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十五章 列克星敦的困境(五)
    “提督跟着赤城去了学院,他们现在在做一些什么呢?”

    以往在苏顾不在的时候,小提尔比茨就由列克星敦带着,此时又多了萤火虫,和两个小女孩并排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列克星敦忧心忡忡。

    按说她并不用担心赤城的威胁,毕竟以前到现在赤城都没有造成过足够的威胁,不管是在任何意义上面。然而和提督相处那么长的时间,此时两人的关系却一点进展都没有,这个时候不由得让人着急,所以对于赤城也感到忧心。

    小提尔比茨此时捧着小盒子,里面放着路边购买的小吃烤土豆,她是战列舰,如果可以的话她能够吃个不停,胃口大大的有。此时听到列克星敦忧心忡忡的话,列克星敦作为她第二喜欢的姐姐她还是很在乎的,第一喜欢的当然是喵姐姐俾斯麦了。

    她虽然对于姐姐们的关系不懂,但是此时如同小大人一般安慰道:“提督是跟着赤城姐姐去办手续,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就算是发生了,反正我们也不知道。”

    小提尔比茨的话像是一把剑一般戳进列克星敦的心窝,是啊,反正也不知道。

    列克星敦的手指无意识地放在唇边,说道:“但是赤城肯定会借机要挟什么事情的,万一她问提督要一枚戒指呢?现在的提督,说不定就给了。”自己提督的性格她现在清楚无比,只要女孩子稍微撒娇,不擅长拒绝的他立刻就会答应了。

    一直以来心中越发的感到不安,总感觉有什么很大的威胁正在发生,如果不阻止的话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然后自己会沦落到很可悲的地步。

    给了戒指就是结婚,现在的小提尔比茨是懂了为什么的,偶尔西格斯比她们问起来,自己可是有好好的说明的,给了戒指就是夫妻了。此时小提尔比茨掰着手指说道:“反正提督和很多人都结婚了,姐姐你、萨拉托加姐、喵姐姐、死宅女,还有声望姐、胡德姐、亲王姐、狮姐姐……那么多的人。就算,就算再多赤城姐姐一个人也不差啊。”

    小提尔比茨年纪小当然懵懵懂懂的,列克星敦拍了拍她的脑袋,掐了掐她的脸蛋。提督只有一个人,爱这种东西,多一个人分就少一份,如果可以的话只有自己一个人分最好,当然最多再加一个萨拉托加。

    “不和你说,你又不懂。好了,你带着萤火虫去找西格斯比她们玩去吧,今天不上课了。在外面不要听陌生人的话,不要乱吃东西。”

    随后两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着跑开,列克星敦站起来,自言自语道:“还是回去找加加吧。”任何人都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唯独自己的妹妹萨拉托加不会是,她是自己的好帮手。

    不久后,列克星敦回到住所,推开门,客厅里面没有人,往常萨拉托加都是睡在客厅沙发的。

    在房间里面睡午觉?明明连中午饭都没有吃的。

    这样想着列克星敦到处看了看,她小心地推开房门想要不打扰到自己妹妹睡午觉。

    然而这个时候列克星敦看见一个穿着黑白女仆装的少女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随后站在镜子面前。少女自然是她的妹妹萨拉托加,所以此时列克星敦没有出声想要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一些什么?

    房间里面少女萨拉托加此时一只手放在脑后一只手叉腰,似乎不满意这样的动作,她两只手放到前面随后又做了一个鞠躬。

    列克星敦皱着眉头,自己妹妹萨拉托加哪来的这套衣服,她到底要做什么?

    “欢迎光临,姐夫。”

    萨拉托加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来,随后又陷入沉默了一下,只有外面街道的叫卖声和车马走过的吆喝声。

    “不行,不行。”

    萨拉托加在镜子面前来回踱步,似乎对于自己的动作和声音都不满意。

    “欢迎光临,主人。”

    “欢迎光临,姐夫大人。”

    随后萨拉托加的手掌放在嘴前发出咯咯的声音,说道:“欢迎光临,老公大人。”

