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五十六章 面试不能这么坑
    学院里林荫的小路边,在茂盛的玉兰树下面有几个乒乓球台,此时苏顾抱着小提尔比茨坐在玉兰树下面瓷砖砌起来的围栏上。

    面前的年轻提督给苏顾的印象其实并不深,要说深的应该还是那个说话总给人一种变态味道的提督。原本他也不清楚对方居然是这里的学生,此时给人一种很巧的感觉。

    另一边已经在学院学习了一年的提督刘建树看着抱着小提尔比茨的苏顾,原本他是乘船去东方的大城市,然后旅游了一下就到学院,虽然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提前到来有一些接待新生的工作,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乘船时候遇见的人。

    此时刘建树坐在乒乓球台上,说道:“你说的那个提督啊,他又不用来,他已经是正式的提督,有属于自己的港区自己的镇守府。那个时候我也是在船上遇见他的,他是我的学长,他不过是以前离开镇守府回家罢了,然后假期结束就乘船回到自己的镇守府,于是就一起结伴了。”

    刘建树笑着说道:“他那个人啊,你刚开始遇见肯定会觉得很怪的,他那个人也很会搞事情,不过真要说其实也是很厉害的提督。他的战术推演很厉害,管理镇守府方面也很厉害,如果真要说不怎么样的方面大概就是非洲人了。你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就是小提尔比茨吧,圣胡安呢?还是说最后没有捞上来?”

    尽管他知道苏顾和圣胡安是认识的,不过捞船不是简单的事情,身为提督偶尔遇见没有主人的舰娘是常有的事情,接触了一段时间也都会熟悉,但是想要成为对方的提督还是千难万难。

    “她有点事情没有和我们在一起。”这个时候说起来有一点心虚,那么长的时间一封信都没有给对方寄过去,如果不是此时对方提起来,苏顾都有点差不多忘记了那些当初约定的事情,要偶尔寄一份信,要不然寄一份明信片也好。

    “你居然在这里考试,我们原本还以为你已经是提督了,以为你还要一点时间才下船,没有想到居然那么快就下船了,有些事情都没有问过你。你走了之后,我们还去找了你。”

    刘建树看着此时蹲在苏顾旁边用一根树枝拨弄着蚂蚁的小提尔比茨,说道:“说起来,你笔试都过了,面试感觉怎么样?”

    苏顾摆摆手,说道:“笔试都头痛,那些题目要人命,面试我都不知道考什么?这边卖关于舰娘考试的书实在太少了。”

    “你说的那些书啊,很多是提督和舰娘写的,每一年来考试的人不会有太多,顶了天几百上千个人,即便是每个人都买一本书,也不过是卖几百上千本罢了,写书的人靠什么吃饭?这些书写出来都是因为兴趣来的,至少提点一些新人要注意的事情不要双眼一抹黑的去考试。笔试可以用历代考试的试卷,但是面试就很随考官的心意了,这方面根本没有办法总结出来,反正到时候你据实回答就好了。”

    苏顾问道:“我在这边接触得最多的就是据实回答这个词语,说起来面试到底是问什么问题?”

    “据实回答,主要是因为她们可以轻易地看透人心,她们也就是舰娘,已经提醒过很多遍依然说谎的人是没办法成为提督的。提督虽然说起来权力很小,不允许参加政府的很多事情,但是其实权力也很大,算是另外一种意义上面的地方高级官员。就像是有些国家的军区一些,军区官员一般也不允许参加政事,但是他们的权力也很大。提督就是那样,算是小小军区的官员,而为了维护舰娘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对于提督的选拔也尤其慎重。舰娘是军队,提督就是政委了。面试的话,你只需要据实回答,过和不过由那些考官决定的,就算是生气也没有用,没办法成为提督只能说无缘了。”

    刘建树继续说着:“要说面试问题啊,面试会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我也说不准,不过无论问题再奇怪你都不要见怪就好了。”

    尽管对方这样说,苏顾还是很好奇。

    苏顾问道:“面试的地方是什么样的?你那个时候又是什么样的呢?问题是什么?”

