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八十二章 说教
    苏顾看到除开秋火外的另外一个叫做十六夜橘的爱宕号的时候是快接近中午,从头发上的水渍看得出来她简单地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就过来了,在萤火虫口中听说对方受了很重的伤,但是此时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来。。

    十六夜橘把自己的紫色长发挽起来扎成发髻,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脸。她说道:“开始真是谢谢你的帮助了。”

    “没什么没什么。”苏顾还是很谦虚的。

    另一边秋火看着十六夜橘将湿漉漉贴着额头上的头发拨开,她们虽然争吵,但是也只停留在口头上面罢了,其余方面从来不会刻意苛责或者是拖后腿,她蹙起眉头说道:“你这么快就出来了,燃料和弹药都没有补充吧,也根本没有修理。”

    修理舰装很多时候被叫做入渠,通过汲取钢铁中的历史和记忆来修复自己,但是就算是这样修复也不是一瞬间的事情,然而从十六夜橘洗澡到出来根本没有多长的时间。

    “资源不够你这个管家的总是知道的,连萤火虫的都不够。”

    秋火愣了一愣,原本紧张着对方的伤势,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说道:“是啊,不够,只能等我到时候到处去借了。”

    “谁也不会那么大方把那么多的资源交给你了,就算你去借也很难借得到。”

    “没有借过怎么知道?”

    “那就试一下吧,这里不就有一个人。”

    “唉。”

    随后十六夜橘看着苏顾,说道:“你也是提督吧,我们都说了那么久,你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就在旁边听着吗?”

    唉,苏顾一愣,这是要自己掏资源出来吗?

    苏顾还在疑惑,萤火虫扯了扯他的裤腿,说道:“十六夜橘姐姐就是喜欢这么说话,是开玩笑。”

    一开始看到十六夜橘姐姐受到深海战列舰的攻击以为要沉没,感到愤怒用了头槌,后来因为受到帮助而幸存下来。自己呢,听说自己的提督在这里,感到意外和惊喜,到后来忽而想起自己十六夜橘姐姐受伤的事情又感到紧张。到镇守府听说她已经去休息修理舰装了,已经回到镇守府理所应当没有危险,但不管如何还是有些担心。不过现在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姐姐喜欢开玩笑调侃人,但是她可不喜欢姐姐调侃自己的提督。

    十六夜橘看见苏顾有些懵的眼神摆摆手说道:“说笑的,说笑的。”

    随后她掐了掐萤火虫的脸蛋,说道:“找到提督就忘了姐姐吧。”

    十六夜橘又看向身边金发的少女,问道:“你是萨拉托加吧?”

    萨拉托加看了一眼十六夜橘简单地应了一声,她对于除了姐姐和姐夫之外的事情兴致不高。

    “我看见你很厉害,铺天盖地的舰载机洗地,在一瞬间就击溃了深海驱逐舰。”

    赞扬让人满意,于是萨拉托加难得小声说道:“还好。”

    随后她看着小提尔比茨又问出了和秋火一样的问题:“你呢?是什么舰娘?”

    “提尔比茨。”

    因为十六夜橘过来,随意说了一些话后秋火就离开了,她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左右无事,不久后苏顾也开始帮忙清理这座镇守府因为炮击造成的破坏,他提着一把铲子将碎砖铲到一辆小斗车上,他的体力不是很好不久后就开始喝水和休息,这个时候十六夜橘走过来。

    “你是萤火虫的提督,也是萨拉托加和提尔比茨的提督,比起萤火虫,萨拉托加和提尔比茨她们两个要厉害得很多。”

    十六夜橘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我想要说我很喜欢萤火虫,那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苏顾还不懂对方要说什么东西。

    十六夜橘继续说道:“比起萨拉托加和提尔比茨,你的萤火虫大概算是弱的。我不知道具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作为外人不想做什么评论,我现在也不是什么天真的小女孩。不过萤火虫很喜欢你,拜托照顾好你的舰娘,照顾好你的萤火虫。”

    苏顾放下水杯,说道:“怎么呢?”

