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六十四章 非洲人和欧洲人的第一堂课
    从宪兵队出来是很简单的事情,毕竟苏顾他是那么正经的人,只不过是写了一份保证书罢了。在报名后,过两天就是正式的入学了,平静地过了两天的苏顾此时手背托着脸坐在学院的教室里面,在他的周围同样是和他一样的新人。这其中有比他要年轻的人,也有穿着一身军装看起来严肃冷漠的中年军人,也有少女,总而言之此时聚集在这间大教室里面的人各种各样。

    此时站在讲台上面的是继承了航空母舰齐柏林号之魂的舰娘,黑丝长腿白发红瞳,此时她手拿着教鞭敲打着墙壁上面的黑板。

    “我是你们的教官齐柏林号,当然你们也可以叫做凯瑟琳,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们,你们这些新人如果不听话我会揍你们的。”

    这个时候正经人正襟危坐,而变态的人早已开始拍着桌子嗷嗷叫。

    这是苏顾接触的第一堂课教,首先提的就是提督的权利和义务。

    提督的权利和义务早在签契约的时候他就看过了,他已经过了别人让签什么签什么的年纪,就如曾经即便给一份身份证复印件都要专门在上面写上“仅供什么什么使用”这样的字。

    不过关于权利和义务没有说太久,齐柏林又开始说起作为提督需要关注的事情。

    “以前有过因为杀死了无辜的人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憎恶的舰娘,随着她越来越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她逐渐变成了深海舰娘。一般来说舰娘大多数天真烂漫,尤其是那些可爱的驱逐舰,所以你们作为提督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让自己的舰娘陷入迷惑之中,这正是舰娘需要你们的原因。”

    “国家之间没有什么正义可言,而舰娘不是属于哪个国家的,而是属于整个世界的,所以我们作为提督需要在战争中保持中立,只有深海舰娘才是我们需要对付的敌人。”

    后来的内容和苏顾听以前遇见的提督鱼瑾说的没有什么两样,不久后他开始趴在桌子上面打量着周围的人。

    然后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原本不断说着的齐柏林停了下来。她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这无精打采的样子让人很难办啊,搞不懂为什么每一届学生都是这个样子。既然你们这样想要,想要体验一下那旧历史中波澜壮阔的历史,建造属于你的舰娘那就答应你们。其实我不喜欢用建造这个词语,我也不想说属于这个词语,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过你们人类有太多的占有欲,那么姑且就用属于这个词语了。”

    这句话一下子让很多原本无精打采的新人兴奋了起来,毕竟这才是成为提督最重要的事情,苏顾立刻注意到几乎有人兴奋得跳了起来,不过他们迅速被瞪了一下,然后迅速老实下去。

    “学校里面有很多舰娘,我们不想违背意志要求谁成为谁的舰娘的,所以初始舰就自己建造吧。不过我也说一句,学院里面的舰娘很多,你想要把谁捞起来,可以去追求,各凭本事,当然只要别对有了提督的舰娘出手就好了。”

    在新学期的开始学校给了每一个未来的提督一份资源,于是他也跟着一群人到了仓库。

    齐柏林掀开墨绿色的雨布,废弃锈蚀的钢铁出现在眼前,那是沉没在海底很长时间的舰船其中的一部分,甲板、折断的桅杆还有变得扭曲的舰门堆满了一个仓库。苏顾只是看了一眼就能够发现和普通的钢铁不同,这种感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因为根本说不出为什么,无论从形态还是颜色或者是锈蚀的程度上面都没办法形容,因为那只是一种感觉。

    齐柏林随意捡起一块铁皮,说道:“这就是用来建造唤醒舰娘的钢铁,必须是经历过曾经旧世界那一段历史承载了曾经无数人的思念和记忆的钢铁。不是说什么钢铁都可以唤醒舰娘,也不是人为将战舰沉入深海再捞起来就可以了,一家钢铁厂一天可以建造出不知道多少吨的钢铁,如果那些钢铁可以用来唤醒舰娘,舰娘早就泛滥。收集那些承载了历史的钢铁很难,仅仅是这一个仓库我们学院收集起来就花了多少年的心血。”

    “当然也不用担心那些钢铁越来越少,因为舰娘的存在,随着她的沉没,她会堕落成深海舰娘又或者也会化成那曾经的历史寄托在别的钢铁上面,所以也就是这样,所有舰娘的数量永远维持着一定程度上面的平衡,不会泛滥,也正因为这样你们的政府高官没有对我们保持多大的恶意,因为翻不起太大浪来。不过,你们庆幸吧,舰娘如此罕见,你们能够成为提督真是好运至极。”

    “在这里我先说一句,舰娘是在美好的记忆和品质中诞生的精灵,如果你本身一无是处,不善良、不正义、不忠诚、不坚强没有一点值得称道的地方,过去那些在战舰上面工作的水兵寄托的思念和记忆不认可你,即便你拥有资源,你除开可以看一场电影外什么都得不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求成为提督的人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有自己的坚持的人的原因。”

    “当然,舰娘是能够轻易看透人心,不过如果是你自己的舰娘,她当然不会抱着怀疑的态度来审视你,所以你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变态心理会被自己的舰娘发现了。”

    “你们能够走到这里,还是说明了你们有值得人认可的地方,即便以后会变成坏人也不会多坏,而且如果真的变成坏人我们也会制裁你的。不过在我们制裁你们之前,还请你们不要被自己的姑娘给制裁了。”

    “好了,准备一下,我会带你去仓库的,尝试一下吧,建造属于你的舰娘。”

    苏顾看着那些新人一个个走进仓库,这个时候齐柏林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也去吧,去最里面靠窗户的位置。”

    “为什么?”

    齐柏林想起赤城的交待,她是不知道赤城为什么对面前的男人格外在意,不过前辈的话她很遵守,她撇撇嘴,说道:“因为有人让你去,好运的家伙。”

    当然是在那里堆满了飞机的残骸,当然这样的事情她不准备透露。

    不久后,苏顾站在高大的仓库面前,陈腐的味道从空气中传过来,他伸出手点在锈蚀的钢铁上,手指沿着铆钉到甲板的钢丝缆绳,似乎这些钢铁过去经历过的那一幕再次出现。他只感觉自己仅仅是手指沿着陈旧钢铁的弧线在仓库里面走了好几米的距离,却恍然如同趟过了时间的长河,从时间的长河的这头走过烟雾缭绕的河面,从彩色的世界走到电影黑白的幕布中。

    视野里面,乌云密布,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