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六十九章 赤城无所畏惧(4000字)
    赤城的课程是在宽阔的大操场上面,此时她右手拿着弓对着天空高高举起。右手拿弓是个有些别扭的姿势,这样的原因大概是历史上的赤城号航母的舰桥本来就在左侧,但是纵观航空母舰的历史,从无到有从古至今,各国航母仍旧遵循着一个固有的设计概念,那就是将航母舰桥建造于船舷右侧,那样更适合飞行员操作飞机起飞着落,在那么多的航母中也唯有赤城号和飞龙号的舰桥靠左。所以赤城是个左撇子,右手持弓左手拉弦。

    操场上面海风渐渐地吹起来,此时赤城从箭壶从抽出一支箭矢,箭矢的尾翼没有如同苏顾当初了解的立绘那样被涂上九九式舰爆的标志,此时箭矢的尾翼是另外一种标识,不过离得远他也看得不清楚。紧接着,随着赤城松开手,箭矢飞向天空然后一点点化作飞机,那就是属于一个舰娘的舰载机。舰载机不大也不会如真正的飞机一般飞向几千米的高空,此时舰载机只是绕着整个操场在低空盘旋。

    苏顾看着眼前违反他所知道的常识,轻声说道:“好神奇。”

    刘建树站在他的旁边,说道:“舰娘本来就属于幻想一般的生命,包括她们的武器也是那个样子,幻想一般的武器。”

    果然不能用常理来审视这个世界,这样苏顾看见自己身边睁大眼睛一脸憧憬的约克城,后者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

    “约克城,你的舰载机是怎么出现的?”

    “当然是从飞行甲板上起飞的,我的舰装你不是看过吗?”

    苏顾叹了一口气,说道:“一点也不神奇啊。”

    约克城看着那天空盘旋的飞机做出各种超难度的动作,对于自己提督的叹气她气恼说道:“你很烦哎。”她可没有什么好耐心会像列克星敦一样宠着自己的提督。

    “不要说话,听就好了,问东问西。”

    此时操场上赤城一边操纵着自己的舰载机一边不断说着作为轻母、航母、装母需要注意的事情,比如说如何更精准的操纵更多的飞机。

    赤城摆了摆手,舰载机立刻组成一个编队整齐划过天空,她说道:“作为一个主要依靠舰载机战斗的舰娘首先应该了解的是防空,只有你了解了防空才能学会如何防备,常见的防空炮有几种,规避的方法也有那么几种……”

    “战斗机要学会该什么时候俯冲,在必要的时候又该如何拉高战斗机,爬升高度,如果敌人也有舰载机第一要做的是保证制空,只有在确保制空的情况下才能够确保舰载机给予敌人伤害……”

    赤城的舰载机在大操场上面起飞一直飞到远处如同蜻蜓一般掠过湖面拉出一条条波纹,她说道:“空投弹该需要注意的有这么几点……”

    “俯冲轰炸在这种情况下面也注意这么几点,分别是……”

    赤城的课程讲解得很详细,不过很多东西不是说一下就能够了解的,赤城也一再强调更多是应该通过不断的战斗和演习提高自己的操纵水平。此时人群边约克城听得津津有味,苏顾自己却听得迷迷糊糊。

    最后到结束课程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中午,正当苏顾准备离开,因为关于赤城的事情他一直觉得有必要和列克星敦商量一下,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他后面响起来。

    “你是新人吧,想要参加弓道部吗?”

    面前的赤城完全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让人很难办,不过关于参加弓道部的事情苏顾摆了摆头。

    “即便不想参加弓道部,至少要来看一下吧。”

    不等苏顾答应,赤城施施然的离开,苏顾左看右看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刘建树扯了扯他的衣服,说道:“赤城教官居然邀请你参加弓道部,你不答应的话小心赤城教官的护卫队。”

    去弓道部的路上苏顾跟着刘建树,一路上他环顾周围,此时同行的人有很多。不久后从大操场上面下去,穿过几条看起来是近道的小巷,沿着和式风格的屋檐走过,最后跟着别人有学有样他脱了鞋站在弓道部的木地板上。

    有人递给他一套护具,说了一声谢谢他把护具穿在身上,然后他站在活动室里面摆弄着手中的木弓。

    在他身边约克城正东张西望对于什么都好奇,苏顾问道:“你不要?”

