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八十六章 建造玄学
    “你知道建造舰娘的几个流派吗?”

    坐在木桩上牧诚露出思索的表情,从舰娘出现到现在这么多年的时间,每一个提督几乎都是完全凭借运气建造舰娘,没有办法理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到现在只剩下玄学,而这些玄学由学长传给学弟又由学弟发扬光大,现在变成了流派。

    “没有听过。”苏顾如此说着,貌似自己在这里还真没有听过。

    此时牧诚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说道:“没听过?那就是你和别人的交流太少了。”

    听到牧诚的话,苏顾当时就想说,像是我这样的人,没有必要和你们讨论什么玄学。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牧诚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说道:“建造舰娘的流派有好多种。第一个流派,学会看窗口期。有人说每一个时间段出的舰娘都是相同的,舰娘总是扎堆出现的。以前就有过类似的事情,很多人一同建造舰娘,然后那个时候出现的舰娘全部都是重巡洋舰。重巡洋舰嘛,通常是一家人的组合,高雄、爱宕、摩耶、鸟海,要么是一村人的组合,青叶和衣笠,古鹰和加古。这一个流派讲究稳准狠,那一边一建造出战列舰你就给我立刻建造,多一句话都不说甚至多一个呼吸都不需要,窗口期一旦错过就没有了。”

    “第二种流派他们都说是赌船玄学。提尔比茨是可爱的姑娘,不过她更是一个宅女,而且她还是一个好妹妹。你想要把她赌出来,在赌船之前一定要看有着可爱妹妹的电影。总之巨大的幕布给我挂上,然后在旁边摆好放映机,随着放映机吱呀吱呀地转,然后电影一边放着你就一边建造。又比如说你想要建造出狮号,那你就在建造之前先背一遍《出师表》,那是旧世界非常经典的一篇文章,如果你学过旧世界历史文化,你就一定记得。”

    牧诚手指敲打在木桩上发出哆哆声,他的成绩一直以来都相当优秀,此时他念道:“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这样的玄学苏顾倒是听过了,不过自己根本不需要,因为萌新自带狮。不过他还是问道:“那有人这样建造出提尔比茨或者狮号吗?”

    牧诚迟疑了一下说到:“没有,如果那么容易就不会说那是稀有舰娘。”

    “那你说得那么厉害的样子。”

    “所以说只是一个流派,是玄学,不是主流。而且我想肯定是他们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比如说心不够虔诚又比如说他们背错了字。”

    学弟后辈一副不信任的表情让人不爽,牧诚继续说道:“第三个流派叫做毒奶流,就是在建造之前拼命奶自己。说着什么‘我这种人我这种运气只能建造出驱逐舰’‘我这种人打死都不可能出战列舰’又或者是‘我出了航空母舰我就是狗’这样的话。就这样拼命的奶自己,到时候就不会出驱逐舰了。又或者是直播流,你先站在天台,然后告诉大家你准备建造了,如果建造不满意就从天台上面跳下去。”

    苏顾好奇:“那有真的跳楼的吗?”

    牧诚稍微有些脸红,自己见那么多学长同学那么说,却没有一个真正跳过楼的,他老实回答:“嗯,那个,没有。”

    在苏顾一脸笑意中摆摆手,牧诚说道:“其中还有一个邪教流派就是女装流派,听说穿着女装建造舰娘有运气加成,不过那种流派我是不屑的。我倒是见过一次,那个家伙鬼鬼祟祟地带着自己的资源和一个背包躲在学院的角落,当时好奇我也就跟着。但是我看见他躲在角落上面脱掉外套,我原本就奇怪为什么大夏天穿着外套,原来他的里面穿着女士的内衣内裤,我看见他换上小裙子和水手服,胸毛还露在外面,然后他又穿上黑丝袜……”

    这个情节刺激,如果不是瞎说的话,苏顾连忙问道:“最后呢?他到底建造出什么好舰娘了吗?”