    “有很多面试地点的,我遇到的就是一个圆形的大房间,安静得很。唉,反正面试的房间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大牢房,只有天花板上的天窗有一束光照进来,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居然面试用那样的房间,总之很压抑。面试的话什么问题都会问的,而考官一共有很多考官,她们一般是不出现的。我那个时候,她们先问了我的家庭情况,还有我怎么得到了介绍信?”

    “那你怎么答的?”

    刘建树挑了挑眉毛,说道:“还能怎么答,老老实实回答。一开始对于提督什么的我也不懂的,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不是什么意气风发的人,成绩算是上流但是并非是顶尖,家庭背景在学校中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当然真要比较的话比起很多普通人来说自然是好的,家庭能够分出一个劳动力读书不事生产也就说明家庭还算不错。我居住在沿海的小城市,以前都是骑着自行车沿着码头上学偶尔能够在码头看到在水面滑行而过的舰娘。”

    “后面我就在路边遇见一个海军军官,也就是提督。我当时正在看海面上的舰娘,然后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问道:你看见了吧。我说,什么?他就说,那是过去的历史,是这些钢铁所承载的记忆,是血和火,也是无数人的思念。我微张这嘴有些惊讶,一时间什么东西都弄不懂了,只是有些木木地站着。”

    “后来一个女的过来,她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青色的短裙,很漂亮。然后就和我说,你挺有潜力的,有潜力成为提督。然后就问我,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读书?几年级了?这样的问题。然后我就说我在哪读书,几年级了,后来就得到了推荐信了。”

    “其实如果不是成为提督,估计等到毕业后可能到爸妈所在的化肥厂吧,那也很好。我爸妈他们是化肥厂的干部,我们那个院子的人长大都会到化肥厂工作的。”

    苏顾问道:“面试的问题,你就是刚才那么回答的?”

    “是啊。”

    “说起来介绍信可以随便给的吗?”

    “可以随便给,不过一个正式的提督只有一个推荐的名额,反正就算有推荐信过来也有考试。”

    “那有关系的人明显很容易拿到介绍信的。”

    “是啊,更容易一些,有些提督会拿介绍信给当地的大人物作为筹码和交换条件。”

    “那不是不公平。”

    “是啊,不公平,就算是舰娘也不崇拜绝对公平,还有绝对正义,差不多就好了。舰娘总部这边只是需要一个提督是个好人,够聪明,而且绝对会照顾自己的舰娘,别的方面没有太多苛责。而且说难听一些,真的很穷的人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要承担起一个提督的责任,还要知书达理,本来就有些难。”

    苏顾决定不深究这个问题,他继续问道:“还问了你什么问题吗?”

    “笔试的时候有一道题,问我路边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我救不救?然后面试的时候又问了我那个问题。”

    “你怎么回答?”

    “我说看情况,笔试的时候就是那么填的,因为我觉得就是看情况,我又不是老好人,面试的时候又重复回答了原来的答案。”

    苏顾一愣,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道:“我去,我笔试也有那题,我还以为是送分题,我回答肯定帮忙。我也不是老好人,也不肯定会不会去帮忙的。面试的时候都说不要说谎,如果再问我这道题,那不是说,我在笔试说谎了?面试要遭。”

    虽然觉得面试估计也艰难,然而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苏顾想了想再次问道:“说实在的,真的在面试的时候什么都要答?”

    “是的。”

    “隐私也答?”

    “答。”

    苏顾把怀中的小提尔比茨放下来,为了不让小姑娘听见他走到对方身边,小声问道:“说难听一点,难道她们问我那里有多长直径多少持续多久这样的问题都要答?”

    刘建树古怪地看了苏顾一样说道:“她们不会问这样的问题的,不过如果真要问还是答吧,反正你不吃亏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