    约克城不置可否地说道:“我练来干什么?”

    是啊,约克城练来干什么?那自己练来又干什么?想到这里他顿时兴致缺缺,只有小时候他对于弓箭才感兴趣,到现在相比于弓他更喜欢弩,于是站在活动室里面他随意拉了拉弓弦。

    “空拉伤弓的。”一个声音在他身边响起,苏顾转过头看见赤城站在自己的身边。

    于是他连忙解释道:“我不太清楚。”空拉伤弓的事情他的确知道,不过一直没有玩过弓也没注意。

    赤城没有在意她自顾自地说道:“弓道射箭是过去的一种民族形式体育,具有丰富的哲学内蕴。它不但要求射手要具有高超的射箭技术,还要求射手在道的指引下,完成身、心和弓箭三者的高度和谐统一,以表达对高尚品德的追求,对力量美与准确美的向往和享受,最终融化成为对真理的追求和崇拜。弓道讲求高强度的基本功练习,最主要的训练方法是对某一个基本动作千百次的重复练习,直至矩,精确无误。执弓之前,要求射手面向目标,身体直立,聚精会神,以达到神清气定的状态。要求在放射之前必须努力排除心中的杂念,并要认真的思考和明确射箭的目的与意义。在完成上述的精神调整的阶段后,习射者仪态自然平静,动作沉稳而节奏清晰,然后才可以射箭了。”

    说完这一些赤城问道:“你会用弓吗?试一试吧。”

    苏顾左手拿着弓,右手从箭壶取出箭矢搭在弓上。

    “手臂抬高一些。”这样说着,赤城走近苏顾身边,一只手握着他的手。“像是这样拿,现在左手捏紧尾翼搭在弓弦上。你都没有戴着指环吗?手指会很痛的。”

    苏顾感受赤城站在自己的身后贴紧了自己,感受她白皙纤细的手指碰到自己的手指,温暖的触感传过来。

    “现在把弓抬高,初学的话你可以眯起一只眼睛瞄准箭靶。”

    苏顾努力把弓抬高却只感到一阵心猿意马,因为赤城站在自己的身后贴着自己,手掌碰到自己的手掌在做示范。

    不行啊,赤城,美女,你的胸部贴上来了,不行啊,后背已经贴上了,贴得很紧的。

    这样想着,美女贴着自己,真的很难让人心无旁骛。

    终于瞄准好目标,苏顾松开弓弦,箭矢飞快的飞出去,然而随着箭矢飞出去他面前的靶台上面却什么都没有,箭矢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随着赤城离开自己身边苏顾长长舒了一口气,随后他看见约克城盯着自己一脸笑意,顿时瞪了一眼过去。

    人群中一个年轻提督站起来,不过他明显看起来就不是新人了,他说道:“赤城教官,弓是不是这么拿的?”他拿弓的手法即便是外行来看都看得出不对劲。

    赤城从苏顾身边走开后就站在一张桌子前面摆弄着属于自己的弓,她听到有自己的学生在叫自己,她看了一眼,说道:“是啊,就是你那么拿弓的,做得很对。”

    那个提督叹了一口气说道:“赤城教官不手把手教吗?”

