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十三章 列克星敦的困境(三)
    去学院办手续,苏顾理所当然是跟着赤城,当然不如说两人都是跟着齐柏林。白发、女士西装、包臀裙,看起来威严干练的齐柏林以往在学院教课的时候,无论说什么事情,苏顾是只敢听着的,这位是真的敢用自己的教鞭打人的,不过没有想到对方一旦站在赤城身边却如同小媳妇一样。

    此时苏顾和赤城站在走廊里面听着从办公室里面传出来的争吵。

    “没有什么不行,只要有能力就能够去,能者多劳。对于学院来说对于优秀的学生给予跳级也是很普通的事情,他有约克城,是厉害的航空母舰。而且,虽然他入学时间不长,但是他积攒的学分也足够。大家都同意了,就剩你一个人批准。”

    办公室里面红发的女性手抚着额头,她是不想和齐柏林吵闹的,她擅长战斗却不擅长争吵,尤其是面对将学院大部分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的齐柏林。

    “但是他入学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齐柏林大声说道:“没有什么短不短的,不能因为短就不行吧,我们做舰娘的本来就是唯能力论。她行她上,我行我上,就像是维内托,她看起来如同小孩子一样,但是你敢说她不行吗?厌战号倒是成熟稳重,就是因为太成熟稳重,虽然也年轻漂亮,但是被很多人叫老奶奶。她是成熟稳重,但是战斗力不行。我们什么时候轮到以貌取人了。”

    “不是以貌取人,是规矩,规矩不能乱破坏了。”

    “凡是总有第一次,第一个吃西红柿的,第一个吃螃蟹的,有一句话这样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现在有第一次,然后才有第二次,以后就会有越来越多。”

    “我就是担心以后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才不许。”红发的女性握拳一手敲在墙壁上,因为怒火所以没有控制住身体里面的力量,墙壁都在颤抖。她将衣服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扯开,大吼道:“你很烦啊,齐柏林,你是想要和我干架吗?来啊,我奉陪。”

    “讲道理讲不过就想用暴力吗?老实说我不想和你打,因为违背了我一直以来的原则。但是你真想要打的话,纳尔逊,英国佬,那就来啊。我还真怕你一个整天吃烤鱼土豆的家伙。”

    接下来是拍桌子的声音,然后是扔书的声音。

    走廊上苏顾和赤城小声说着话:“齐柏林现在和在你身边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在你身边的时候,怎么说呢?细声细气的。这样是怎么办到的?”

    齐柏林和自己赤城的关系苏顾不懂,看得出来齐柏林对于赤城言听计从。就像是当初和赤城相遇,那一桌子的菜是齐柏林准备的,而她自己都没有上桌,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人肯定生气,但是今天来看,却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关系怎么能发展成这样?

    赤城小声说:“没有的,以前对我也是那个样子,在我刚刚来到这个学院任教的时候。以前航空母舰这边的教学一直都是由她做的,我初来,她教导我,然后我指出了她不对的地方。那个时候她很凶的,质疑我为什么反驳她。但是反驳就是反驳,不对就反驳了,和以前我们在镇守府的时候不一样,错了所以我就反驳了。然后谁也没办法说服谁,她就想要用演习来解决问题。我不喜欢和人演习或者争吵,但是她的语气尖利,似乎一定要分出胜负,最后没奈何同意了。”

    苏顾肯定说:“那么应该胜利了吧,看她现在的样子你一定是胜利了。”

    赤城笑着回忆当初的那场演习,说道:“只用了一轮我就摧毁了她九成的舰载机,摧毁了那么多的舰载机就没得打了,那一次就是我胜利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叫我的前辈,偶尔有事情我就拜托她帮忙,她一直做得很好,当然我也教会她很多的东西。她啊,深海旗舰都没有见过,我一开始和她说的时候她还不信。然后我和她说深海提尔比茨的事情,还有深海俾斯麦,又如何对付深海路基。然后就变成你看见的这样了。”

    苏顾小心地挪到办公室的门口,看着里面撸着袖子准备打架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打起来的齐柏林和纳尔逊,原本骄傲的人所有的骄傲却被人在一瞬间击碎,然后就把那个人当做是前辈来崇拜。

    原来齐柏林是被赤城调教了呀。

    不久后,办公室里面拍桌子的声音停下来,随后齐柏林一脸得胜归来的表情走出来。

    “小子,你的事情我是帮你办妥了,感谢我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总之对赤城的拜托我没有办法。”

    另一边赤城搂着苏顾的手臂说道:“齐柏林啊,我们什么关系啊?夫妻哦。”赤城此时温和地说着话,像极了对面闺蜜的疑惑而解释的妻子。

    齐柏林转头看向苏顾,说道:“你小子……算了算了,反正事情帮你办成了,我想要和你说的就是你以后不要去招惹战列舰的教官纳尔逊,为了你,今天她火气很大了。还有你说的叫做斯卡拉的小镇,我不知道,但是可以帮你调一下档案,你要等一段时间。”

    “好好,麻烦了。”苏顾知道齐柏林是碍于赤城的请求才帮忙的,但是他作为受益者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于礼不合。

    此时他诚恳感谢,齐柏林稍微感到舒服,只是随后她想到面前这个人和自己的赤城前辈的关系,顿时好感全无。

    走在离开教学楼的路上,赤城问道:“事情办妥了,提督准备回去吗?”

    “是啊。”

    “抛弃一个女人然后去找另外一个女人?”

    这样的话为什么让人听起来感到很羞愧,面对温和又带着调皮笑容的赤城苏顾真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如果感到羞愧的话,提督可以把一枚戒指给我吗?”

    给戒指代表什么意思苏顾当然知道,此时他说道:“这样不好吧。”

    “我就知道很为难,那么可以麻烦提督和我走走吗?至少现在不要去想列克星敦。”赤城这样看着苏顾,眼神清澈,说道:“还有,事情已经完成了,你许诺的事情也要做了吧。我想要尝尝提督的手艺。”

    苏顾露出笑容,说道:“当然可以。”

    赤城看着苏顾眨眨眼睛,说道:“那么我们去市场吧。不过,我们要买很多的食物,提督做得来吗?”

    “当然,不过我会的菜式不多。”

    顺着学院的林荫小道离开,赤城将飘落到头顶的落叶拨开,说道:“这个时候男人不能说不行吧。”

    苏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好吧,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