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八十七章 弗莱彻和咖啡厅(上)
    此时在川秀南边秀峰区一条小街道上,除开街角的猫咪咖啡店之外最有特色的女仆咖啡厅里面,穿着黑白女仆装戴着和其它女仆不同的兔耳发饰的少女正在和一个有着金色短发顶着一对熊猫眼的少女说着话。

    带着兔耳发饰的是李钰,她说道:“弗莱彻,你为什么现在比以前打工还要厉害,你不是找到你的提督了吗?”

    “没有办法,提督他现在两手空空,我不赚钱的话他都养不活自己。而且现在我的妹妹总是往他那里跑,如果我不努力赚钱会不行的吧。”

    趴在吧台上侧着脸看着弗莱彻,李钰问道:“那他知道吗?你这样打工。”

    “不知道,我不敢和他说,万一他以为我邀功怎么办?”

    李钰理所当然地说道:“邀功就邀功,做了事当然要邀功了。”

    她一边说一边想要去摸弗莱彻的头:“那么累,都有熊猫眼了,好心疼,感觉你的猫耳都耷拉下来了。不过现在的猫耳也很可爱,想要揉一下”

    弗莱彻推开伸向自己的手,说道:“你的兔子耳朵还要可爱。”

    “我的兔子耳朵的确比你的可爱,不过,不过我的那里没有你那么有魅力。”

    李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在女仆装的衬托下才有一点点鼓起。

    此时咖啡厅里面只有几个客人没有新的客人也就不需要她们招待,咖啡厅的管理轻松,在不忙的时候是允许她们闲谈的,李钰偷瞄着大厅然后对着弗莱彻说道:“你看那么多人都是冲着你来的。你看那边那边,那一对男女是过来相亲的,但是那个男人却时不时往你这边瞟一眼,如果我是他对面的那个女人现在一定把咖啡都浇到那个男人的身上。”

    这样说着,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弗莱彻的胸部,在束腰的黑白女仆装的衬托下弗莱彻的胸前格外饱满。

    李钰失落说道:“毕竟是那么犯规的胸部,如果我是男人我也移不开视线。”她的手指戳进去,有种软绵绵的触感,随后手指又因为越来越大的压力被弹出来。

    “好大好软,你有这么大胸部居然是驱逐舰,明明驱逐舰都是小孩子来的,像是你这样的规模至少应该是战列舰来的。”

    啪——

    李钰还想要戳,但是被没好气的弗莱彻的手掌拍了一下。

    弗莱彻不乐意说道:“你想要戳就戳你自己的。”

    “那么大那么软,你的那里面塞了棉花吗?你的提督真是有福了。”

    “你才塞了棉花,嗯,最多是棉布的……”这样说着,弗莱彻脸红起来。

    “我也是棉布的啊,果然还是要塞棉花吧。”

    叽叽喳喳随意说着话,很快李钰说着说着就停住了。

    她是个没干劲的姑娘,往往迟到就是经常的事情,随意说了一些话又没了精神,她用手指拨弄着吧台上摆着的紫罗兰花,说道:“唉,有些无聊,什么时候才下班。”

    “你无聊的话就去厨房找石巧,她看见你这个样子的话会打死你的。”

    弗莱彻说着,手上的功夫却不停,原来她一直磨着咖啡豆。

    弗莱彻说道:“我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但是要提督成长起来才行,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那个样子的,我宁愿每天都在炸鱼。”

    李钰伸手搂住弗莱彻的腰,说道:“你的那个那么糟糕的提督干脆跑掉好了,我们一起私奔好了。”

    弗莱彻有些认真地想着李钰的提议,良久说道:“不行啊,他毕竟是我们的提督,而且妹妹都在他的手上。”提督虽然好对付,但是妹妹却被列克星敦迷住了,整天都是姐姐长姐姐短姐姐今天说了什么。

    这个时候,咖啡厅的玻璃门突然被推开,门轴发出吱呀——的声音。

    手上的活忙完,弗莱彻连忙说道:“好了好了,不说了,有客人来了。你去招待,我去石巧那边看一下,不知道她的面包烤出来了吗?”

    有客人来了就没办法聊天了,李钰连忙跑到门前把盘子抱在胸前弯腰鞠躬说道:“欢迎光临,主人大人。”

    先进来的是小孩子,然后才是大人。

    “李钰你穿着女仆装,很好看嘛。”

    李钰立刻看见了此时走进来的苏顾,那是弗莱彻的提督。

    苏顾打量着弗莱彻的工作环境,暖色风格简约装修的大厅,木桌藤椅。

    “随便来点什么吧。”这样说着,带着大家坐下,苏顾把菜单递给身边的萤火虫,今天萤火虫是主角,不准备离开回去,就带着萤火虫到处逛一下。

    随后苏顾问道:“弗莱彻呢?”

    “她见到你躲起来了,担心你会要她帮你付钱吧。”

    自己才没干过这样没品的事情吧,诽谤啊,少女。

    李钰看到苏顾疑惑的表情,再次笑着说道:“她进厨房里面了,她知道你来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被戏弄了啊,苏顾脸色不好,他想起早上遇见牧诚,这么多天下来其实他早就有了发现,虽然牧诚对于自己面前的李钰没有感觉,不过对方似乎对于牧诚却感觉不一样,他故作无意说道:“说起来牧诚要下放到镇守府了,你知道吗?”

    李钰的兔耳发饰抖了抖,说道:“去哪儿的镇守府?”

    苏顾恶意地笑着:“我没有问,不清楚。”

    “那你问一下嘛。”

    “怎么呢?不想问,很麻烦的。”

    李钰当然看出来苏顾的险恶用心,不过她不想服输,她说道:“你帮我问一下,我送一个好东西给你。”这是等价交换。

    不见兔子不撒鹰才是最正确的做法,苏顾说道:“你先说什么东西?”

    李钰眯笑着握着拳头从自己女仆装的围裙口袋里面取出一个东西来放在苏顾面前的桌子上面,说道:“呐,给你这个。”

    “这是什么?”

    “弗莱彻胸口崩掉的纽扣。”

    黑色的纽扣带着细线静静地放在桌面,纽扣的确是很普通,但是却是从少女饱满的胸口前崩掉的,也就是赋予了其它的意义。不过这枚纽扣既不带着味道也不带着体温显然少了几分味道,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萨拉托加就坐在自己对面。

    苏顾缓缓地摇了摇头,随后疑惑问道:“你别骗我,弗莱彻怎么可能把纽扣崩掉。”

    “你懂什么?弗莱彻那样的身材有那样的胸部才是很厉害,符合她身材的衣服尺码在那里根本不会设计得那么大,明明个子只有那么高胸部却那么大这才是纽扣崩掉的原因。”

    “还是不要。”

    “不能的吧,你为什么完全不动心,这东西就算你是她的提督也没有的吧。”

    “我又不是变态。”

    李钰沉默了一下抿了抿嘴问道:“那弗莱彻的原味内裤呢?”

    苏顾一惊,说道:“这个东西你也有?”

    “我没有,不过你不帮我问的话,我就跟弗莱彻说你想要她的内裤。”

    “如果你跟弗莱彻说,我就和牧诚说你喜欢他。”

    啪——

    苏顾被李钰举着盘子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