    这样说着,萨拉托加似乎有些不满意地扯了扯女仆装的裙摆,又扯了扯胸前的蝴蝶结,拉了拉头顶的蕾丝发饰,她又在镜子面前来回摆动着裙子。

    接下来不满意还是满意?总之列克星敦从背后看不出来,随后她只看见萨拉托加双腿跪在床上又扯了扯靠近床边的窗帘以免让人从窗户的空隙有机可乘。

    随后萨拉托加解开领口的蝴蝶结,摘下发饰,脱下围墙和长裙子,露出少女粉色的内衣裤和白皙的皮肤。然后只见萨拉托加从床底下脱出一个小皮箱,少女将一件衣服拿起来。那件衣服有着白色的层层叠叠的裙摆,列克星敦看过很多次,那是属于萨拉托加的婚纱,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件伴娘装,但是那就是婚纱,是自己的提督把戒指给过后萨拉托加才有的婚纱。

    白色婚纱、白色高跟鞋,再带上小王冠,这就是以前萨拉托加一直穿着的那一套。

    现在萨拉托加又重新站在镜子面前摆动着,举手、挥手、挺胸、双手托胸、踮起脚跟,与其说是把这里当做是试衣间,不如说是在学习如何诱惑男人。

    随后萨拉托加双手向前伸,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说道:“姐夫姐夫,抱我。”

    她又伸手放在嘴前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说道:“姐夫姐夫,喜欢你哦。”

    做完这一些似乎还是不满意,萨拉托加又重新脱下自己的那一套婚纱,随后从床底下拖出另外一个箱子。列克星敦认得那个箱子,那是属于自己的皮箱。她自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拿出自己的皮箱来,不仅是保养皮箱,最重要的是皮箱里面的东西。

    随着萨拉托加把皮箱里面那件衣服拿出来,那件衣服和原本的那一件婚纱有些相似,但是这一件有着更长的裙摆。萨拉托加将这件婚纱拿起来,长长的裙摆甚至拖到地面上。

    沾灰了,要变黑了,到时候一定要重新洗一遍了,但是每过一次水、洗一次对婚纱都有伤害,所以还是用刷子将沾灰的地方重新刷一遍好了。此时列克星敦看着萨拉托加恨得牙痒痒。

    随后列克星敦就看见萨拉托加穿着自己的婚纱,戴起头饰、蕾丝项圈、项链,手上还戴着戒指,不过那不是自己的,那是属于萨拉托加的,萨拉托加平时在自己面前总是不戴的,说不喜欢。

    萨拉托加比起自己要矮一些,身材也更纤细一些,此时列克星敦看着萨拉托加将自己的婚纱穿在身上,婚纱显得有些宽大。比起这些更让人心痛的是,萨拉托加根本不在意长长的裙摆全部都落在地面,她甚至随意走着,让裙摆像是拖把一样拖着地。

    然后列克星敦听见萨拉托加此时说着:“穿着姐姐的婚纱,感觉好好。”

    萨拉托加拎起裙摆微微低下身,又说道:“姐夫,萨拉托加……嗯,不好。”

    “姐夫,列克托加……也不好。”

    “姐夫,列克星敦在这里,晚上就一起翻天覆地吧。”

    “哦,我非常舒服哦,接下来要更加努力了!”

    咯咯笑起来,萨拉托加站在镜子前面像是一只偷鸡的小狐狸,不,不如说是偷情的小狐狸。

    站在门外,列克星敦冷笑起来,难怪为什么这一段时间总是听不懂提督和妹妹的话,一直觉得他们肯定隐瞒了自己什么,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自己首要的敌人不是赤城,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妹妹萨拉托加。

    此时随着她冷笑,动作稍微有些大,手掌捏着门框随着用力门框出现手印,就这样在房间原本走动着欢笑着的少女萨拉托加发现了不对劲转过头来。

    看见自己姐姐站在门口,萨拉托加顿时一整张脸都白了。她想要解释,但是想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属于姐姐的婚纱,走动间差点摔倒,于是她不敢再动了,若是扯坏了姐姐的婚纱,就算是妹妹也一定会被杀掉的。

    “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什么也没有做。”这样说着,但是根本没有一点说服力。

    “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列克星敦抿着嘴唇,她想要微笑,然后又笑得越来越灿烂,她说道:“加加,你穿着女仆装像是一只花喜鹊一样跳着的时候,我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