    赤城温婉笑了一下,说道:“你又不是新人了。”

    苏顾笑着重新戴上指环站在弓道部的墙壁边摩挲着木弓的弓弦,弓弦看不出是什么制材,大概是兽筋,这样想着突然一束黑光从他眼前闪过。

    哚——

    一只箭矢贴着他的脸钉在活动室墙壁上随后又跌落在地面,原来那只箭矢被拆了箭头,苏顾顺着箭矢飞过来的方向看过去,在远处刘建树放下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另一边刘建树此时毅然走出了弓道部的大门,他仰着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想着认识了好多天的朋友。你差钱就可以找老哥借,你有什么不懂的知识老哥跟你说,有人欺负你你也可以找老哥,但是你现在和赤城教官有了这么亲密的接触,对不起,老哥没有你这个朋友。

    苏顾跟着环视周围虎视眈眈看着自己的人还真不少,不过他们没有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不久后随着一个个人离开,苏顾早已经想要走了,不过自己是被叫来的,自然不好像其他人一样自顾自的离开,因为太不礼貌了,毕竟离开前至少要打一个招呼。

    赤城一边用布擦着自己的长弓,弓道部里面的人已经走得干净了,随后她看着正观察着周围的苏顾,说道:“你不擅长这方面呢。”

    苏顾把自己的弓学着别人一样放在固定的地方,他摘下自己胸口的护胸,说道:“是啊。”

    “说起来,你是新人。你知道吗?舰娘如果除开舰装带来的力量,很多地方和普通人其实没有区别,你知道当你的舰娘落水之后,你们该如何将她们唤醒吗?”

    普通人落水的话,我还是知道的,不过就是人工呼吸嘛。但是舰娘呢?如何唤醒一个落水的舰娘,老实说自己还真的不知道。于是苏顾摇了摇头。

    赤城微笑着说道:“那就做一个示范给你们看,你来这里趟在这里。”

    “趟地面上吗?人工呼吸吗?”苏顾想要拒绝,只是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自己从来都不会去顶撞领导。

    “不是。”

    “嗯嗯,那好,别的我就不会。”

    苏顾躺在地板,只是持续了一秒他又坐起来,在外人面前躺在地板上果然很不适应。他坐在地板上示意约克城过来,然而约克城哪里肯依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然后他看见另一边赤城正看着自己,最后还是躺在地板上。

    “如果溺水的话,人会闭上眼睛的。”

    好吧,苏顾把望着天花板的双眼闭起来。

    此时赤城端庄地跪坐在苏顾旁边,随后她用纤细的手指撩起鬓角的长发别到耳后,接着她在拼命想要学习技能的约克城睁大的双眼中缓缓低下头去。

    那张熟悉的脸就在自己的面前,这是多难得的机会,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亲近提督吗?但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好像很变态啊,果然,还是要停手的吧,但是啊,不这样的话永远没有办法击败列克星敦吧。

    而苏顾正闭着眼睛,正想着赤城会什么时候按压自己的胸口,突然感到柔软的唇瓣碰到自己的嘴唇。

    他原本眯着眼睛下意识的抿了抿嘴,然后迅速睁开眼睛,他看到了赤城亮如星辰一般的双眸。

    与此同时赤城发现了苏顾睁开双眼,抬起身,而苏顾也连忙从地板上面坐起来。

    “怎么?不适应吗?还要继续吗?”赤城这样说着,她自己的脸首先红起来,粉色从腮下一直蔓延到耳垂。此时她看着苏顾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原本的勇气一点都不剩下,她说道:“继续这样还是不要了吧,我要教你的,这叫心肺复苏。”

    心肺复苏,这个名字听起来就高大上,但是,你不能骗我的,这根本就是人工呼吸嘛。而且你连按压胸口的动作都没有,而且你根本没有往我的嘴里面渡气,虽然你的唇瓣很柔软让人很想要继续下去。

    苏顾问道:“我们以前认识吗?总感觉很熟悉啊。”

    赤城微笑回答:“你觉得呢?”

    “认识?”

    赤城依然微笑着却没有回答。

    等回去一定问一下列克星敦,她一定知道怎么回事。这样想着,苏顾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准备说一声就离开。

    赤城突然说道:“等等我家里面吃饭吧。”

    “不用了,不用了。”

    赤城露出平静的表情,说道:“认为我是痴女吗?是啊,像是我这样的女人,是人都会拒绝吧。”

    苏顾终于抵挡不住赤城带着哀伤的眼神,果然,自己还是不擅长拒绝,不擅长美女的拒绝,而且这个赤城未免太奇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