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七十三章 贴心小姨子
    这是在一家服装店,此时萨拉托加拿着一件衣服放在自己面前,说道:“姐夫,衣服呢,这件白裙子好看吗?”

    想了想她又说道:“然后搭配白色丝袜怎么样?”

    苏顾点头敷衍:“嗯嗯,很漂亮。”

    “姐夫,我要买个帽子吗?宽檐帽、鸭舌帽还是牛仔帽?”

    萨拉托加把一顶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随后露出俏皮的笑容。

    “挺好的,买个帽子把你的额头稍微遮住了。”苏顾看着门外的人流无所谓说着,当初游戏中的立绘,萨拉托加的额头就给人很怪的感觉,实在是太宽了,在这边,虽然没有那么夸张的高额头,但是比起别人似乎好像还是要高一些,不过才说出口他就觉得不对。

    萨拉托加的笑容立刻止住了,连忙摆弄着自己的刘海遮挡着额头。

    “不许说我的额头。”

    “好了,再也不说你的额头了,不说很高了。”

    “姐夫,我生气了,要喊了啊。算了,我要先试一下。”

    换了一身白色连衣服戴着白色宽檐帽的萨拉托加从更衣室里面走出来,亭亭玉立,虽然青涩但是却相当漂亮,几乎在这个时候周围的视线被吸引了过去。

    看到苏顾依然看着门外,没好气的萨拉托加高高挥着手说道:“姐夫,我还是喜欢你给我穿的婚纱。姐夫,付钱啦!你不是说过只要我晚上陪你睡的话你就帮我买衣服。”

    苏顾立刻看到了周围投过来的奇怪视线。

    “你别乱说。”

    “难道不是吗?你不是我的姐夫吗?”

    “算是。”

    “那你是不是背着姐姐带我出来买衣服的。”

    非要我带你出来的不就是你自己吗?小恶魔性格的萨拉托加一出手就是大招呢。

    付了钱,有些狼狈的离开服装店,当然也不能说狼狈,因为男性投来的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衣服最后还是买了,不久他们又坐在一家汉堡店里里面。

    此时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面的汉堡,萨拉托加说道:“不好吃,让我想起了声望和反击做的菜,一样是黑暗料理。”

    苏顾对于黑人又或者随便黑什么东西都相当有兴趣,他说道:“对对,英国的才是黑暗料理。鱼和土豆,反正翻来覆去都是那么几种组合。比如说仰望星空,一条条死不瞑目的咸鱼插在土豆馅饼里面,打死我我都不吃。”

    萨拉托加张开五指说道:“不是说胡德声望开了大公司,那声望做饭给你吃,那个仰望星空什么的,给你很多钱呢?吃一口给一百万。”

    “一百万,你干嘛伸出五根手指头来。”

    “就是想伸嘛。”这样说着萨拉托加收下了四根手指。

    苏顾沉默了一下,说道:“别说一百万,只给一百块,我吃穷她。”

    顿时萨拉托加咯咯地笑起来。

    吃完后随意和萨拉托加继续逛着,不得不说和萨拉托加在一起比和列克星敦在一起更轻松,因为可以更放肆一些,不用装得那么正经。

    他们一路走过商业街,走过河畔,走过桥洞,看路边小马戏和魔术的表演,最后他们又再次走上另外一条街。

    “那一家好像是弗莱彻的女仆咖啡厅,我们去看一吧。”

    萨拉托加说道:“不去。”

    “弗莱彻说她们店的敌人是一家猫咪咖啡店,我们去那里吧。”

    “也不去。”

    “那去哪里?”

    “那里。”萨拉托加指着一个方向,苏顾看过去,在那里只有一家店,情侣酒店?

    苏顾说道:“不行,我去弗莱彻的女仆咖啡厅了,随便你去哪里。”

    “唉,不去弗莱彻的女仆咖啡厅,不能让姐姐知道,那还是去猫咪咖啡店吧。”

    总算到了傍晚,不能说总算,和美少女逛街的感觉还是很好的,这一点苏顾是承认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路过路边的书摊,苏顾不由自主地被书摊上杂志的封面和那么几个词语吸引住了。

    俾斯麦、大舰巨炮、十八禁、胡德的深夜、白浊。

    苏顾一路走一路看着。

    “姐夫,如果你喜欢的话就买吧。”然而这个时候萨拉托加发现了他的视线,少女清脆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

    苏顾不得不立刻转移的视线,在少女的面前他还是习惯保持自己光伟正的形象。

    萨拉托加继续说道:“放心吧,姐夫,我不会告诉姐姐的。”

    信你才有鬼,这样想着,苏顾说道:“不不不,我从来不看那种东西的。”

    萨拉托加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道:“可是我明明看到你的视线都往那里瞟。”

    苏顾依旧摆手,说道:“不,我从来不看的。”

    萨拉托加小声说道:“伪君子姐夫。”

    随着萨拉托加的抱怨,苏顾已经向前面走了好几步,一路没有听见脚步声,他转过头然后就发现萨拉托加没有跟上来,只见对方站在原本的那个书摊面前在老板吃惊的表情中指着原本苏顾偷瞄了那本杂志,说道:“这本我买了,多少钱?”

    随后萨拉托加想了想,她的视线在周围绕了一圈,随后从书摊上面拿起另外一本,说道:“对对,要那一本,俾斯麦的。还有这一本也要,姐妹花的。”

    在书摊老板吃惊的眼神中付了钱,几分钟后萨拉托加抱着几本书追上去。

    “姐夫,给你。”

    “你拿走,我不看。”

    伪君子姐夫有些难办,想了想,萨拉托加把书打开跑到苏顾的前面挡住然后举到苏顾的眼前,顿时一张张图画放到苏顾的面前。

    苏顾想转过头,但是放弃了,毕竟这是没有办法,姑且看一下就好了。

    首先出现在眼前的一张穿着泳装的俾斯麦,当然他也就能从画面上如同猫耳一般的头发来认出那是俾斯麦。俾斯麦穿着泳装抱着滑板站在沙滩上,虽然很性感,但是完全没有露点,这算是什么十八禁。当然他并不想看十八禁,只是讨厌标题党。接着他从萨拉托加手上接过杂志翻阅起来,一幅幅图画看过去,最多就是插边球,而且还有圣光和马赛克是什么鬼?最多算是披着十八禁的皮的写真集,而且完全没有一点和白浊有关系的地方,非要说的话,胡德和冰镇牛奶这也算吗?

    走在回去的路上,苏顾拿着书,突然反应过来,如果说这些书不是我买的是萨拉托加买的,列克星敦会信吗?他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萨拉托加,大意了,大意失荆州,看来接下来只能与虎谋皮。

    夕阳下,苏顾抱着两本书,萨拉托加则抱着他另外一只手。

    “姐夫。”

    “嗯。”

    萨拉托加露出笑颜:“姐夫姐夫姐夫姐夫,喜欢你哦。不过还是最喜欢和姐夫偷偷摸摸在一起不让姐姐知道。”

    少女,你这是何等的怪癖。他想要将手从萨拉托加怀中抽出来,然而萨拉托加报得很紧,想了想,他最后放弃了抵抗,少女的怀抱很美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