    牧诚摆过头不想回想起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一脸悲伤,说道:“到后来我实在不想看了,该怎么说呢?成年阴影。这些女装大佬我是真的比不了。”

    “想一想那画面一定很刺激。”

    “我劝你最好不要看到那个画面,不然你今天都吃不下饭。话说说了这么多流派,总一个流派是适合的。”

    两人随着说着话。

    这个时候一个金发扎着双马尾,在脖子上面围着围巾的可爱小女孩双手做喇叭状站在远处大喊:“提督,准备吃饭了。”

    牧诚脸上的表情变得错愕,这个方面没有其他人,而苏顾的几个舰娘她都见过,弗莱彻有着金色短发在一家女仆咖啡厅打工,总是穿着有点紧的黑白色女仆装将胸前衬托得鼓鼓囊囊。西格斯比是个小淑女有着白色微卷的短发,沙利文是粉色的头发,只有撒切尔是金发双马尾,但是撒切尔他自己是认得的,因为几个小女孩总是来找自己的舰娘玩耍。所以往常看着可爱的小女孩不是自己的舰娘,想要捞还不能捞,未免让人恨得牙痒痒。

    牧诚蹙起眉头盯着苏顾,质问:“这是谁?在叫你提督,是你新的舰娘吗?”

    “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我家萤火虫。”

    萤火虫。

    萤火虫。

    萤火虫。

    想起来了,萤火虫只是一个驱逐舰嘛,牧诚稍微有些心安。

    此时他说道:“萤火虫吗?的确是不错的舰娘,不过说到底只是驱逐舰,能够撑得起一个镇守府的却只有战列舰、战列巡洋舰还有航空母舰。驱逐舰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未免有一些可惜了,只是更可惜的是你还要在镇守府学习,用来建造舰娘的资源没有。哦,我想起来了,你还是有约克城的嘛,那是很不错的舰娘,一直以来忘记和你说恭喜了。在这里,恭喜恭喜。”约克城固然是正规航空母舰,但是却不是那些强大的榜上有名的舰娘。

    牧诚这样说着,他从木桩上跳下来走到码头边的木椅边坐上去,双手手肘放在大腿上,下巴搁在交叉的十指上。他说道:“只是可惜你始终还没有镇守府,要得到镇守府至少要等半年的时间吧?”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少女跑了过来,她的金色长发在海风中飞舞,少女黑丝长腿,白色的连体连衣裙被风吹着将少女窈窕玲珑的身材勾勒出来。她的脸色冷淡在风中摆着手,大喊:“姐夫快点啊,菜都上上来了,你还在干嘛。”

    “姐夫?”

    “她喜欢瞎说,不是姐夫。”

    牧诚的脸变得冰冷起来,他的声音冷淡,所有的笑容收敛,原本意气风发消失,他说道:“你不要骗我,我很聪明的,我小时候得过的大红花和三好学生加起来可以贴一面墙。她是舰娘吧,是谁?说真话,不然绝交。”

    苏顾想了想低下头说道:“嗯,那个,萨拉托加。”

    萨拉托加号,正规航空母舰,如果单论参数的话未必比得上埃塞克斯号航空母舰,若论历史上面的战绩,她也比不上企业号航空母舰,因为企业号是传奇的战舰。然而这么多年来出现的萨拉托加号往往表现出了很强大的战斗力,所以一直被人认为是最强的航空母舰舰娘。

    牧诚嘴咧开嘴却看不到笑容,他摇了摇头说道:“开玩笑的吧。”

    苏顾说道:“是啊。不过我要先走了,很长时间没有吃饭了,你要不要一起来?”

    “滚。”

    “滚滚滚。”

    牧诚大喊着弯下腰顺手就从地上捡起一根干枯的树枝朝着苏顾扔过去。原本希望树枝如同长矛一般刺中对方,只是细小干枯的树枝在风中根本没有办法投远,在飞到一半被风吹落在地面滚着。

    “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能这样的。”牧诚这样说着,肩膀不断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