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十九章 安东尼和安东尼
    “你问我有没有听过叫做斯卡拉的小镇?我不知道。”饭桌上刘建树看着苏顾然后帮自己沏了一杯茶,他此时一边品着一边缓缓说着。虽然那些茶只是劣质茶叶泡水根本用不上品这个字,但是刘建树一只手握着茶杯就是喝出了品的味道来。

    “不知道就不知道,那么你答应我的东西呢?”列克星敦不知道,赤城也不知道,甚至齐柏林都不知道,苏顾一开始就没有指望刘建树。

    “你要的资料哪有那么快,世界各地镇守府的资料,关于流浪舰娘的信息,还有舰娘雇佣军的资料。很多东西是我这个还没有镇守府的新人提督会知道的吗?我顶多可以把一些关于流浪舰娘的传言给你。那么我的回报呢?”

    苏顾连忙站起来拿起茶壶帮刘建树空空无也的茶杯倒满,说道:“你是我哥,还要什么回报?”

    “怎么能不要?嘘——你看那个是什么舰娘?”这样说着刘建树注意到自己两人身边的桌子上坐下几个人来。

    于是两个人都往那边看过去。

    两个男性显然是提督了,不用在意,至少女性。金发的双马尾的少女额边别着银星的饰品,她的身材高挑,白衬衣套着一件褐色夹克,蓝短裙下性感的双腿并拢着。像是驱逐舰,但是从外表来说,不应该说是小女孩至少应该称呼为少女,以任何角度来看都是漂亮而明媚的少女。

    刘建树就是指着那个金发的少女问道:“你说那是什么舰娘?”

    苏顾小声说:“不知道。”不过那两个提督之中的一个他认得,就是牧诚,牧少爷,尤其是跟着她的三个小女孩。

    苏顾在桌前弯下腰尽量不暴露自己,他继续小声说道:“那个提督我认识,那三个小的我也认识,不过另外一个就不认识了。”

    “我也认识,我是说那个大一些的,很漂亮可爱的,是什么舰娘?唉,别说话,他们吵起来了。”对于牧诚的三个舰娘,学院的提督基本都知道,现在算是学院的建造反例。

    这一边两个人不再说话了,另外一边牧诚拍着桌子站起来皱着眉头大声说道:“你的这个舰娘是安东尼?驱逐舰安东尼?不能啊。”

    牧诚摆摆头,然而面前的人影没有如同幻象一般消失,他质问:“说谎?”

    “没有。”

    牧诚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安东尼号,小女孩个子小小,虽然也挺可爱。此时她抱着小鸭子玩具,好像也不是小鸭子,是一只鹰,反正他不太懂。而在鹰的头上还有一个靶标,因为在旧历史中安东尼号是作为靶船被击沉的。

    自己的安东尼是小女孩,别人的安东尼是明媚漂亮的少女,这差别也太大,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同样是继承了安东尼号驱逐舰之魂的舰娘,即便有一些差距,怎么能差距那么大呢?

    此时小女孩安东尼正趴在桌子上摆弄着自己的玩具等待上菜,牧诚长叹了一口气。在他的对面对方的舰娘,少女安东尼抱着自己提督的手臂娇笑着撒娇,胸前小小的蓓蕾蹭着手臂,好不让人羡慕。

    所以在这个时候,苏顾就看到牧诚大吵了起来。

    “不能的吧,你的也是安东尼,为什么和我的长得完全不一样。”

    “我怎么知道,反正是我才建造出来,虽然也不是很强,但是很可爱不是吗。”

    舰娘强不强是衡量一个舰娘好坏的标准之一,但是可爱不可爱漂亮不漂亮也是很重要的一项指标,尤其对于男性提督来说。在那些不算很强的舰娘里面,漂亮的比如说沙恩霍斯特和光荣号;可爱的,驱逐舰里面数不胜数;居家能干的,逸仙和扶桑;英武的,也有北安普顿。这些舰娘,即便是不强,也相当受欢迎。

    虽然也知道每一个舰娘被唤醒,她们样子相近却不相同,但是相貌差距那么大的情况是很少见的。牧诚看了一眼自己的舰娘,他顿时双手拎住对方的衣领。

    “你怎么能够这个样子?”

