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七十九章 萤火虫不会退后
    一般来说很少会出现深海舰娘攻击镇守府的情况,毕竟深海舰娘很少会刻意盯着某个目标,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镇守府受到的攻击和沿海的村庄、乡镇、县城受到的攻击几率一样。镇守府很少很小,而村庄、乡镇、县城很大,往往镇守府受到的攻击机会很少。然而受到的攻击机会再少,以防万一,镇守府从最开始就有一套专门应对受到深海舰娘攻击而制定的计策。

    镇守府的建筑一般来说大多是供舰娘们休息、生活、学习,而对于重要的资源和设备一般都会小心地保管在不容易被攻击的地方。这时受到攻击,其实大家并不慌乱和恐惧。

    此时叫做十六夜橘的爱宕号从窗口看出去,那炮火爆炸留下的大坑还在广场,敌人看不清楚,但是火力很强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还愣住干什么?快让大家都转移了。”

    从办公室里面离开,不久后在镇守府里面找到大家。

    炮火在天空飞舞,在镇守府里面其实井然有序。防空警报、炮火警报各有自己的警报声,类似遭遇深海舰娘袭击的演习也做过好多次。

    “现在开始点数。阳炎、不知火、沃克兰、萤火虫,然后是北上、朱诺……”

    这里面有原本属于镇守府的舰娘,也有到处流浪后来加入这里的驱逐舰。这些小女孩,经过训练会变得很强大,但是心性上面却往往还是小孩子的模样,她们要额外花精力照看。

    “驱逐舰你们给我全部到地下室里面,在那里面防御加固得很好,然后你们等到深海舰娘离开再出来。”

    此时在驱逐舰的队伍里面,有着红色短发性格欢乐跳脱的阳炎号还不清楚自己的姐姐们为什么那么着急,她也参加过对深海舰娘的镇压,敌人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姐姐,我要参加战斗,我可是很强大的是主角哦。”

    “不行。”秋火的声音比起往常冷酷得多也果断得多。

    “为什么,我就是要去嘛,我可是主角。”这样说着阳炎捋起袖子露出小胳膊。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这一次的敌人不是深海驱逐舰,那不是你们能够应付得来的。而且现在是白天,你们的鱼雷很容易闪避掉。”镇守府经营了那么长的时间,对于炮火威力的判断她们已经有数了。

    萤火虫举起手,说道:“那我也要战斗,萤火虫不能躲着。”

    秋火虽然见过萤火虫同时和很多深海舰娘战斗,但是驱逐舰不同于战列舰,即便战斗经验再丰富,一个擦伤就容易出事,况且萤火虫是客人,一个镇守府没有让客人出击的道理。她说道:“你也不行。”

    “我很厉害的,我还和深海战列舰战斗过,打败过很多敌人的。”

    “不行,就是不行,这次敌人的炮火很厉害。你们全部给我离开。”

    自从提督的离世,一直以来发号施令的是秋火,此时她对十六夜橘说道:“好了,你带她们离开,先带着孩子们离开这里,镇守府没有了可以再建,但是生命没有了,就再也没有办法了。而且你赶紧发电报给附近的镇守府,现在让我去迎击。”

    “我去码头看看,最好能够把敌人吸引开,不过敌人的炮火有些强大,可能是很可怕的敌人。这次和我们平时的镇压战斗不一样,现在没有办法等着其他的镇守府的支援了,等到寻找到支援的时候,镇守府会变成一片废墟了吧。”

    秋火这样说着,但是十六夜橘对于秋火的威严不感冒,她说道:“你不行,交给我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在管理镇守府方面你的确比我要厉害,你带她们离开。”

    两人对视了一眼,抿了抿嘴唇,各自的分工就这样确认了。

    “北上、朱诺,你们跟我来。”毕竟在提督离世之前是经营过很多年的镇守府,镇守府里面此时能够拿得出手的战力还有一些,北上和朱诺是轻巡洋舰,若是对方深海战列舰是差了一些的,但是对方驱逐舰却足够了。

    不久后,她站在码头上看清楚了此时攻击镇守府的敌舰,首先出现在视野中的是白发的少女。那是被束缚在漆黑舰装中的白发少女,拥有宛如某种鱼类一样的舰装,那身舰装全部都是充满了怨念的钢铁,即便是目视似乎都能够看得出悲伤、愤怒、凄凉和绝望。在鱼形舰装旁边是完全脱离了金属材质的炮管,驱逐舰的火力并没有多高,主要的攻击手段是鱼雷,但是也不能不防备。

    鱼形舰装的嘴中白发的少女不断挣扎扭动,然而从胳膊往下从大腿往下尽数被舰装吞噬,甚至包括嘴、双眼、双耳都被黑色的布条束缚,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

    十六夜橘此时想起以前学习过的知识,在课堂上教官用整整一天的时候大篇幅地描述过深海舰娘。美好的东西被黑暗所束缚,舰娘也就变成了深海舰娘。舰娘是美好的记忆,是希望也是勇气,那么这些被黑暗束缚的深海舰娘,是无数人的怨念,是在死亡前挣扎的记忆,是绝望也是哀嚎,是一切不美好的聚集,也就是因为这样她们甚至因此丧失了原本的模样。在旧世界无数次的海战当中,眼看着战舰沉没的水手,那些水兵在临时前愤怒的诅咒就是变成深海舰娘的原因。

    而在那些深海驱逐舰身边,那是一个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的女性,她的长发在海中舞动。美丽成熟又狂气的女性身边的舰装宛如一条漆黑的钢铁海龙,那条钢铁海龙有着厚重的装甲,爬满紫色线条的炮台布满了修长的身体,而在那嘴中还有一根巨大而狰狞的炮管露出来。比起深海驱逐舰,紫色的双眸、傲人的胸部、平坦的小腹、修长紧致的美腿,深海战列舰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束缚,完全自我,这就是深海战列舰。

    一般来说,束缚越少就越强大,而这个深海战列舰,明显有着拥有更高的智慧。

    深海战列舰比起驱逐舰在数量上要少得很多,而出现的大多时候也是以一个编队的舰队旗舰的身份出现,这样一个编队已经是不可小视的敌人。

    她自己是重巡洋舰,如果敌人同样是重巡洋舰,那么比起敌人她首先就占有智力上面的优势,毕竟学习过那么长的时间,这样她们往往比起同型号的深海舰娘要强大一些。不过这个时候她所面对是深海的战列舰,那么力量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了,要战胜敌人的话最好拖到夜晚,但是火炮比不过对方,而鱼雷的效果在白天要差一些。

    “是深海战列舰,有些难办了,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

    镇守府是和提督一点点建立的,记得大家一起在广场铺地砖,记得一起开车从县城买花回来种下,也记得大家为了房子装修的风格争执,镇守府的一切都有着和提督生活的点点记忆,这些记忆不想失去。

    这样想着,她一步走上了海面,舰装的航行脚踩在海面让她整个浮起来。

    另一边,秋火站在地下室再次清点人数,现在她就等着再次清点好人数做好安排,然后把地下室的大门锁好接着去参加战斗。

    “阳炎。”

    “在。可是秋火姐,我们真的不出击吗?我可是主角,只有我在才能获得胜利的。”

    啪——

    一记暴栗,红发的小姑娘被敲了敲脑袋,她顿时有些委屈地抱着头。

    “别乱说话,万一应验了呢?”

    “不知火。”

    “嗯。”

    声音很小,秋火又加大了声音叫道:“不知火。”

    “到。”

    “萤火虫。”

    没有声音出现,到现在她才突然发现萤火虫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