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八十九章 弗莱彻与咖啡厅(下)
    头上戴着白色蕾丝发饰,领口用缎带绑成蝴蝶结,白色有着荷叶边装饰的围裙搭配黑色长裙,围裙系带绑在后面也扎紧。此时一身女仆装的弗莱彻双手放在苏顾面前的桌子上,脚上的圆头皮鞋不安地踩在地上。

    然后她立刻想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大,她小声说道:“提督,你怎么来了?”

    “你这话说的,我怎么不能来。一直都没有机会来,听说你在这里工作,刚好我们过来玩顺带来你这里。”

    “玩?你找到了萤火虫?”对于苏顾的事情她还是有了解的,虽然她每天都有工作基本没有机会去苏顾那里,但是几个妹妹却是从来都没有停过的,很多事情她都能够从妹妹那里听说。

    弗莱彻看向苏顾身边,圆桌边藤椅上坐满了,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是萨拉托加,穿着红色外套粉色短发的是小提尔比茨,还有一个小女孩有着金发双马尾,她仔细看了一下。

    “萤火虫?这两天没精神,一下子没想起来。”

    “弗莱彻哦,你好。”萤火虫正和小提尔比茨头碰头窃窃私语,听到有人在说自己的名字于是抬起头来,她和弗莱彻一起战斗过很多次,她可一直都没有把弗莱彻当做是姐姐,而是当做同是驱逐舰的同伴。

    弗莱彻和萤火虫没有什么交情,她只在乎自己的妹妹,随后她就重新看向苏顾,往周围看了看然后小声说道:“提督,叫我出来干什么?我在工作啦,没有办法招待你们的。”

    “唉,你不是这样的服务员吗?你就把我们当做普通客人招待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你可是提督啊。”弗莱彻是有些害怕自己提督的,当初在镇守府提督说把谁的装备拆掉就拆掉,甚至因为受到攻击而大破,自己的衣服在战斗中坏了但是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得机会换,那一段羞耻的日子现在想着就担惊受怕。

    更有甚者,当初叫做“女武神行动”的镇压深海的计划中,在大西洋反潜战中,无数同为驱逐舰的姐妹被派上战场,在提督的命令下面一遍遍清理战场上面的深海舰娘。自己后来也被派上战场,不幸受到伤害准备入渠修理舰装,但是走到船坞,当时就看见十几个驱逐舰的姐妹坐在那里。她们一个个衣衫褴褛互相抱着取暖,头碰着头肩并着肩,还有姐妹需要一只手护着胸一只手护着腿间,脸上凄凄惨惨。入渠的位置只有四个,却有太多的人在等待,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对未来感到害怕,似乎是到了很可怕的镇守府。

    弗莱彻小声说道:“还是我来服务吧,李钰她们一定毛手毛脚的。”

    看着弗莱彻脸上小心翼翼地表情,苏顾顿时不忿了,他说道:“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吧,我对大家都是很好的吧。”要说自己在公平方面的确做得很到位,当初父母教育自己也都是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父母对自己和哥哥都很好,没有一点的偏心。所以轮到自己,对于自己的舰娘苏顾也基本能够做到公平,虽然最喜欢小提尔比茨,但是有小提尔比茨的一份礼物,也基本都会为大家准备礼物。

    “提督对我们很好的。”

    “我没有想说提督的坏话。”

    “提督当然很好,对我和妹妹都很好。”

    弗莱彻不断解释着,但是坐在旁边的苏顾看着弗莱彻想要哭出来的表情却越发感觉自己十恶不赦起来。

    看不下去了,苏顾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

    “那提督你点的是什么东西,我去让厨房准备快一些。”

    这个时候一身黑白的女仆装戴着兔耳发饰的李钰走过来搬来一张藤椅放在弗莱彻的身后,她伸手把弗莱彻按在藤椅上面,说道:“现在没有什么人,弗莱彻你坐着吧。安啦安啦,反正老板也不在,你就休息一下了,招待的事情让我们来。”

    弗莱彻小心看了周围一样,现在没有什么客人,她才半个屁股坐在藤椅上。

    “那提督我坐下来真的可以吗?”

    “坐吧。“

    “真的可以吗?“

    萨拉托加也看不下去了,她说道:“姐夫让你坐就坐,有什么好害怕的。”

    弗莱彻又看了萨拉托加一样,后者是当初镇守府的顶梁柱她当然认得,而且也是美舰中的骄傲,当初萨拉托加和列克星敦完全顶起了镇守府航空母舰的半边天。虽然同样是美舰,但是驱逐舰的大家都在传,萨拉托加是驱逐舰杀手,她的舰载机不知道消灭了多少深海驱逐舰,虽然是同伴不用担心,但是她可不敢和萨拉托加顶嘴。

    苏顾看着受气包一样的弗莱彻,明明当初的立绘看起来和对话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在她的几个妹妹面前也是一副可靠姐姐的模样,但是到自己面前就变得小心翼翼。不过他没办法改变对方的性格,于是只能叹了一口气。

    弗莱彻看了一眼去准备的李钰,说道:“李钰平时最懒的,为什么她今天居然主动帮忙了。”

    “因为她在求我办事,我让她顶替你的工作,让你休息一下。”

    随后苏顾注意到弗莱彻的头发,说道:“说起来,有些在意,你的头发都是那个样子吗?像是猫一样。”

    弗莱彻顿时双手放在头顶不断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说道:“没办法弄服帖来,只能用水蘸湿了,但是干了又变成这样。”

    这样说着话,李钰端过来苏顾他们早就点的东西。

    果汁。

    点心。

    咖啡。

    看着这些东西弗莱彻的脸都白了,她小声说道:“提督,你们点了那么多,我哪里那么多钱付账。”

    又不需要你付账,不过想了想苏顾决定逗一下对方,他说道:“你不是有很多工资嘛。”

    “哪有,全都给你了。”

    “我没拿啊。”

    “好多都给了列克星敦姐,她是秘书舰吧,是管家。”

    列克星敦拿了吗?稍微有些过分了。那么说列克星敦给自己的钱也是弗莱彻的钱喽。苏顾轻咳了两声,说道:“额,那个,开玩笑的啦。不用你付账啊,其实我有钱的。随便吃吧,没有帮你点,不过你现在可以点,不然你就吃我的。”

    弗莱彻连忙摆手,随后她看向苏顾身前的碟子,说道:“不点了不点了。那我真的可以吃一点吗?都没有吃过。”

    苏顾看着弗莱彻小心翼翼的表情,随后将自己的点心推给对方,对于点心他本来就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于是说道:“可以啊。不过说起来你在这里工作怎么可能没有吃过啊。”

    “带给妹妹了。”

    随后弗莱彻拿起一块蛋糕,再次说道:“真的不要我付钱。”

    “不用,我从来没有压榨过你吧,现在我有钱的。”

    随着苏顾表现出自己大款的样子,萨拉托加在旁边说道:“姐夫,你又拿着姐姐的钱在外面装大款了。”

    苏顾立刻反驳:“乱说,这是我的钱。”

    萨拉托加睁大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说道:“你的?”

    不知道萨拉托加又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苏顾老实回答:“好吧,赤城的。毕竟我也没时间工作。”

    苏顾看着小心品尝着的弗莱彻,说道:“西格斯比她们呢?”

    “原来去你那边了,不过刚刚回来了,现在又出去玩了。”

    “这么早就回来。”苏顾记得那几个小女孩过去往常都要学习很长时间的,毕竟在必要的时候列克星敦可是会变成严厉的老师的。

    弗莱彻说道:“她们说在那里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