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十章 危机?
    此时弗莱彻正捧着自己给的原本点给自己的果汁,看见对方小口小口抿着像是什么天材地宝,苏顾一时间不知道该抱着什么心情,不过听到弗莱彻的话他好奇问道:“什么恐怖的事情?”

    “她们没说,只有撒切尔来店里面待了一下就走掉了。”

    “火灾?”

    “不知道。”

    “入室抢劫?”

    “也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苏顾立刻就没兴趣了,反正有列克星敦在不可能发生什么真正的恐怖事情的。

    随后苏顾看着弗莱彻的一身女仆装,问道:“你在这里工作得怎么样?”

    “很好很好,大家都很照顾我。”

    “那么你现在每天打着几份工?”

    弗莱彻数了数,手指一根根掰下来,说道:“清晨送报纸,早上帮忙卖早点,中午就到这里来工作了,晚上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有时候打散工,有时候摆摊卖东西。在批发市场买便宜的小饰品,然后卖给学院的学生。有时候也卖小宠物,买好多小鸡然后卖给喜欢小动物的小学生,但是后来卖不掉就亏本了。我就把小鸡养在住所的后面,后来被房东说不行不能养,那个时候小鸡已经好大了,然后就都吃掉了。虽然吃掉了,反正那一次亏本了。”

    听到弗莱彻谈起自己的经历,苏顾不由感慨:“少女,你真是厉害得可以,比不过你。”

    弗莱彻连忙摆头,说道:“你是大人是提督嘛,我们舰娘要为你服务的,你们有自己的事情。”

    千万不要说了,我已经感觉自己好罪恶,想了想苏顾拍板,说道:“清晨的报纸不用送了,早点也别卖了,可以的话睡个懒觉,这种天睡懒觉和回笼觉很舒服。晚上也不要打工了,容易遇到危险。”

    听到自己提督的话,弗莱彻眼睛闪亮亮地,随后想到自己提督是不是在试探自己,她说道:“不要紧的,我不喜欢睡懒觉。而且那么久的时间,就遇见过几次晚上抢劫的,都被我一脚踢倒了,普通人打不过我们舰娘的。”

    “用舰娘的力量了?”

    “嗯。”

    “那他们被你踢一脚怎么样了?”

    “不知道,不过我没有用全力,踢了后我就跑掉了,万一要我付医药费呢?”

    “不用你付医药费,他们自寻死路。还有,就算你这么说,也不要做那么多份工作,每天就做一份工作好了。就在这里工作吧,我看环境和你的同事都还不错。不要多说了,这是命令。”

    女仆弗莱彻,没有比这个更棒了,非要做一份工作,就做这个吧。

    而此时弗莱彻看着自己的提督眼中噙出泪花,自己的提督果然最心疼自己,只需要每天做一份工就行了,就做一份工作的话比每天炸鱼都要好。

    不过弗莱彻还是不放心,她说道:“那西格斯比、撒切尔和沙利文呢?”

    服了你了,苏顾说道:“我养,我养。”

    不久后离开咖啡厅,走在回去的路上,苏顾看见萨拉托加提着一个袋子,于是问道:“加加,你提着一袋什么东西?”

    萨拉托加把袋子提起来一直到自己的胸口处,炫耀一般地说道:“是衣服。”

    “什么衣服,你到哪里来的衣服。”苏顾明明记得萨拉托加没有离开自己身边,根本没有机会去商场的。即便去商场,他记得萨拉托加没有收入来源,而列克星敦每天只会给萨拉托加一点零花钱,想要买衣服根本不够。

    萨拉托加笑眯眯地说道:“问弗莱彻要的,是女仆装哦,姐夫,你很喜欢不是吗?我看见你一直盯着弗莱彻的衣服,于是问她要了一套过来,晚上穿给你看怎么样?”

    萨拉托加最喜欢自己的姐姐,只是那些感情稍微有些变态了,喜欢假扮自己的姐姐,也喜欢和姐姐抢东西,比如说,男人。不过,背德的小姨子让人欲罢不能。

    只是对于苏顾来说,婚纱也好,女仆装也好,护士装也好,警官装也好,制服都好。此时他看着甜笑着的萨拉托加,心想,真是贴心的小姨子。对方看起来一本正经,但是骗吃骗喝骗澡,没有一样是她不擅长的,如果说自己最先把持不住找的是谁,说不定真是这个小妖精。

    萨拉托加的女仆装,也好想看。

    不过苏顾还是说道:“瞎说。”

    随后萨拉托加也注意到苏顾提着的东西,问道:“那你提着的是什么呢?”

    “蛋糕。后来点的,毕竟我们出去那么久好歹要带一点礼物的吧。”

    萨拉托加说道:“不带也可以,我们吃掉吧。”

    小提尔比茨在旁边举手,她是谁都不怕的,说道:“是啊,我们吃掉吧。萤火虫你觉得呢?”

    萤火虫迟疑了一下说道:“唉,给列克星敦姐姐的?不好吧。”

    “反正回去列克星敦姐姐也是把蛋糕让给我们吃的,她不喜欢吃的。”

    苏顾听到小提尔比茨的话,小孩子到底就是小孩子,哪有女孩子不喜欢甜点的,说不喜欢吃让给你不过是推辞,说到底是喜欢你罢了。

    这样想着苏顾伸手拍在小提尔比茨的头上,将小女孩的粉色短发揉乱,说道:“不要教坏萤火虫。”

    走路回到住所没有花多少时间,只是奇怪的是他居然看到约克城站在外面,等自己的?当然不可能。此时约克城站在一条过道的墙壁边看着墙壁上面新帖的告示。那块告示板苏顾也看过很多次,上面招工、招租、重金求子、广告什么都有,他没有想到约克城居然看得津津有味,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奇怪的是约克城为什么会站在那里,明明这里离住所就几步远。

    于是苏顾小心翼翼轻手轻脚走上去从后面伸手拍了拍约克城的肩膀。

    “美女。”

    约克城眉头一皱,什么样的狗杂种竟然胆敢入侵这里?不对,什么样的流氓胆敢拍老娘的肩膀?

    短发飞扬的约克城照例一个回旋踢踢过去,这一招对付那些不长眼的流氓无往不利。然而此时她的目标是苏顾,苏顾现在对约克城的战斗经验丰富,他立刻双手格挡。不过回旋腿的力量岂止是双手格挡就能够化解的,他一下后退几步感到双手发麻,随后约克城看也不看又踢出一记直踢。顿时苏顾抱着肚子,果然自己是在自找没事,自作孽。

    这个时候约克城也看见了苏顾在旁边揉着肚子,她抱怨道:“真是的,口花花,提督莫名其妙地拍我一下,我还以为是谁,说不定是流氓,不过你也是活该。”

    “是是,我活该,不过你为什么在这里,不回去吗?”

    “不能上去啊。”此时明明阳光正烈,约克城却瑟瑟发抖。她抬着头,屋檐、青瓦、电线、狭小的天空,无论看到什么都好,唯独不想看到家里面的那副画面。

    约克城幽幽地说道:“赤城姐和列克星敦姐在上面,然后我就找了一个理由跑出来了。”

    列克星敦是最好的前辈,赤城也是超厉害的教官,但是她们两个不对付,自己可不想在那里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可不想再次重蹈覆辙,像是上次一样在两人的战斗中表现得呆呆傻傻。

    “提督,你先上去吧,我跟着你。”

    果然,这就是所谓的恐怖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