    “我怎么样子了?而且,接下来,你就要到我的镇守府实习了,表现得好的话我会给你优秀的评价的。你现在这么做,我很难给你优秀的评价。”

    牧诚顿时大喊:“你别在我面前装蒜,你这家伙,不就是比我先出去一段时间。”

    “就算比我先出去一段时间,现在我也是你的前辈,哈哈。”

    每一个舰娘即便是一样的,相貌方面都有不同的,但是差距那么大,不由得让人心酸。

    另一边听着这些对话原本对于苏顾和赤城的关系总是相当愤慨的刘建树突然沉默了,他看了一眼小女孩安东尼又看了一眼少女安东尼,两者的差距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

    此时刘建树对着苏顾说道:“我知道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有办法和赤城教官有什么交集,尽管是这样,那个时候看到你和赤城教官那么亲密还是很不爽的,想着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虽然知道你想要捞起赤城教官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但是就是不爽。”

    刘建树这样说着,在外人眼中,苏顾和赤城自然不会表现得过于亲密,不过想要一点都不给人察觉还是做不到的。总之在外人来看,苏顾是第一个和赤城建立了朋友关系的人,捞船的几率很大。

    刘建树继续说道:“虽然不爽是不爽,不过现在我也想通了,我也想明白了,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唉,一开始根本就没有牵手,也谈不上什么放手。”

    这样说着心里面还是有一些不甘心,刘建树又再次看了一眼那两个人,突然觉得未来并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他拿起茶壶破天荒为自己和苏顾都倒上一杯茶,说道:“人各有命,虽然比起你这样的欧洲人来说是差了一些,但是比起很多人已经很好了不是吗?我的舰娘,她是很不错的轻型航空母舰,在轻型航空母舰里面是相当厉害的,只是航速稍微慢了一些,不过她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到现在想一想其实我也应该知足了,很不错了。”

    他喝了一口茶,看着这家喧闹的餐馆,问道:“你和赤城发展得怎么样了?”

    苏顾说道:“就是那个样子了。”难道要说只要给一枚戒指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了的地步,那样的话要被人当场打死。

    刘建树笑了笑没有再问,他已经能够听得出对方不想说的意思了。他在桌子前面站起来,朝着餐馆的老板大喊:“菜还没有好吗,好了的话先上上来。”

    说完这些他坐下来,说道:“就像你在船上遇见的那个提督,他已经成为正式的提督了,能够成为正式的提督,理应当有很多的机会造船,但是他到现在依然只有一个高雄。很多事情都是比较出来的,比起大部分人来说我也很不错了不是吗?”

    “贪心不足蛇吞象,贪心永远是不足的,现在我已经都看开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看现在就连那样的人都有下放到镇守府的机会,我更不应该气妥,你要的资料很快会为你准备的。”刘建树已经听得出来,对面的人一个是将要去实习的提督,一个是接纳实习的提督。

    苏顾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个人我认识,而且,其实我也准备实习了。”

    “你开始玩笑吧,你在学校多长时间了。”砰——刘建树一拳头敲在桌子上。

    苏顾举手说道:“好吧,这餐我请了。”

    “其实你请不请无所谓,你不是说认识那个人吗?把他叫过来,大家聚聚。”

    苏顾立刻站起来准备打个招呼,在卖人这一点他不会比萨拉托加好多少。

    “稍微等一下,我先把我们的舰娘叫过来。”刘建树看着站在远处和约克城一起操纵着自己舰载机在天空盘旋的舰娘,喊道:“博格,准备吃饭了,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