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八十八章 弗莱彻和咖啡厅(中)
    女仆咖啡厅的厨房里面,作为弗莱彻的同事,石巧是服务员兼职面点师。此时她正带着几层手套从烤箱里面端出铁托盘,然后就看见弗莱彻在面包还是热乎乎的时候就伸手拿了一个。

    “每次你都是这样,面包刚做好你就要吃,一天到头光吃面包你就吃饱了吧。”

    弗莱彻想着,我就是想要在上班的时候就吃饱嘛,这样才能省下钱来。不过这样的理由她不准备说,三两下把面包吃饭,她说道:“因为你的手艺很好嘛。”

    “就算是你夸奖我也没有用处。怎么样,店里面的活忙完了?”

    弗莱彻看着石巧的动作,说道:“刚刚才来了客人,让李钰去招待了。”

    随后她又吃了一个,弗莱彻继续说道:“你是北方的吗?听说那边喜欢吃面食,难怪你那么厉害。”

    “那边喜欢吃面食,是馒头啦,又不是面包。而且这些手艺是我后来才学的,我是南方人。”

    弗莱彻看着桌子上面的面团,问道:“做面包怎么做?”

    “你想学?那就把你的妹妹带过来给我揉一下脸。”

    “石巧是变态。”

    石巧伸手打掉想要去揉面团的弗莱彻的手,说道:“你不要碰,要碰先去洗手。”

    “算了,等等还有事情,在这里待不了多久。”

    “你纯粹就是进来看面包烤得怎么样的吧?”

    被人怀疑,弗莱彻愤愤不平,说道:“关心你才进厨房来的,你居然怀疑我。”

    弗莱彻这样解释着,突然一只手拍在她的肩膀上面。

    “苏顾来了。”石巧还不知道弗莱彻是舰娘,所以李钰也就没有提起提督这个词语。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弗莱彻有些发愣,她问道:“哪个苏顾?”

    “还有那个苏顾,你的苏顾大人,你的苏顾老爷。”因为在苏顾面前总是表现得和小丫鬟一样,所以弗莱彻没少被李钰调侃。

    弗莱彻对于自己提督的到来有些奇怪,于是问道:“他怎么来了?”

    李钰理所当然说道:“当然是来吃东西的。”

    随后她掰着手指说道:“点了好多东西,咖啡、果汁、蛋糕,而且他还在找你。”

    找自己,在自己工作的店,还点了一大堆东西,再联想到平时提督一副穷鬼的模样,心中不好的感觉蓦地升起来。弗莱彻连忙抓住李钰的肩膀,问道:“那个,如果是店员在店里面消费有没有优惠的?”

    正在从托盘里面把面包取出来的少女石巧想了想说道:“老板没有说过吧,既然没有说过那应该就是没有这样的政策,不过如果你想要带一些东西回去就直接带就好了,反正每天都有剩下来的。”

    “如果带剩下来的,我每天都有带,我有三个妹妹要养。”弗莱彻夸张地说着,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一个少女每天都打包很多剩下的面包。但是异样的眼神比起妹妹根本就无所谓啦。不过她这样的带面包回家的行为也并不是偷偷摸摸的,作为女仆咖啡店的压轴,平时工作兢兢业业,这一些就算是小福利了,老板允了的。

    “石巧,你不懂的。嗯,那个,因为她男人来店里面了。”这次说话的是李钰,作为弗莱彻的提督在她的想象中自然也是弗莱彻的男人,没有听说过谁家的舰娘成为别人的女朋友的,弗莱彻那么漂亮,那家伙一定想入非非了。

    “你别乱说。”

    李钰看着脸红红的弗莱彻,没好气说道:“好了好了,是我乱说,不过你真的不出去,他可是在找你。”

    “嗯嗯,我就去。”弗莱彻匆匆忙忙想要跑出去,走到一半被拉住。

    “别那么急,居然用跑的,差点打乱东西。”

    走在走廊上,蓦地想到什么。弗莱彻停在走廊上,她左右摆动,拉了拉头上的发饰又扯了扯脖子上面的项圈和领口的蝴蝶结,有些不安又有些踌躇。她说道:“我穿着这样会不会显得很轻浮?”

    李钰从后面去推弗莱彻,她说道:“不轻浮,男人的话肯定喜欢这样的,女仆耶。那些来店里面喝咖啡的不就是冲着女仆来的,不然我们店里面的咖啡又不是特别好喝,而且我们店里面的东西卖得还特别贵。猫咪咖啡店的卖点是猫咪,我们的店卖点就是你这样的女仆的服务。”

    猫咪咖啡店的卖点是猫咪她是知道的,一家店里面各种各样的猫咪,自己当初也去逛过一次,蓝猫、暹罗猫、美短、折耳各种各样的,可爱极了,其中自己最喜欢布偶猫了,无论怎么揉都没有关系,但是打听过了,布偶猫是很贵的。别的和普通店一样,但是多猫咪就不一样了,自己的店也是,不过是多了女仆。

    “特别贵?”弗莱彻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转过头看着李钰板着脸,说道:“特别贵的话等等一定要打折,最起码要打八折,不,要打五折。”

    “好好,打五折就打五折。”

    弗莱彻有些弱气地说道:“那打五折的话我等等不用付账了吧,都给他打过五折。我还要给我的妹妹买鞋子,她的鞋子已经有点豁口了。撒切尔想要一个玩具,已经我在面前提过很久了。”

    李钰大怒说道:“她们也是那个家伙的舰娘吧,买鞋子买玩具让他出钱了,已经找到提督了,你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弗莱彻认真说道:“不行,我们不能向提督撒娇的,我也一直和她们说不能向提督提要求。我们明明不受重视,如果还提那么多要求一定会被讨厌的。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好了,妹妹就交给我来照顾就好了。”

    李钰想起牧诚,自己的那个同学对自己的舰娘照顾地无微不至,天冷了加衣服天热了脱衣服,一说起自己的舰娘就变得和老婆婆一样絮絮叨叨,明明才是二十多岁。

    “你那个提督真是糟糕透了,没有比他更糟糕的。”

    “不行,你不能这么说,他是男人所以才是总是注意不到细节。”

    “不注意细节,那他是很有威严,很有能力,还是很有担当?”

    弗莱彻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不过都没有太多的接触,好久才见到一次,自己也不知道。

    李钰指着远处,坐在种着一叶兰盆景后面的桌子边的苏顾,说道:“你看他这次来还带着女孩子,两个小女孩,一个粉色的头发一个金色的头发,还有一个金色长发的少女,长得很漂亮,他们在那里说话,一看关系就不简单。”

    弗莱彻看着远处心情稍微有些不爽,她们在那里享受,自己却要去服务她们,不公平。

    李钰大气地拍了拍弗莱彻的肩膀,说道:“上去痛骂他,负心汉。”

    弗莱彻抱着盘子遮住下半张脸,说道:“还是不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