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五十四章 赤城
    今年的新人有多少?有很多人关注,上到国家高官,下到吃瓜群众。此时一个黑发的女性穿着白袜踩在木质的地板上面,对于今年的新人有多少她也很关注,于是她轻声说道:“看来今年又有一批新人要进入学院了。”

    她穿着一身绣着樱花的和服,给人一种美丽而优雅的仕女形象,现在她正从自己待着的房间的墙壁上摘下一张木弓,突然注意到自己同伴古怪的眼神,于是轻声说道:“齐柏林,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齐柏林明显抱着不信任,她说道:“赤城前辈,我先跟你说,你不准对那些新人提督下手了。”

    赤城试着拉了拉弓弦,张弛有度,听到自己同伴的声音,她侧着头瞟了一眼对方,说道:“什么下手,请你不要污蔑我,我有喜欢的人,我不会对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下手。”

    齐柏林原本遵照赤城那边的礼仪跪坐在地板上,此时她拍案而起。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要再跑到新人提督那里骗吃骗喝了。”

    赤城号,也就是有着笔直倾泻而下的黑色长发的女性,她一只手拿着弓一只手从放在身边桌面上的箭壶里面取出一只箭来。随后她做出弯弓的动作瞄准了不远处的木质靶台,右手轻轻松开,箭矢闪电一般飞出正中靶台的中心。不久后风从外面灌进来,赤城不算标准的和服长长的裙摆在风中摆动,她再次在弓上搭起一根箭,几秒钟后箭矢再次正中靶心。

    “看着后辈越来越多,越来越出色应该高兴才是,你这样板着脸就不好了。你说什么叫做骗吃骗喝?他们自愿给的也叫骗吃骗喝吗?况且他们也都还是新人,拿着那么多铝也没有什么用处。”

    优雅的女性唯独在吃方面有着任何人都没有的执着,学院对于学院的教官在待遇上面从来没有苛刻过,然而面前这个人却像是永远都吃不够。齐柏林微微摇头,在任何方面表现得完美而优雅的前辈唯独在吃上面放不下所以给人一种瑕疵,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能成为朋友,太完美的人齐柏林她是不敢接近的。

    齐柏林轻声说道:“像是前辈这么强大人,总是做那样的事情让人感觉很奇怪。”

    赤城将木弓放在桌子上面,说道:“强大?我不觉得,我认识很多比我强大得多的舰娘,她们从每一个方面都是碾压我的存在。”

    齐柏林比起赤城更早来到学院,但是经过几次演习之后,对方强大的力量彻底折服了她,渐渐地在两人的相处中她开始以后辈自居,她说道:“怎么可能有比前辈还要强大的?”

    “很多很多,列克星敦、萨拉托加、埃塞克斯甚至是翔鹤、瑞鹤,她们都要比我强大。”

    齐柏林快速说道:“或许她们在舰装的参数上面比起前辈要厉害,但是战斗经验还比不了。”舰娘之间舰装的参数天然就有差距,但是决定胜利的却不是参数,战斗经验往往更重要一些,而赤城前辈是她见过的人中战斗经验最丰富的。

    赤城抬起头,一只海鸥从天空划过去,她记得当初的镇守府也有这样的天空。她想起自己能够变得那么强大,不过是当初提督想要建立一个全航空母舰的队伍。只是当初镇守府没有那么多航空母舰,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侥幸获得演习和出击的机会得以成长起来。等到后面,镇守府的航空母舰舰娘越来越多,自己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击的机会了,余下的生活不过是每天吃茶和静坐,或者是等待着提督什么时候心血来潮看自己一下。自己实在不够强,而提督只会看到那些强大的舰娘。

    当时不受到重视的航空母舰舰娘有很多,大黄蜂、皇家方舟、加贺,事实上等到加贺终于有机会获得出击和演习机会的时候,提督也就没有多久就离开了。同属于一航战,自己那么强而加贺很弱,那孩子和自己待在一起都觉得很别扭,很早以前就和自己分开了。而她又喜欢旧世界的古文,所以一个人出去历练变强了,也顺便想要寻找那些旧世界遗留下来的书籍。

    有时候想一下,当初的镇守府几乎聚集了所有的舰娘,会出现那样的镇守府是不可思议的问题,等到自己从镇守府出来,对于自己曾经的镇守府都感到可怕。为什么那么多强大的舰娘会聚集到一个镇守府,她一直想不通那个问题,绞尽脑汁也想不通。

    赤城说道:“战斗经验比我高的,在我认识的舰娘里面,算一下大概也就是好几十个吧。”

    “不可能,整个川秀都找不到比前辈你更强大的,就算是整个世界也不会有那么多,甚至是那些深海旗舰都不一定。”齐柏林不是小孩子,相反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很多年来,各种各样的战斗也经历过,世界各地的强大舰娘的情报也都知道,她坚信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比起自己的前辈还要强大,若是把等级分为一百级,自己的前辈就有一百级。

    赤城轻笑着没有说话,她只记得,就连现在被人称为深海旗舰的巅峰,即便整个世界加起来都不可能击败的深海旗舰深海提尔比茨,舰装的参数被人评价为耐久三百八十五、装甲二百三十三的深海提尔比茨。当初自己镇守府不过出动了仅仅六人的编队,一路击溃了三队深海强大的编队,直入深海舰娘的大本营,最后依然将深海提尔比茨击溃了,现在想起来那样的事情简直是可怕。

    赤城说道:“你懂什么?”

    不久后,她将放在桌面上的弓收起来重新挂到墙壁上面,随后穿上自己的木屐。

    赤城不准备再想过去的事情,提督已经不见了,再回想也没有意义了,她说道:“说起来我们去看一下那些新人吧,你觉得这一届会出现多少提督?”

    “前辈你要去看一下这届新人的试卷吗?不过我先说了,前辈你不能对新人出手。”

    随着还在学习的见习提督现在渐渐回到学院里面,将来又会有新人进入学院,赤城说道:“看一下吧。”

    “说起来,大家邀请你做面试的考官你不是拒绝了吗?”

    “我对那些东西也不是太擅长,她们做了那么多届的面试官已经很熟悉,那些东西我也不懂,贸然插手进去有些不好。”

    “那你不是要去看试卷吗?”

    “我只是看看,不说话的。”

    学院对于试卷防止作弊的管理不是很严苛,尤其是对待像是赤城这么强大的舰娘,这样强大的舰娘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支撑起一座镇守府没有必要作弊,况且舰娘多有着自己的坚持。不久以后,赤城有些好笑地看完几张试卷,乱七八糟的回答什么都有,即便是她这个不懂的人都看得出不对。不过她没有说话,以免影响评分。她笑着拒绝了希望她过来参加改卷的邀请,随后她捧着一张试卷,葱白纤细的手指划过试卷,试卷上面的笔迹意外的熟悉,然后她看了看试卷的名字。

    苏顾。

    “这个人能过吗?”

    改卷的舰娘看了一眼赤城手中的试卷,调皮地说道:“那个人啊,成绩倒是不错,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写的那些东西相当违心和刻板。”

    “面试能进吗?”

    “那倒是可以的。”

    “他的面试通知我,我要参加。”