游依然是少数人的特权。此时这座岛上只有原本的居民,他们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小镇,小镇依着高山的斜坡建立,从远处看有一种层层叠叠的层次感。

    陈南带着苏顾和约克城开着自己的小艇来到这个小镇的码头,随后沿着码头边的一条长长的台阶走上最高处就看到了那个教堂。

    教堂外面有一个广场,圆形的广场铺着菱形石砖。此时广场上没有什么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商贩都很少,只有一大群鸽子在广场上面啄着走着,忽而一阵风又全部飞起来。

    随后苏顾就看到了那个教堂。

    尖形双拱屋顶,木雕贴面,天蓝色彩绘,装饰着金色百合花图案。门楣上镂空的蔷薇花瓣小圆窗,纤秀而优雅。黑白相间的大理石铺在地面,大厅里面高大的立柱,一根接着一根。

    苏顾抬头看着教堂天花板的壁画,这个教堂和他印象中的教堂不一样,关于神祗的雕像在这里几乎没有。

    陈南此时说道:“虽然这里是教堂,但是这里并不崇拜神。”

    “这里是祷告的大厅,这里是忏悔室了。”

    “原本的忏悔室。信徒们向合法圣职人告罪,并对所告的罪痛悔并定改,籍同一的神职人赦罪后,便从天主获得领洗后所犯罪过的赦免,同时亦于因犯罪而伤害了的教会和好。”

    “不过这里不是什么正经教堂,虽然建成这个样子,其实不叫忏悔室也可以,主要是我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

    苏顾问道:“那么作用呢?”

    “大概的作用是用来开导舰娘或者提督的。”

    苏顾说道:“这有什么好开导的。”

    “作为提督并非一路顺风什么都不需要管,相反镇守府越大麻烦事情才越多,在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提督,其中的痛苦只有自己才知道。比如说对于那些美丽的少女抱有感情,因为权力而无限膨胀的欲望,有了权力、金钱和美丽的少女越来越在别人面前抱着高高在上的感觉。”

    “一个舰娘只效忠于她的提督,这种不夹杂着利益的效忠如同是毒药。很多时候为了保证自己的心魔不会滋生就需要花费很大的经历。否则越是沉默意味着到时候爆发出来就越恐怖。”

    苏顾说道:“所以说这个教堂其实是用来开导人的而不是祈祷和忏悔。”

    “其实越像是你这样说自己从来没有任何隐瞒事情的人其实心中隐瞒得越多。”当然陈南没有办法知道对方这么想的,这个时候也就以己度人了。一开始除开想要带对方来见识一下,也有希望对方心里面不要憋着太多的东西,必要的时候可以说出来。

    陈南又说道:“小苏,想要试试吗?说出来心里面就会好受一些吧。”

    苏顾连忙摆手,说道:“我真没有什么不好受的。”

    陈南说道:“比如说偶尔升起来的邪恶念头,让人开导一下。”

    “不管心中有多么邪恶,没有做过就不算做错,毕竟谁心中没有那么几个邪恶的念头。当初我从军队出来,成为提督拥有的权力就和当初不同,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带着我的舰娘去当初的同僚面前显摆。以前和我争执过的仇人,我很想在他的上司面前提点几句,让他的上司给人穿小鞋。以前来我的镇守府实习的新人对我不尊敬,我很想在他的考核上给不合格。”

    听到这里,尤其是最后一句是在提点自己要把身份摆好来吗?新人瑟瑟发抖啦。

    不过苏顾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前辈,或许不是很厉害的提督,但是作为军人出身,做事的时候有些显得严肃和刻板,教条主义多多,但是做事公平公正,不会因为你的不恭敬而勃然大怒。在接触的这么一段时间里面,不过是和普通人交流还是地方的高官权贵都能做到不卑不亢不欺软怕硬,无论何时做事无愧于心。

    不过苏顾还是那一句话:“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没有那种念头了,我这个人很随意的。”

    “比如说一些邪恶念头呢?你对驱逐舰有想法这样的事情?”

    “虽然驱逐舰真是太棒了,但是我没有什么邪恶的想法。”

    “那你想要做什么以权谋利逼迫舰娘为你服务的想法吗?”

    我不需要做什么以权谋利的事情来,如果想要做的话,列克星敦萨拉托加还是赤城,无论是哪一个说难听一些稍微用一些手段就能够达到的目的,而到现在大家还是很纯洁的关系,当然就怕什么时候把持不住了。

    苏顾肯定回答:“这种事情没有想过啦,我又不是野兽,我有我的道德。嗯……那个,偶尔还是会想那么一下,只是想一下没有到需要开导的地步。”

    这样说着苏顾看到了站在旁边抱着一袋零食一言不发侧耳倾听的约克城,后者听得入迷听得动心,甚至连手中的零食都没有动手拿一块,大概是害怕手指夹起薯片发出的沙沙声或者嘴中的咀嚼声会打断一场好戏。

    随后约克城听到没有声音,她也发现了自己的提督看向自己。

    在自己提督的视线中,重新开始自己手中的动作的约克城不耐烦地转过头。心想,不过是听一下罢了,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自己也不会告诉列克星敦姐或者赤城姐,也不会拿来作为要挟人的把柄,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吗?

    约克城转过头,过了片刻自己提督的声音还没有出现,她回过头还看着自己提督依然看着自己,看什么看,反正自己绝对不会挪开脚步的。

    陈南说道:“以前从来不重视心理疏导,有些舰娘会在一步步疑惑中滑落深渊。与其说把这里当做心理辅导,当做是树洞的地方也可以,她们就算是听了也不会往外传。”

    我不喜欢把心中的秘密说出来,也不需要树洞,然而面对一脸好意看着自己的陈南,他的虚伪又发生作用了。

    苏顾说道:“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会让人感到舒服吧,不过陈哥你带我来不仅是想要让我见识一下个教堂吧。”

    这样说着苏顾又看见约克城看过来,真是麻烦的女人。

    陈南说道:“你一直很努力,而且我总是看见你坐在哪里呆坐着,大概心里面也憋着一些东西吧,可以的话说出来好一些,树洞一下。”

    陈南继续说着:“没有人心中不产生邪恶念头的,但是只要不做不行动就没有关系。像是你这样的人,有一个词语,对,就是沉默的羔羊,你这样沉默的羔羊爆发起来才是最恐怖的。一旦觉得无所谓破罐子破摔就会做出什么很可怕的事情来。”

    “我受的教育不信心理疏导这些。”

    “以前在军队打仗杀人,两只手早就沾满了鲜血,一直觉得死了也是要下地狱。我的很多战友以前觉得无所谓,到退伍了才发现自己心里面有问题。比如说怀疑自己杀了那么多人是不是有错,觉得自己被政客当成了枪,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在保家卫国,后来渐渐地发展到心里面都有些问题。如果早一些知道,发现,就不会变成那样了。”

    陈南拍了拍苏顾的肩膀,说道:“你有什么邪恶的想法,你不要对我说,也不要当成对谁说的,就当成对神说的好了。第一次也不需要说太多,随便说点什么就好了,树洞什么。”

    “我们提督啊,越是束缚自己要自己做一个优秀的提督,越是容易陷入扭曲。然后心中出现一些不好的想法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拼命去压抑着,最后容易爆怀疑自己。”

    “说出来,让人开导一下,其实有什么邪恶的想法都是正常的,你不用在意。”

    被拍了拍肩膀,苏顾走进忏悔室里面,里面有些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