    十六夜橘说道:“请不要抛弃她,被自己提督抛弃的话真的很痛苦的。或许你的舰娘舍不得和你说,我作为外人来说总可以了,我可不在乎你的心情。”

    “你大概不知道,她也没有和你说,我们遇见萤火虫的时候是在夜晚,那个时候她正在被很多的深海舰娘围攻,还好我们刚好路过救了下来。那个时候她已经流浪了好多的城市,好多天都没有吃饭,要不是因为是舰娘,这样的小孩子那么多天没有吃饭早就饿死了。我们遇见她的时候她的衣服都破掉了,头发散乱像是乞丐一些。”

    苏顾解释道:“那个是意外,她因为任务而外出,不关我的事情。”

    “没有照顾好孩子,和她外出的舰娘如果遇见的话我一定会教训她,不过她不在这里。你的事情我稍微听说了一点,你以为造成萤火虫这样是因为远征发生的意外事情,说到底其实是因为你抛弃了萤火虫,也抛弃了所有人,然后才造成大家分开,比如萤火虫就和她的朋友信赖号很久没有见过面。”

    想了想苏顾辩解,说道:“其实没有那么夸张的,就算提督不在,也可以很好的。”

    “别这样说,以为我不懂吗?应该说我比你更懂,失去提督的心情我也知道,我的提督就是在很早以前就离开了,这些事情在你来这里的时候就知道吧。一直都没有提督也就算了,如果已经有了提督,再失去了提督,真的很艰难的。”

    “我们舰娘是被唤醒来的,又不是像你们人类一样有父母有亲戚,你们会在父母的呵护下面成长,而我们一苏醒就已经很大了。你们有父母有爷爷奶奶,有兄弟姐妹,有亲戚比如说伯伯舅舅,如果家里是大家族的话还有很多亲戚,那都是有血缘关系的。我们舰娘不同,一苏醒唯一可称得上亲人的只有提督了。”

    “很多人说同型舰是姐妹,比如说列克星敦萨拉托加姐妹,然而说到底她们能够成为姐妹不过是因为她们都属于一个提督的关系。要不然那么多的高雄级的鸟海号和摩耶号也没有见到谁来认我做姐姐,说到底一切的感情都是由提督来维系的。”

    “如果提督离开了我们没有亲戚朋友可以投靠,如果提督离开了我们又能够去哪里?”

    “如果说我知道的。秋火她是我们提督最初的舰娘,也是陪伴提督最长时间的舰娘,提督离世以后她没有哭,也很倔强。对于我们来说生命未必多么可贵,记忆更可贵一些。秋火还维系着这么一个镇守府,主要是因为我们提督希望镇守府还在。很多时候作为提督的一句话就是舰娘一直的追求。”

    “你的萤火虫,比起萨拉托加这样的稀有而强大的舰娘来说很差,但是她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一个舰娘都是独一无二的,她们不是武器。她们会思考会欢笑,她们爱你爱得深沉,会为了你的一句话奋不顾身,即便知道你带着恶意,即便知道你不怀好意,她们依然奋不顾身。”

    “可以的话去保护每一个舰娘,即便她们很弱小,不需要你付出多少,只有偶尔见一面抱一下就可以了。一句话没有留就离开,你这样的提督真是人渣。萤火虫虽然没有说什么,我知道她想你。”

    被说教了,被狠狠地呵斥了一顿,说话还真是不留情,这样想着苏顾往远处看去,他看着几个小女孩从这座镇守府高高的台阶上面跑向远处。

    另一边一个小女孩从废墟中拖了一架小自行车出来,现在还有些委屈的哭着,萤火虫在对方身边说着话,似乎是在安慰。

    苏顾想起小宅,想起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契机都是因为自己,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的,应该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