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七十七章 炮声
    从客船上下来,到圣胡安说的县城已经有一段时间。清晨已过,此时街道上早已经有很多行人,路边的店铺刚刚开张,菜农则推开昨天用来占位的石块将青菜摆在路边,随后洒上清水让青菜显得更新鲜,夹着公务包的年轻人咬着油条匆匆走过,一个老人推着旧单车停在菜摊前,这个早晨一如往常。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补给当然是最重要的。此时坐在早餐店里面,萨拉托加看着自己碗里面的面条用筷条拨弄着碗里的碎葱,她的嘴刁,面条的味道对于她来说不太好,只有一股的酱油味。不过比起这些她更奇怪的是自己的姐夫为什么不找一些人多的店,现在大家所在的店根本没有人。

    萨拉托加小声说道:“姐夫,人去得多的店味道应该好一些吧。”

    “肯定的。”

    “那为什么我们来这里?”

    “因为人少,等等我们可以去问老板问题,比如说那个现在变成了孤儿院的镇守府在哪里?”苏顾环视周围,只看见油腻的灶台、熏黑的墙壁、门上的旧门神画像和枯死的艾叶,这家店的确有些简陋了。

    萨拉托加满不在意,她说道:“那种事情随便找人问就可以了吧。”

    “随便找路人问问题,人家会很不耐烦的。”

    “没有啊,我以前找人问路的时候,大家都很热心,还要带我去呢。”

    苏顾看着萨拉托加精致的俏脸和锁骨,心想,你那么漂亮,别人当然热心了,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来问我,只要不是借钱要钱,我也很热心的。

    “比不得你。”这样说着,苏顾这样说着他三两下把自己碗里面的面条吃完,然后走到闲坐在店门口的老板身边。

    “这附近有一家镇守府吧?”

    那个老板看了自己的客人一样,左右无事,于是说道:“是啊,不过听说那家镇守府的提督早就死了……”

    不久后,苏顾回到座位,小提尔比茨还在和自己的面条战斗,萨拉托加已经放下了碗筷,苏顾说道:“居然是真的,那家镇守府现在已经变成了孤儿院,听说经常有舰娘来帮助这个镇守府,而且偶尔还会有提督来这里想要收留那些驱逐舰,不过很少有成功的。那家镇守府里面有两个爱宕,尽管她们的样子也不一样。”

    “你看我们买了那么多,随便问一些,老板知无不言呢。”

    不过说起两个爱宕号,让他想起自己在游戏中从来不会留两个一样的船,想一想那么多船里面唯独小提尔比茨和提尔比茨也就是北宅算是相同的战舰,游戏中是不能编队的。

    苏顾看着小提尔比茨问道:“我记得你以前从来都不跟提尔比茨编队的。”

    小提尔比茨露出懵懂的表情,说道:“提尔比茨?我就是啦。”

    “我是说大的提尔比茨,你是小宅,她是北宅。”有着粉色长发又整天有气无力的提尔比茨,尤其是在改造之前大破的样子超级可爱,在建造时间五小时三十分钟这一个大坑里面提尔比茨属于其中相当难出的,但是却是自己第二个金皮战列舰,一直以来他对于提尔比茨有特别的期待。说起来他记得当初在游戏中相同的战舰是不能够编在一个队伍的,但是在现实里面没有这种设定,也没有什么一个舰队最多六个的说法,在对抗深海旗舰的时候往往是很多镇守府联合起来推进和镇压深海舰娘。

    小提尔比茨嘟嚷着:“我才不要跟她编队呢?那个死宅女。整天就知道无所事事的,还喜欢拿着花说是纪念去世的姐姐,那些石楠花的味道还特别怪,所以她被喵姐姐打过好几次,打过了还不知趣。而且凭什么我只能叫俾斯麦姐姐喵姐姐,她就能够直接叫姐姐的,我也是提尔比茨啦。”

    苏顾看着小提尔比茨,没想到小萝莉还学会吃醋了。

    苏顾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叫呢,你就直接叫姐姐也没有关系吧。”

    小提尔比茨夹起面条旋转着筷子,然后一口气吃掉一大筷子的面条,气恼说道:“不行,很不搭的,喵姐姐那么高,而我还是小孩子,感觉叫姐姐很奇怪的吧。”她也是有强迫症的小姑娘,风格不同不是姐妹。

    随后待到小提尔比茨吃完,大家出了门,站在海边。

    “这里是一座小县城,没有车去镇守府,所以我们要走路去。沿着这一条街一直走到尽头就可以看到镇守府的灯塔了,不过走山路过去的话会很麻烦,那个镇守府建在很远的地方。”

    萨拉托加蹲在旁边用手拨弄着海面,说道:“那怎么办?”

    “当然有办法。坐船过去就可以了,走海路的话很近。”

    “坐小渔船吗?”

    早上过来,客船离开后,整个码头已经没有一艘大船,不过毕竟是靠着海的县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这里打渔的小渔船还是有很多的。不过只是想了想让渔船载自己过去的想法就放弃了,毕竟自己身边的两个姑娘都是舰娘,再找人找船就过于麻烦了,当然主要是因为花钱。

    苏顾说道:“你们不就是船,问那么奇怪的问题,当然是你背我过去。”

    “唉,想起来我好久都没有打开舰装了。”

    不久后站在海边,萨拉托加难得打开自己的舰装,舰装的航行脚首先出现,然后她一脚跨到海面。萨拉托加浮在海面,苏顾的视线往她的身上移动,后者舰装已经全部打开抱胸站在一边。他的视线从萨拉托加的腰身到后背,萨拉托加的舰装很简单,只有如同航母模型一般的舰装连着机械臂卡在腰间。

    “那就由你背着我好了。”

    “但是你不能乱动,也不能乱摸我的舰装啦。”

    不久后跌跌撞撞地启动。

    “啊,要撞着石头了。”

    “你别晃我就不会乱动了。”

    “你听过望山跑死马这个词语吗?在往前面一些我们就靠岸好了。注意一些,你离岸边和礁石远一点。”

    “有那么好害怕的,姐夫你真是很逊。”

    不过说起来萨拉托加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毕竟是作为舰娘的存在,看起来身轻体柔但是身体里面蕴含的力量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较的。真的要说的话苏顾的重量再翻几倍想要带着移动也是轻松的事情,不过他毕竟比萨拉托加要高大,所以此时让萨拉托加背着搂着少女脖子的动作稍微有些不太雅观,但是没有办法了。

    不久后在靠近海岸的地方停下来,苏顾从萨拉托加的身上跳下来跳到水里面,因为鞋子早就湿透了此时也就无所谓,随后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苏顾坐在海岸边的岩石,海浪拍打着岩石溅起浪花和泡沫,他的视野中已经能够看到那个镇守府的剪影了,揉了揉手指的关节,他坐在岩石上将鞋子里面灌进去的海水倒掉。

    “等回去你还要背我走一趟。”

    萨拉托加说道:“那你欠我两个人情。”

    “行。”虽然苏顾的话很肯定,但是过分的要求他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对,他就是那么无良。

    萨拉托加凑到他的面前,说道:“那你亲我一下。”

    苏顾看了一眼在旁边的小提尔比茨,说道:“那不好吧。”

    “那晚上呢?”

    “也不行。”你这列克星敦的叛徒,最喜欢背德感的变态。

    这样说着话,远处突然传过来炮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